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33章 陆帅篇185不愧是将门之女
    姜一雁一听星语说她今儿个被陆玉森侍从给跟踪了,这可是吓坏了,待星语握住姜一雁的手说完今天的过程后姜一雁倒是拍了拍心口,“那就好,那就好,还是你聪明,如此突发事情都处理的如此妥当,不

    亏是将门之女啊!”

    星语白了眼姜一雁,“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嘲笑我了,说说你探听到的情况吧?”

    姜一雁低叹了声道,“他来江城的具体目的倒是不清楚,不过刚才就被他跟踪了好久,差点被逮住了,吓死了都。”

    “噗嗤~”星语被姜一雁的神情逗得嗤笑了声道,“第一次听你说吓字,我一直以为你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来着。”

    姜一雁揉捏着眉角,“于我一个人而言的确是不怕,可你要知道这个地方一旦暴露,这里所有人就面临着危险,而你也一样难免重蹈覆辙。”

    星语拍了拍姜一雁的手背,“真是难为你了,一雁姐。”

    两人倒也没时间叙旧太多,尽捡些重要的事情说。

    星语担心她生孩子会给此地带来意外的麻烦事儿,姜一雁也是明白她的意思,说是到了后期给她物色个安全地方先将孩子生下来再说,这地方还真保不齐会有什么不测。星语点头道,“这点我们俩倒是想到一起了,还担心你不乐意了,你这样想就好办多了,再就是苏姑姑和小莲儿,我已经知晓是黎明伟的人,所以,以后就别掖着藏着了,搞得大家都那么累,等我生了孩子

    后再慢慢和黎明伟说这事儿。”姜一雁抽搐了下嘴角,“就知道满不了你几日的,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知晓了,也罢!日后,你和黎大公子慢慢算账吧!亲兄妹也得清算张更何况这是你欠人家黎大公子的一个大大的人情,这事儿日后我

    就懒得插手了。”

    星语又道,“还有件事儿,我觉得你要听一听我的话了。”

    姜一雁似乎很倦怠的样子,颔首,“说吧!你说说看,你的提议我什么时候有不听过吗?”

    星语蹙眉,起身掀开厚重的窗帘看向窗外,今夜的夜幕真是美得有些飘忽不定可每个人的心情都死寂死寂的沉重。

    星语放下窗帘,转身看向姜一雁,“一雁姐,我不管你和赵明诚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我都希望你暂时放下报仇雪恨的念头,笑笑还小,一旦你出事了他怎么办?”星语看了看扶着头的姜一雁,继续道,“你是知道的,我是经历了无数次大劫活过来的人,特别是这次,虽然在你和黎明伟的帮助下逃过一劫,可你知道吗?我太多时候都是恍惚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死了,所

    以,清醒的时候觉得这年月活着实属不易,而我真的也是奇迹,鬼门关走了几趟,老天爷就是不收,所以只能说,其实活着真好,但又不知道活着有什么好?特别的矛盾。”

    姜一雁缓缓抬头看向星语,而星语此时弯着唇角垂眸看着自己的小腹,那柔柔软软的手轻轻的温柔的抚着自己的已经隆起的肚子,那表情是母爱的温柔!

    暖色的灯光下,星语整个都是暖暖的、舒适的感觉!

    姜一雁喃喃道,“星星,你有很恨、很恨的人吗?”星语想了想,摇头,“没有。曾经每次遇到困境,被恶人逼到失望边沿的时候心底痛生恨意,这都是难免的,可等到事情过去后我便会慢慢放下那种恨,反而会化那种痛恨为动力,我觉得与其没有能力打败

    对方或者改变什么的,恨其实是在消磨自己的意志力,与其那样还不如强大自己,好让自己真的有能力去改变或者扭转什么,你说了?”

    姜一雁跟看怪物似的看着星语,“你有没有想过生了孩子后怎么办?”星语倒是洒脱,大手一挥,“这个简单,我都想好了,这地方终究不是个长久之地,我们既然将一个生命带到这世间来了,那一定是要给他们一片阳光、希望的天地才行,这里圈养着的孩子长大势必是有各

    方面局限的。我打算生产完了后带着孩子去国外,这次永无后患的离开。”

    姜一雁依旧用那种看星星的眼光看着星语,良久便道,“真的这辈子都不让他知道真相了吗?”

    星语颔首,“是。就这样下去对谁都是好事,我再也不用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逼我了,来伤害他自己了。毕竟他不是个孩子,终归会想通一个事实,人死是不可能复生这个道理的。”姜一雁起身,将她的帽子和所有能够遮掩她身份的外衣都穿戴好,看向星语喃喃道,“我真的越来越佩服你了,你暂时在这里放心养胎也和孩子们好好玩儿,教他们识字是其次,重点是养好你和孩子。我得

    走了,放心,你的提议我会好好考虑的。”

    星语再次掀开窗帘,外面是无尽的黑暗,她担心的看向姜一雁,“一雁姐,你可得注意安全,这夜路走多了还是不安全,尽快走出来吧!早日给笑笑一个幸福的家,好吧!”

    姜一雁颔首,“嗯!我会的。”

    宴会那边,早早将顾阿九送去了医院,可陆玉森还是起了疑心,看向冯毅,“顾阿九说的是真的?”他就不信他的人会不如一个贼?这岂是得多么聪明的贼才可以?冯毅觉得顾阿九说的事情无论是暂时还是以后都只能是他们俩人的秘密,便笃定颔首的同时故意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低声道,“事情倒是没假,可还不是自己定力不够,所以被那女毛贼钻了个空子,丢了点

    银子事小,差点眼窝瞎了,呵呵~”

    陆玉森也是随之笑了笑,“还是得重视,别以为你自己定力就有多好。”

    冯毅汗颜,“是。”

    赵明诚这货今晚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非得给陆玉森塞个美人儿不可,终究见那么多几个都没让陆玉森留恋,最后,赵明诚还是将那位打算据为己有的清高美人儿给“兴师动众的请”了来。

    一曲舞曲响起,众人缓缓滑入舞池,赵明诚故意看向门口进来的一抹身影,故作夸张道,“聂小姐?”

    陆玉森和冯毅顺着赵明诚的目光望去,包括孙家大公子也不约而同看了过去。陆玉森不由的微微蹙了下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