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07章 陆帅篇159只能陪伴着他
    星语弯着唇角笑了笑,“你猜是什么?”

    陆玉森将那片花花绿绿的布片铺平仔细端详了几秒钟后摇头,“不知道,不过觉得很好看,怎么?你不会要用这满是补丁的布片做衣裳穿吧?”

    星语眉眼一挑,“怎么?我穿这个出门会让你丢脸?”

    陆玉森盯盯的看着星语,“不是,不过你还是不要穿这个满身补丁的衣裳了,免得人以为我陆玉虐待媳妇了。”

    星语推了推陆玉森的头,“去洗澡吧!”

    陆玉森还是墨迹着,“不去,先告诉本帅这一大片补丁干嘛的?”

    星语笑,“这叫百家衣,这碎碎的布片都是刘妈和温姑姑俩托人从各个裁缝店啊、有的是稍微富裕点的家里要的,这样凑得碎布片缝在一起的衣裳给小孩子穿上很好养大的。”

    陆玉森低笑几声道,“行,肯定又是奶娘的注意,那只要她说好那就是好的吧!不过,你可不需这么累着,没事给他们做,那么多姑姑和丫鬟干什么吃的?”星语白了某人一眼,“大家都没事就拿着碎碎布片往一起拼接啊!我也无聊嘛,这不就和大家一起做了。先给渝儿做一件衣裳穿上,我都跟夫人说了,她说可以,我还担心她讲究,不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衣

    裳穿在渝儿身上了,结果我一说她就答应了。”

    陆玉森低头,在星语的唇角落了个吻,“因为是你提出来要给渝儿做百家衣穿,她当然得答应。”

    星语的脸瞬间跨了下来,“你讨厌,以后少给我拉仇恨了。”

    陆玉森看着这样的星语心思倒也沉重,可他在她的面前永远都是无所不能的,所以稍有的沉重也只是瞬间,便又道,“没想到你会这么喜欢渝儿,我真的很高兴!”

    星语没再看陆玉森已经开始接拼那些碎碎的布片了,很少自然又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口气道,“当然要喜欢了,那是你的孩子啊,我肯定喜欢。”

    陆玉森听了心里不知道是有多么的欣慰了,待他洗澡回来,星语靠着床帏还在认真拼接那些布片。

    这次倒是星语主动将布片收拾了,看向陆玉森,“真的不吃东西了吗?”

    陆玉森已经坐上了床榻,“吃过才回来的。”语落,他又道,“今晚有事在何鹏凯家里吃的晚饭,回来又处理了下付苓的事儿就耽误到这会儿了。”

    星语平静道,“付苓怎么处理的?”

    陆玉森看着星语的眼睛,“关于处理付苓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或者想说的,毕竟她的事情与你和我们的宝贝有关系。”星语敛着眉眼良久才道,“你肯定已经有了处理方法了,我的意见是没有参考价值的。付苓怎么说了,如果要是说她坏吧感觉倒也没那么恶毒,不然她在渝儿身边呆了那么久不也没虐待渝儿么!所以,她不

    过是嫉妒我针对我罢了!”

    星语说完后瞪了眼陆瑶是,“都怪你,长那么好看还有权势,讨厌。”

    “哈哈~”

    陆玉森大笑两声将星语紧紧抱在怀里不停地亲吻她的眉眼和唇、鼻尖,总之觉得怎么都亲不够似的,“这长得好看怎么会怪我?有权有势这不也是自己打拼来的么,难道这都有错吗?”

    星语敛下眉眼,蔫蔫道,“倒是没错,可是你要是长成个丑八怪麻子脸,然后一无所有的话哪里会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你了。”

    陆玉森不由的就想哈哈大笑,可这大晚上了在和她这么胡闹下去的话估计今晚都不要睡觉了,所以某人忍着笑也是蛮辛苦的,“那为夫真的是个丑八怪麻子脸一无所有,你喜欢吗?”星语不加任何思索道,“当然不喜欢了,麻子脸,想想都头皮发麻,那样的话生出来的宝宝肯定也是个麻子脸了,至于一无所有嘛~嘿嘿,你肯定也不会认识我哒!毕竟当年的督军府里怎么可能生出一个极

    丑陋无比还没本事的少帅了,是吧!”

    陆玉森‘呵呵’笑了两声道,“也是,本帅怎么可能会是个麻子脸了,咱爹和娘都是一等一的郎才女貌了。”

    陆玉森也不知道是脱口而出这么说的,还是因为自己的话已经说完了,总之他戛然而止后就那么钉钉的看着天花板,半天都不再说话了。

    星语小心翼翼的抬手附上陆玉森的脸,送上小嘴唇在男人的下颌亲了亲,“好了,你现在不是还有我和渝儿他们嘛~”

    陆玉森拿起星语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嗯!如果没有你估计也没有今天的陆玉森,或许我这辈子就那么浑浑噩噩的混下去了。”

    毕竟那个时候的陆玉森根本斗不过张氏家族的势力。星语不停的在男人的侧颜上亲吻以示安慰,她真的看不得他有那么一丁点的忧伤,他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去考虑还要时刻替她想那么多,而她现在只能好好的陪伴在他的身边,要说她一点点的心里压

    力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于孙文君来说就是个第三者是个多余的人,是个横亘在他们那个完整之家的障碍。

    陆玉森一直握着星语的手,那眼神如此炙热,星语的手往回缩了缩,脸颊都烫了,“你,别。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哦对,付苓,说付苓来着怎么就跑偏了话题了。”

    可陆玉森似乎已经没了说付苓的兴致了,握住星语的小手,那炙热的眼神看着她,“现在谁都不许说,只许说你和我。”

    陆玉森语落,密密麻麻的吻落下,“星星,大夫说三个月后就可以了~”

    星语的脸更加红了个透彻,碎道,“你个臭流氓,整天就惦记着那点事儿~”

    这一夜陆玉森因为太担心而……

    翌日,星语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在身边躺着,这是她来蜀南这么久一来第一次睁开眼看到陆玉森还在身边的场景。早饭时间,陆玉森才告诉星语,付苓已经在昨晚从地牢里放出来了,不过具体还没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