<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43章 陆帅篇195见他最后一面
    见星语盯着刘昊手里的报纸,东方星辰愣了下可下一瞬她倒也自然了下来,反正现在星语的孩子已经生了就不能由着她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她知道了又如何,现在她必须面对现实。

    忽而,星语问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刘昊才觉察到自己手里还拿着报纸,而他此时正在逗着之川和女儿玩,便将报纸紧了紧道,“都是些军政商的事情,和他本人没什么关系。”

    江薇尔也听出了他们几个人在说什么了,便沉下了脸让奶娘将囡囡抱去隔壁房间喂奶,让他们带来的姑姑带着之川和蜜儿(东方家三小姐东方星辰和刘昊的女儿)去玩儿,此时房间里头就他们四个人。

    江薇尔看向星语,“按理今天大年三十,不该说些不开心的话,可今儿个趁着你姐姐和姐夫都在,我就跟你们都唠叨唠叨星语的事儿。”江薇尔的态度非常严厉,“初三就收拾行囊带着囡囡出国,为了让我们都安心,我和你大哥、大嫂商量过了家里给你安排几个人,让你姐姐带着孩子先过去陪你住一阵子,等你习惯了她再回来,我本是要陪

    着你和囡囡去的,但是现在不行了,你大嫂怀孕了,我得尽尽婆婆的责任了。”

    星语一直安静的听着母亲絮叨,忽而抬眸道,“嫂子怀孕了?不是在这里呆了那么久都没听说吗?”

    江薇尔说,一念就是伺候星语生了孩子回去后感觉身体不适晕倒了,送去医院检查时候发现怀孕了。

    东方星辰笑着说,“这次老四可是因祸得福了。”

    星语不解的看向姐姐,“姐姐这话怎么讲?”

    听说是穆一念回去后晕倒,头给磕在了沙发的边沿上,这一磕竟然磕的穆一念的脑袋似乎记起来了好多年前的事情来。

    星语迷惑不解道,“嫂子,还失忆过?”

    东方星辰笑道,“你这丫头,不是听说你和念念认识的也挺久了吗?难道你没看出来她有什么问题?”

    星语摇头,“没有,只是一直都觉得她很好,觉得大哥很爱嫂子,觉得他俩怎么会那么好?”星语几乎是在自言自语,眼底已经染上了几许落魄和凄楚。

    江薇尔和东方星辰本就是提前商量好的,无论如何这次都要让星语认识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她是绝对不能再回蜀南,绝对不能再和陆玉森有任何瓜葛了,所以必须将该说的都说给她听。

    江薇尔道,“你大哥和大嫂也并非那么顺当,但是,无论如何你大哥始终只有你大嫂一个女人,这是他俩之间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很好解决的先提条件。”

    江薇尔一句话将星语所有的心思和杂念给掐死在了萌芽里。

    江薇尔这句话落下后,刘昊看了眼星语和东方星辰,姐姐揽着妹妹,手掌在她的的发丝间来回梳理着,以示安慰,而此刻没有一个人再说话,都处于无尽的沉默中。忽然,星语笑了声,看向江薇尔道,“妈,您不用担心,我想好了这年一过完我就带着囡囡去国外,这里给人家主人交代完,咱们一起走就是了。我死里逃生从西南出来,真的没想过再回去,只是看见姐夫

    手里的报纸本能的问了一句而已。”江薇尔走近女儿,在星语头上摸了摸,“你能这么想妈妈就放心了,你还年轻以后的路长着呢!那陆玉森,从头到尾都不是你的良人,你大哥从北地回来说你们在北地领了证,你有了孩子,我们也就忍了,

    可我们放下多少尊严和心痛,而他陆玉森给你了什么?差点连命都送在了蜀南,哎~”

    江薇尔已经说不下去了,抬手就开始抹眼泪儿。

    “妈,您这是做什么了?好了不哭了,今天大年三十的,星语这月子到底还是没做完整,您别这样会给小妹心理压力的~”

    江薇尔赶紧擦了眼泪,“行行,我是不想哭啊,可这孩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了,这老天爷也是不长眼怎么会这么对待我的孩子……”

    星语抱住江薇尔,“妈,您别这么说了,谁说我命不好了,我觉得我命挺好的,处处都有贵人相助,还有你们这么好的一家亲人,我哪里有命不好了~”星语安慰完母亲后将江薇尔放开,看着窗外的树木道,“我知道为了我,你们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一场大火算是让我重生看一场,也算是将他心里所有的念想和努力都烧成了灰烬,我相信他的压力不比

    我们家的少,可担心的都发生了,也都被毁灭了,我怎么还会那么不懂事的去趟那浑水,怎么会主动去让人践踏我和东方家的尊严了。”

    东方星辰看了眼母亲,“妈,我就说小妹这次肯定是不会再回去了,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好了,之前,小妹都是担心陆玉森祸害老四,也担心那祸害总是祸害他自己,现在不同了,他自己下葬的人……”

    刘昊不悦道,“行了,大过年的说这些干什么,既然星语都说了那我就开始安排出国的事情了,现在开始不要再提那边的人和事,和我们没有关系。”

    刘昊将他们的启程时间安排在了正月初十这天,为了走的干干净净,他们从小城上船,然后从安清坐专列抵达上海乘坐飞机直接到法国。

    星语看了路线安排后,垂敛了眼帘。

    东方星辰提前打发人将老太后和孩子们送了回去,人越少离开,引起人的注意就越小。

    东方星辰看见妹妹蔫蔫的样子后低叹了声道,“星星,你,难过的话就靠着姐姐哭一场吧!现在,姐姐除了让你哭似乎没有别的什么可以帮到你的法子了。”

    星语缓缓抬起眼帘看着姐姐,她的眼底是乞求,“姐,我想去趟蜀南,我们是初十走,今儿个才初七,我就悄悄地去,远远的看他一眼,就一眼,或许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他了!”

    面对妹妹的乞求,东方星辰只能摇头,“小妹,你不要为难姐姐,这是老四的命令,我不敢冒这个险。”星语咬了下唇,“不,姐夫一定会有法子的,我保证不会出任何差错的,姐姐,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