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13章 陆帅篇165强行灌药,送你上路
    东院外头匆忙而过的都是粗使丫鬟和婆子,他们大多数是不认得字的,无论是他们陆司令府邸还是外界的各种八卦和各家名人名流的绯闻都是靠听而来的,所以今早这事儿也是一样,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

    了,到处都是这个八卦。

    陆玉森跑出东院逮住两个匆匆而过的丫鬟,“你俩,这里发生了什么?东院的人了?”

    丫鬟吓得个半死,摇头,“司令息怒,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俩只是洗衣服的洗衣工……”

    陆玉森丢开丫鬟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去孙文君的主楼,身后是司机开着车子追他,此时的西南王官邸简直就是鸡飞狗跳。

    陆玉森手里握着枪,一脸杀气,下人们都听说了四小姐的事情,当然知道司令为何而发怒了,不过这东院本就相对偏僻,老太太有安排了措施,还真没人看见东院发生了什么。

    主楼,孙文君和刘妈在和渝儿玩,身边的丫鬟、婆子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紧张,特别是一听到外面的动静就紧张的很。

    陆玉森冲进院子,看见刘妈的时候还是抱着那么一线希望,“乳娘,您和星语过来的吗?”

    乳娘猛地起身,“四小姐?四小姐不是在东院吗?怎么了阿森?”

    陆玉森几乎绝望可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星语和孩子不会有事的,她没有那么脆弱,可他根本就没到过最爱他的老太后早已经将星语带着去了地狱。

    忽而,陆玉森看着刘妈,“乳娘,您怎么会在这里?几时来的?东院一片狼藉,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外面的丫鬟和婆子们都是一问三不知……”

    这一刻的陆玉森彻底颓废了。

    刘妈听了一个趔趄,“糟了。”

    陆玉森一把握住乳娘的肩膀,“乳娘,您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快说啊……”

    乳娘看着这样的陆玉森也是心在流血,她便道,“老太太,一定是老太太。”语落间她看向孙文君,“夫人,你说老太太召集你们都说了什么?快说啊……”

    孙文君也是忐忑不安可她知道她骗不了陆玉森,她也不敢骗他,她死了无所谓,可她还有这么小的儿子需要她了,可就是不知道老太太将东方星语带去了哪里?如何处置的?

    陆玉森见孙文君吞吞吐吐的便“咔嚓”拔出枪抵着她的额头,双眼赤红,“说。”

    “哇~”的一声,渝儿嚎啕大哭了起来。

    刘妈瞪着渝儿的奶娘和丫鬟灵儿,“将小少爷带到后院去。”

    孙文君瞬间心寒的如掉进了寒冬腊月的冰窟窿里,眼泪不由的掉了下来,“陆玉森,你今天打死我,我也不知道她被老太太带去了哪里,不过我知道的是,老太太今天绝对会要了她的命……”

    “啪。”

    陆玉森有生以来第一次打女人竟然打的是自己的发妻,可他半点都不觉得自己过分。

    孙文君被陆玉森打的跌坐在地上,搭理精致的发型都被打的洒落了下来,瞬间嘴角渗出了血渍。

    而刘妈根本没去搀扶孙文君只是看着暴怒的陆玉森,“阿森,先把枪收起来,赶紧想个应对措施,派人全程找星语小姐啊!夫人她应该是只知道老太太对东院行动了,具体的估计她是真的不知道。”

    陆玉森的枪此时正在孙文君的头顶抵着,“今天府邸看到报纸后,你和老太太作了什么?说重点。”

    孙文君只好将老太太将陆家宗亲聚会的事情大概说了下,尔后便是老太太让她回主楼不要插手东院的事情,一切都由她解决。

    孙文君说完后跪在陆玉森的脚下痛哭流涕,“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及时向司令汇报老太太的行动,可是等我回来打电话过去,到处找不到你啊……”

    “哈哈哈……”陆玉森仰头狂笑一番后将孙文君一脚踹到在地上,“你以为我陆玉森吃草长大的吗?啊?给我打电话?前楼那么多士兵和副官,还有各个科室的值班军官你怎么不去通知他们?啊?我他妈的杀了你都不为过

    ,来人……”

    随着陆玉森咆哮而落,跑进来的人有官邸的管家还有主楼的管家,及其陆玉森今天的随从副官阿北和顾阿九。

    “将这个毒妇给我押入地牢听后发落,所有人听着,从今天起,四小姐找不到,就不许她吃饭。刘妈。”陆玉森吼了一嗓子刘妈后又道,“说说你知道的情况?”

    刘妈是接到老太后的电话说是让她去主楼看着渝儿,府邸出了如此丢人现眼的事情她老太婆必须出面给陆氏宗亲开个大会了,让刘妈看着玉儿,孙文君过去开会。

    如今,刘妈才反应过来,老太太所谓的开会只是为了将刘妈从东院支开而已。现在,孙文君当然是罪魁祸首了,她回来后根本没提及老太太会对东院出手,还骗刘妈说老太太说她会护着星语的,让他们其他人都不要插手此事,刘妈寻思着这星语都怀孕了老太太这样说这样做才是正

    确的,她竟然不敢想想,现在的东院竟然空无一人了。

    陆玉森离开时候给刘妈安排,主楼她做主,将孙文君的人全都给关押起来,渝儿交给刘妈带着他放心,又让顾阿九给主楼重新换了一批人。

    另一边的农家院子里。

    星语被强行灌进嘴里的汤药,她就是不往下咽那也会多少流进她的喉咙里,直到老太后命人按住星语让她强行往下咽药水,身后那破落的农舍已经冒气了浓烟,接着便是大火。

    老太太瞪向面前的几个黑衣人,“废物,我还没发话怎么提前点火了?”

    老道士抚着自己的驴脸道,“老太后,时辰到了,是贫道替您下的命令,过了吉时这妖女可就无法超度了还会对您的陆氏家族和后代们有更大的影响。”老太太看了眼星语,弯腰还好心的给她擦了擦嘴边的药渍,“孩子,这可怪不得我,如此丑闻别说在我们陆家了,普通百姓家里都不行,你和我的曾孙子好好上路吧!我马上就会来和你们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