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25章 陆帅篇177都在自欺欺人罢了
    最近一段时间,司令府邸的下人们和陆家的人,西南军的太太们的八卦导向混乱了,这司令府邸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怪怪的?

    怎么个怪了?总司令官邸一夜之间“丢”了两位姨太太,可谁也没看到司令派人去寻找,也没听说两位姨太太的娘家人上门来要人。这平常人家丢只猫丢只狗也会去到处找找的吧!更何况这西南王司令府丢的是两个大活人了;第二个怪事那就是总司令的夫人,听说因为东方星语,总司令将夫人给打入了地牢,可这一夜之间两个姨太太

    丢了,正房夫人被司令从地牢里头给抱出来了,可这司令夫人此次出狱后比之前简直是换了个人似的“高调”了起来。之前的孙文君可是极少参加一些名流酒会的,麻将什么的都是别人硬要巴结她才三请八请的,使得她无法推辞才参加的,自己官邸亲自张罗组织麻将的次数几乎是没有,总之现在不同了,她也在自己的一

    楼专门倒腾出一间房子搞成了棋牌室,麻将都是玉质的上等货色,几乎是三天两头就会有场牌局。

    可大家发现了一个现象,能被孙文君请到牌桌上的都是西南军的大将夫人,也有一些年轻副官的太太和那些已经卸任的大将军的儿媳妇或者千金,总之她可不请一个多余的无用之人。

    对于四姨太和五姨太一夜之间丢失的事情,孙文君那么聪明当然想到了有别的原因,就凭那两个女人的德性,即使真的要走也得大白天的走,怎么也得从陆玉森的手里敲诈一大笔钱财才行吧!

    可这让孙文君也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两个蠢货只拿了些衣裳和之前的首饰离开了?

    之前东方星语没出事前,孙文君倒是和那两个单独谈过几次的,可是人家都是跟她打回旋战,但是她看得出来她们俩肯定是商量好的,也是在等着要一笔不菲的赡养费的啊!孙文君问陆玉森当然得到的是陆玉森三言两语的敷衍,可这天她已经感觉到这府邸有动静了,只是这动静在秘密进行,孙文君还是感觉到了,她正好今天的牌局只安排了上午,早早结束便送走了各位太太

    小姐们后,孙文君召见了老管家。

    老管家当然不敢欺骗孙文君可他也不敢背叛陆玉森,但是权衡利弊后他明白自己终究吃的是后宅这碗饭的,即使司令对他在好,可他每天有那么军国大事要做,哪里管得了他一个小小的管家了。

    可这府邸无论发生怎样的天翻地覆之事,这夫人终究就是夫人,不管怎么说孙家在这西南乃至华夏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这次虽然死的是晋军总司令的妹妹,可这夫人不也安然无恙了吗?

    司令心尖尖上的女人死了,司令不待见的两个多余的挂名姨太太莫名其妙跑了,那这府邸的后宅终究还是孙氏的不是么!

    这老管家权衡一番后还是将这府邸在孙文君不在的这段日子发生的大小事情细细说了一番。

    孙文君听完后也是挺惊讶的,这个老四果然是挺有胆量的,竟然敢在陆玉森的眼皮子底下和他身边的人珠胎暗结?

    高桐和付苓的事情和这事儿完全是两个性质的,可这锦秋到底是跟谁呢?

    孙文君也陷入了沉思中!

    这管家见孙文君眯着眼睛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桌面儿,像是在思虑着什么?

    老管家伏低身子道,“夫人,还请您保守住着个秘密,尽量不要去插手此事,毕竟这四姨太和五姨太出逃一事已经牵扯到前厅的军事了,而且司令也有叮咛老奴,不许将此事传扬出去的。”

    孙文君这才收回思绪,瞪了眼老管家,“难道这等丑事说出去我这个总司令夫人的脸上会贴金吗?”

    管家赶紧给孙文君鞠躬后被孙文君挥手挥退了下去。孙文君倒不是个小女人,觉得没了这么些个女人自己终于有机会得到陆玉森的全部了,然而,她并没如此想,她是个接受过新思想,见过大世面的女人,曾经年少之时当然也憧憬渴望一场浪漫而一生一世

    一双人的美好爱情!孙文君同时也相信陆玉森也有过如此的梦想,只是他出生于军政世家,经历的事情和她那种置身于商贾之家的孩子还是不同的,可他内心对真爱的渴望和那种心灵需要一个安慰舒适的栖息之地的心和孙文

    君是一样的。

    孙文君当时第一次在蜀南见到陆玉森的时候,她在想,这就是她想要找的男人吧!

    看见他就心跳的无法控制的感觉,那种毫不犹豫就像靠近的心都是那么的真切!

    可如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后,孙文君也累了,她和陆玉森之间并不是因为一个东方星语而走不进他的心的,而是在她之前,他便已经遇到了那个让他不顾一切而疯狂的女人罢了!

    更于那几个相继死了的、走了的女人都没有任何干系,即使这深深的官邸里只有她孙文君一个人女人,照样陆玉森和他之间最多做到相敬如宾,再也不会更进一步了。

    想想这些女人,再想想曾经传说中陆玉森在他之前少帅府纳的八房姨太太,等等传言假的也罢真的也好,其实都是聋子耳朵样子货罢了,真正被过陆玉森深爱的女人只有一个人,那便是东方星语。

    而其他的女人都是相互在自欺欺人罢了!

    此时,偌大的房间里老管家离开后,只剩下了孙文君一个人,周遭寂静的如一片死寂般的安静。

    孙文君保持着一种单臂撑着额头的姿势,什么时候两滴滚烫的泪滴在了那暗红色的木桌上!

    东方星语即使死了,陆玉森或许这后半辈子就抱着那点念想过下去了,他至少可以时不时去东方星语的墓地坐一坐喝喝酒,诉说衷肠,而她就只能在这深宅后院里陪伴着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而过了!忽然,莲儿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敲门后没等到孙文君的应允便推门进来道,“夫人,司令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