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06章 陆帅篇158在做什么?
    陆玉森说完后,再次在冯毅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俩下转身离开了地牢。

    几步开外,两个副官将付苓从地上搀扶了起来,还毕恭毕敬的叫了声,“付苓小姐。”

    付苓倒是有志气的不行,将俩个搀扶她的副官推开,“谢谢两位长官,付苓现在只是阶下之囚劳烦不起。”

    付苓摇摇晃晃的从冯毅身边经过,朝着地牢的出口走,她彻底将冯毅当成了空气。

    冯毅嘴角抽了抽,给两个副官一个眼神,“跟上。”语落他便提起步子紧跟着付苓几步上前走在了她的前头,也是没搭理她。

    刚才陆玉森和冯毅开车过来的,待冯毅出来后才发现陆玉森并没将车子开走,而是只有司机小兵在那里站的端端正正的候着他。

    “冯秘书好。”司机看到冯毅举手敬礼道。

    冯毅也是举手还礼,“司令走路回去了?”

    那司机说是。

    冯毅拉开汽车后门,懒洋洋的又有点丢儿浪荡的看向晕晕乎乎的付苓,“上车。”

    付苓这次也是硬气不了了,看了眼冯毅便爬进了车子,冯毅甩上车门绕过车头坐在了另一侧。

    冯毅的副官坐进了副驾驶,司机问副官去哪里,那副官扭头看了眼冯毅,“冯秘书,去哪里?”

    冯毅说,“去……九号公馆吧!”

    付苓大概也听说过九号公馆是什么地方了,毕竟她这官邸呆了这么久了,对蜀南的好多商贾名流的居住地方还是听说过的。九号公馆,据说是前朝时期西南王府的一条富贵街道,两侧繁华,店铺都是些出售金银珠宝、翡翠玛瑙之内的高端商铺,商铺后面都是当时西南王隶属下的那些个高官们的住宅,这么历经多年后有被满门

    抄斩的,有被削官的,总之现在空出来好多宅子都在张氏掌权期间高价卖给了当地商贾。如今西南掌控在陆玉森的手里,此处有多处宅子被改建成了中西合璧的公馆,命名为九号公馆的原因是有九处公馆相互隔得不远而且都住着陆玉森的几位大将,其中就有冯毅、何鹏凯各自的一处,高桐因

    为父母在乡下所以给奖赏了五十亩良田。

    很快,冯毅的座驾开进了九号公馆的冯公馆。

    冯毅在下车前扔给了付苓一个包袱,“里面有套干净衣裳先换上。”免得吓着了公馆的丫鬟和婆子。

    付苓在家也算是大小姐了,虽然不能跟达官权贵家的大小姐比可也不差,这次算是她受的委屈最严重的一次了吧!

    打开包袱,付苓在心里骂了冯毅一百遍,这哪里只是一套干净衣裳了,是一套崭新的洋装好么!

    虽然付苓家也是做绸缎生意的,也做些衣裳给那些有钱的阔太太们,可到底做的都是旧式的旗袍和各类旧式样子的,这洋装、洋裙的想穿还得买。几分钟后,付苓推开车门下车,夜里院子的路灯不是那么亮堂,主别墅的廊下开着两盏点灯也是橘色的,总体是看不大清楚付苓的样子的,但是柔和的夜光下,女子的身材好到没了天理,头发也被她简单

    打理了下。

    洋装的包袱里有条湿乎乎的锦布,付苓擦了擦脸,再戴上帽子基本就褪去了那落魄的形象。

    这冯毅也是够了一把将付苓从车上扯下来,握着她的手腕直接进屋,门口的两排姑姑和丫鬟都好奇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管家姑姑的眼神下都猫着腰跟上。

    其实可爱的丫鬟们只是好奇他们家冯公子领了个什么样的绝世美人而已,干嘛跑那么快了。

    付苓本就低着头又戴着帽子,这又被冯毅拉着跑到那么快,丫头们根本就没看见付苓的脸好么!

    已经走到楼梯半中间的冯毅回头看一楼的一众人,“给刘师傅挂电话让送几套衣裳过来,还是原来的号码,要齐全的,鞋子要三十五号的。速度快些。”

    管家姑姑问道,“先生,要做夜宵吗?”

    冯毅当然是吃过晚饭的,也没问付苓,“做些瘦肉青菜粥,再来几样桂花糕吧!”

    管家姑姑应下后便去了厨房安排夜宵,另一边已经给刘师傅打了电话按照冯毅发吩咐给九号公馆的冯公馆送衣裳和鞋子。

    楼上,冯毅直接将付苓拽进了洗浴房,这才开始戏虐道,“自己放水好好洗一下,我担心被丫鬟们看到你这样子还以为我在街上捡的叫花子了。”

    付苓瞪了冯毅一眼,“拉我走那么快是担心他们闻到我身上的味道吧?”

    冯毅点头,“看来你脑子没有完全坏掉,还算是非分明。”

    付苓看着冯毅,须臾便道,“干嘛带我来这里?”

    冯毅拧眉,“那我将你安排在哪里合适?还是你还不死心,想继续住在司令府邸?”

    付苓这次再也不敢跟冯毅对着干了,她已经领教过地狱的恐怖了,再也不想去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了。

    付苓嘲讽的笑了笑,摇头,“你就尽管嘲笑我吧!我知道我现在在你眼里就是个大笑话,可那又能怎样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至于以后听天由命吧!”

    要是没有她和高桐的这勾当或许冯毅会安慰她一番,可现在冯毅对她似乎没有那么的喜欢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局,当然也有为了保全她的一半私心。

    “先洗澡吧!完了会有人送饭上来,吃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说以后的事情。”冯毅语落便转身走人。

    “冯毅?”付苓突然喊了声冯毅的名字。

    冯毅没有回头,“有事情明天再说。”

    付苓却说,“谢谢你,也谢谢司令的不杀之恩。”

    司令府邸东院。

    陆玉森回来的时候星语靠着床帏,身后点了个靠垫儿,手里在缝制一大片花花绿绿的布片。

    陆玉森推门进来后星语抬眸,眉眼间尽是柔柔的笑意,看着就舒服温馨的很,“这么晚了还回来,吃晚饭了吗?”陆玉森几步走近星语,低头在她的发顶落个了吻,“嫌弃为夫回来了?嗯?”男人说着那大手已经附上了她平摊的小腹,“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