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19章 陆帅篇171连夜出城
    “当然认识了,我们黎公子,不但人长得”小莲正在夸赞黎明伟,苏姑姑端着一碗粥进来,一脸严肃道,“小莲,去厨房帮忙洗明天早上包馄饨的菜去。”

    小莲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说错了话,这丫头在黎明伟身边呆久了当然对她家公子崇拜又爱慕了,这一开口就忘记了黎明伟的交代了,此刻才知道自己闯了祸,只好瘪着嘴“哦”了声赶紧溜之大吉。

    这苏姑姑倒是个人精儿可这小莲说出口的话她犹如能够给圆得回去了?

    似乎已经圆不回去了,毕竟这死丫头都提到黎少爷的尊姓了她岂不是越描越黑了,苏姑姑干脆不提小莲将才说的话,就当她什么都没听到只是单纯的让小莲去厨房帮忙而已。可星语心里已经咯噔的不行了,本来姜一雁当时提出说要给她安排个婆子和丫鬟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好歹这也是个福利院,大家都是穷的揭不开锅,无家可归才在这里落脚的,可她享受着如此特殊待遇

    怎么都觉得和这环境格格不入啊!可姜一雁说那苏姑姑和小莲本是给当地富豪家里当姑姑和丫鬟的,可就是因为被一起做事的婆子、丫鬟们诬陷才被主子赶出来的现在也没地方去了,然后她便得知了此事就将她们俩人收留了,正好星语现

    在给孩子们教字,而星语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她作为幕后老板当然要替她考虑了,这姑姑又是个非常有经验的老人,丫鬟也是机灵,这不就直接安排来伺候她了么!

    姜一雁说,只有星语没事,她才放心,孩子们才会有希望嘛!

    当时,星语觉得姜一雁说的似乎半点错都没有,可是如今她还要是继续相信姜一雁这鬼话就见鬼了。

    可苏姑姑的表情并没hépíng时有什么不同,只是搅着手里的汤,“星星老师,这汤好了您喝了就可以歇着了。”依旧hépíng时一样的态度。

    星语心里在权衡这事儿,当然她也知道自己后期是需要人照顾的,还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生孩子去哪里生?

    直接在这福利院生孩子可以吗?

    万一有个事儿找个大夫都不方便,可她又不敢去医院,这江城可是赵明诚的天下,万一被赵明诚的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那不但自己诈死的事情会曝光,给姜一雁和“阳光福利院”都会惹上麻烦。

    星语hépíng常一样接过苏姑姑的粥一勺一勺的吃完,这才擦了擦嘴道,“苏姑姑,这阵子很感谢您和小莲的照顾,我也的确是需要人照顾,这越往后期估计越需要您,所以以后每个月的费用我来出吧?”

    苏姑姑敛下眉眼都不敢看星语的眼睛,支支吾吾道,“星星老师,您千万别听小莲那死丫头乱说话,那小孩子的话您不要当真。”

    星语握住苏姑姑的手,“苏姑姑,您真的不用这么紧张,您承不承认您和小莲是黎少爷的人我都是需要你们二位的,我只是不想欠你们家少爷的人情,还希望苏姑姑您能够理解我。”

    苏姑姑为难道,“星星老师,老奴都理解,可是老奴也有难处的,您看,少爷当时千叮咛万叮咛不能让您有任何精神上的压力,否则就拿老奴和小莲儿试问,可这”

    星语也懂,向黎明伟那种世家子弟,如今在华夏如此混乱的情况下还八面玲珑的人,威胁恐吓两个下人是绝对有可能的,但是星语相信他不会真的对他们怎么样,除非他们真的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

    但是作为苏姑姑和小莲肯定是怕的,她们能够在黎氏那样的大家族你从那么多的下人中脱颖而出被黎明伟选中来伺候她,估计也是熬了很多年的,所以,她也不想他们为难。

    星语想了想摇头,“罢了,都不容易,我有我的难处,你们也有你们的难处,那您就说说黎少爷一个月给你们开几两银子?我得做到心中有数。”

    苏姑姑点头,“这个倒是不难,不过暂时还是别让少爷发现的好,老奴怎么也得看着您平安生产了再说。”

    星语觉得这黎明伟果真是有手段怪不得在几大军阀之间混的如鱼得水,这下人们的嘴巴实在是太紧了。

    听说这苏姑姑下去将小莲儿给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才罢休。

    江城的夜深了,星语听着窗外的雨声后半夜才浅浅而眠。

    与此同时的蜀南,注定这一夜是个不眠夜了。

    倾盆大雨一直都没停下来的意思,陆玉森的局倒是设的没错,算得上是天衣无缝,可这世上还有种说法是,枕边人不一定都是心上人,更何况身边之人。

    锦秋和王碧雪各自带了丫鬟从东西门离开的,路子都是张致恒给铺好的,一切顺利的很。

    就连等在东西门的黄包车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王绮丽见到锦秋和王碧雪前后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深呼了口气,“来不及嘘寒问暖了,赶紧说说情况吧!”

    王碧雪当然是迷糊蛋一枚,锦秋条理清晰的很说完陆玉森今晚的大体行动后,王绮丽这才缓缓坐下,“出来吧!”

    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梁东,王碧雪和锦秋都分别见过此人。

    锦秋看向梁东微微欠了欠身,算是给他行了礼,“梁副官,我们连夜离开蜀南最好不过,估计明天陆玉森就会全程通缉我们俩了,说不定都过不了今晚就要全城通缉令了。”

    梁东看向王绮丽,“夫人,你恐怕”

    王绮丽一个阻止的手势,“不用担心我,我没事,这孩子皮实的的很,就按照锦秋说的,我们现在就走。”

    锦秋拿出令牌,“大家赶紧乔装一番,我这里有总司令的令牌,快点。”

    王碧雪虽然极度锦秋的聪明和神通广大可这一刻她是彻底被锦秋给懵了,“这么重要的东西,锦秋姐姐,您怎么会有这玩意儿?”锦秋将令牌装进口袋里,瞪了眼王碧雪嫌弃道,“雪儿mèimèi要是不想走大可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