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35章 陆帅篇187伸头缩头都是一死
    聂语嫣只是笑,那女子一笑真的会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陆玉森也不例外,只是他看了眼女孩子的笑容后淡淡的收回了目光,在心底暗骂了赵明诚几句。

    这顿简单的中餐倒是吃了一些时间,宴会也接近了尾声。

    陆玉森毕竟是主办方,便一直送走了贵客后才离开,而赵明诚已经不见了踪影,宴会的后续当然是冯毅坐镇,陆玉森看向聂语嫣,“我顺路送你一程,住哪里?”

    聂语嫣道,“不麻烦陆先生了,我,我住的挺远的,我坐黄包车就可以了。”

    陆玉森已经提起步子,“瞎说,大晚上的你一个小姑娘家的怎么成,说出去别人还真以为我们仗势欺负人了。”

    楼下,随从替陆玉森拉开车门,“陆先生请!”

    陆玉森回头看向身后落下他们几步的聂语嫣,“聂小姐,上车。”

    聂语嫣看了看周遭确实挺晚的,便走近车子上了车。

    陆玉森替司机问了聂语嫣的地址,女子说了地址后,司机便启动车子掉了个头上了主路。陆玉森一直都在闭目养神,他一出宴会厅便是一身轻,其实这么多年来,无论是曾经浑浑噩噩,还是后来和星语在一起,他一直都不怎么喜欢那些个富丽堂皇的酒会、舞会,但是迫不得已有些应酬是无法

    退脱掉的。

    此时,陆玉森因为喝了酒而面颊潮红,心下又因为刚才想到了星语而烦躁,可他还是得安静的闭目养神,使劲想压下心底莫名其妙的烦躁,可越是想压下去,眼前她的音容笑貌越是明显……

    陆玉森猛地坐直了身体,睁开眼睛,这一举动不但吓着了身边的聂语嫣,就连前头的副官和司机都吓着了。

    聂语嫣被陆玉森的眼神吓得紧紧贴着车门和座椅的拐角,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此时的陆玉森实在是骇人的很,男人眉心紧凑,双眼赤红的要吃人似的那种红。

    良久,陆玉森才收回那赤红的眼神,掏出烟盒抽了支烟出来,前头的副官赶紧转身“咔哧”替他点上烟的同时将窗户放了下来。

    陆玉森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这聂语嫣住在江城边上的一个平民窟的深胡同里头,车子倒是开不进去,司机将车停好,副官下车替聂语嫣拉开车门,“聂小姐,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这里车子进不去的。”

    聂语嫣怯怯的看向陆玉森,“谢谢陆先生了。”

    陆玉森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这一路上是有多么吓人了,狠狠掐灭手里的烟头扔在车子外头,推开车门也走了下去,脚底在烟头上狠狠撵了撵,像是要将某种魔咒似的东西撵走。

    下一瞬,陆玉森看向聂语嫣,“我送你进去,这胡同乌漆嘛黑的你一个姑娘家不安全。”

    其实,陆玉森没觉得这话哪里有毛病,可听在聂语嫣的耳朵里便是一股暖暖的暖流,流进了心里。

    “谢谢陆帅。”聂语嫣低声道。

    陆玉森诧异,“你认得我?”

    聂语嫣颔首,“是呢!我在报纸上看到过本尊!”这是她今晚想了好久才想起来的。

    陆玉森颔首,尔后又道,“以后赵明诚在欺负你就不要理他,这么大老远劳什子的去城里头参加个宴会,这么晚家里人不担心吗?”

    聂语嫣弯着唇角笑了,这一笑,在薄薄的月光下彻底让陆玉森失了神,怪不得赵明诚那狗东西非得给他塞这女孩子了,她这样的一笑简直就是他的星星啊!

    陆玉森“呼~”的深呼了口气忙别开了脸。

    耳边便是聂语嫣弱弱的声音,“我没有家人。”

    陆玉森的手紧紧握了起来,又是孤儿。

    到此,陆玉森没再看聂语嫣,平静道,“就送聂小姐到此吧!我在这里看着你,进去吧!放心,以后赵明诚的人不敢再找你了。”三天后,陆玉森带着孙文君和儿子离开了江城,这陆玉森在江城的一举一动都在各方面的眼线下监视着,其实他自己知道,但是有两条不明势力的眼线是他没想到的也始终没查出来头绪的,那就是东方斯

    辰和黎明伟的眼线。

    陆玉森官邸总司令亲手烫金字签的令牌一事倒是在冯毅和顾阿九的奔波下查到了,的确有人委托江城的一家名为‘蓝丫头工艺坊’的老板仿造过一份。但是据老板交代的,对方非常谨慎,每次和他接头都是戴着面具而且所有的要求都不用嘴说,是用手写在纸上,尔后等老板记住后,那人会当面将自己手写的东西给烧毁了,所以,始终没查出个具体的人

    来,但是,这陆玉森身边肯定是除了叛徒没的说。

    陆玉森心底已经有了数,也有了让那人原型毕露的法子。

    而这几天,冯毅和顾阿九为了调查星语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一事,一直压着陆玉森令牌一事,俩人马不停蹄查下来,终归是越加觉得这事儿不敢再往下查了。

    冯毅跟顾阿九是这么说的,四小姐的事情查到黎明伟那里基本上已经断定顾阿九看见的人是真的了,如果再查下去,又要出大乱子了。

    冯毅叮咛顾阿九,“这件事情你就烂在肚子里好了,你记住了,在江城你啥都没看见,就是被一个漂亮的女贼给偷走了十个大洋,可记住了?”

    顾阿九踌躇道,“可是,冯哥,这事儿我们要是就这么压下了,那岂不是苦了司令了么?”

    冯毅蹙眉,“糊涂。这世间的痴男怨女多了去了,又不差他俩,你若是要将这事儿汇报给司令,你用脑子想想看,这西南、这华夏,这西南王府将要发生什么?”

    顾阿九思虑良久点头道,“好,我听冯哥你的。”

    这几日陆玉森总觉得冯毅和顾阿九除了做正经事情外似乎在瞒着他什么,他平时的用人准则是用人不疑,可这俩人实在是太明显了。

    直到他们一行人上了火车,一切安顿好,火车缓缓启动后,冯毅才无声的呼了口气。

    陆玉森从包厢出来时,冯毅和顾阿九都在外面的走廊站着,似乎有些神情沉重。

    “你俩鬼鬼祟祟在做什么?”陆玉森低声呵斥道,毕竟孙文君和儿子在里头睡觉呢!

    顾阿九和冯毅相互看了看彼此一眼,顾阿九缩到一边,这种事情当然谁官职大谁出面了。冯毅咬牙,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死,“司令,有件事情需要跟您汇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