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21章 陆帅篇173回家吧!
    ,最快更新醉卧少帅怀最新章节!

    老管家再次伏低了身体,“老奴不敢,老奴只是觉得这后宅得有个主子才是,司令您日理万机忙着利国利民的大事情……”“行了行了,你又来了”陆玉森烦躁的摆手,“你不这么阴阳怪气,好好说话不行吗?其实你一直都和孙家的人有接触,这个本帅一直都是知道的,当然,本帅也能够理解你,在其位就有在其位的难处和权

    利,但是孙文君……能否放出来,本帅需要再考虑。”

    陆玉森虽然不像外界给他乱传言的那样shārén不眨眼的狂魔,可他要是狠心起来绝对不会留有余地的。

    等陆玉森理顺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有个人是该派上用场了。马涛被故意安插在了梁东的身边,可梁东不是个普通的士兵,他有的是各方面的作战经验,他所有刺杀陆玉森的信息和huódòng安排怎么会让马涛知道,更何况梁东秘密将王绮丽安排在别处,每次暗杀前都要

    和她秘密见面,这些事情,马涛又怎么会知道,所以,这阵子马涛弄不到半点消息给陆玉森,反而得到的是都是他们西南王府那些乱七八糟的消息。

    陆玉森安排人下去速度调查锦秋和王碧雪,她和几个心腹秘查官邸昨夜那些执行任务之人的令牌,既然人没少,那么令牌一定是少了,如果调查令牌都在,那么昨夜她们出城的令牌就是假的。

    陆玉森绝对不会让人知道他的“四姨太”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tōurén,而且极有可能偷得是他身边的人,可这事儿真特么的跟鱼刺似的刺在喉咙上下不得,这便是鱼梗在喉的感觉吧!

    陆玉森都觉得自己这几个月来遭遇的所有打击是不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如果,当时他不把星语硬从杨迪手里夺过来,那么怎么会有如今这么多的事情?不但让星语和他们的孩子就那么活活烧死,而他自己心安了吗?

    那几个女人有放过他吗?

    一个个都用各种不同程度的法子变着花样的折磨他,王绮丽更加不会放过他。

    其实,星语在的时候,第一次提起梁东竟然进入了他们的府邸,那次他就该行动起来一网打尽,可他却没想到王绮丽和梁东竟然会对他下死手。

    这一天里,整个蜀南城和西南军司令府邸发生了很多不为之认知的大事,但面上还是风平浪静的。孙文君再次被陆玉森提审,这次,她姿态彻底低到了尘埃里,她想儿子的那颗心比受这地牢的罪煎熬了太多,而让孙文君没想到的是,陆玉森今天的态度和前几次审她时候的态度都要缓和很多,可她现在

    彻底对面子这个男人不抱幻想了,她只想和儿子在一起,只想将儿子养大培养chéngrén,如果有可能她的儿子必须接手陆家,是这西南军的继承人。

    这段时间的地牢之罪,让孙文君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什么亲情、爱情的都抵不上这权利的重要性。

    她被陆玉森关在地牢里这么久,她的娘家不可能不知道,可是他们有为了她而给陆玉森使加过压力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或许他们都想过为她求情,可是终究是因为将她放在孙家的地位和名誉上与陆玉森的权利在一个天平上衡量了一番,终究是孙家低头了,牺牲了她孙文君罢了!

    陆玉森最后的最后说了一句话,也只是为了给他自己和孙文君各自一个合适的台阶下罢了!作为陆玉森,他自己心里头清楚,他是如何恨之入骨的恨他爹的,又是如何对待陆家老太后的,他就能够想都渝儿将来长大chéngrén会如何对待他,将心比心,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恨他入骨头,于人情而

    言,他的确欠着孙文君的人情,不是一丁点。

    即使今日他杀了孙文君,星语依旧回不来了,他和星语的孩子也回不来了,如此,这几个月想必孙文君这地牢之罪也该明白了一点,她当时的确错了。

    可对于孙文君来说,的确她嘴上也对陆玉森承认了无数次,自己错了,当时自己是有私心的,没有即使上报,可摸着良心问问,别说孙文君了,放任何一个女人都会那么做的。

    陆玉森从木凳子上缓缓起身,走近孙文君,此时的孙文君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的跪在地上,哪里还有那个曾经还没嫁给他陆玉森的时候傲娇的孙家大xiǎojiě的模样了。

    那个时候的孙文君也是有资本和他陆玉森提条件的。

    陆玉森弯腰,双手扶起孙文君,抬手拂开她凌乱而污垢满头的发丝,“回去吧!这件事终究是不怪你的。”

    这算是陆玉森在她孙文君最落魄的时候说的最感人的一句话了,烽火乱世里,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身陷危险或者苦难深渊时候有个如神帝般的男人出来对自己说一声,“我带你回家!”然而,这次,孙文君没有半分感动,就连鼻尖都没有酸涩的感觉,她自己也很好奇,但是她明白了一点,她用在陆玉森身上的所有感情都已经耗尽了,所以再也不会因为他的欢喜而欢喜,忧伤而忧伤了,

    她只要离开这地狱般的地方,和她的儿子在一起。

    孙文君将手从陆玉森的手里抽出,低着头道,“我手太脏了,会脏了司令的手。”孙文君的这句话听着没有一点点负气的意思,可听在陆玉森的耳朵里就是孙文君再跟他闹脾气,在他的意识里,是个女人被自己丈夫关进地牢里几个月都会负起的,更何况这是他的发妻,是孙文君,是孙

    公的掌上明珠。

    陆玉森静下心来的时候,特别是看着儿子熟睡的时候会在梦里奶声奶气的叫“妈妈”他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无论如何,儿子没有错!

    陆玉森脱下身上的大氅裹在孙文君的身上,弯腰将她打横抱在怀里,出了地牢直接抱回了主楼。这雨还在稀稀拉拉的忽大忽小的下着,陆玉森抱着孙文君往主楼而去,身后是目瞪口呆的冯毅跟李参谋长,还有何鹏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