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05章 陆帅篇157女人如衣服
    忽然间,两人都愣住了,下一瞬,还是梁东意识到了什么,头扭到了一边道,“夫人,您没事吧?”男人的脸和脖子都红了个透。

    王绮丽敛下眉眼,“没,没事”语落,她的确也是被吓了一大跳,刚才第一反应就是肚子里的孩子不能出事,所以一个着急才将重心倒在了梁东身上,总好过让她跌倒在车厢的地板上吧!

    梁东还是扶了下王绮丽的胳膊待她坐好后才放开手,“我直接送您去隔壁的县安顿下吧!”

    接下来这些天,陆玉森的司令官邸倒是安宁的很,高桐一直在住院,付苓被关押在地牢里,除了一天两顿饭菜有专门的人送到入口,深井铁门,她自己饿了就爬起来去门口拿吃的。

    其实如此生不如死的日子过了几天,付苓就后悔了,可这事儿已经发生了她要怎么办?

    这都自首了,陆玉森还不解气吗?这天,付苓吃完了送进来的所有饭菜后便拿起之前就给她准备的纸和笔,诚恳写下了她的所有犯罪经历和如今的懊悔,字句都发自肺腑,尔后她便开始拍打地牢的门,要求看守地牢的士兵将她的信转交给

    陆玉森或者冯毅。

    夜里,在付苓完全不抱希望陆玉森和冯毅会来见她的时候,地牢的门终于打开了。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陆玉森和冯毅从练兵营回来后就接到了属下交给他的一封信,说是付苓写给他的,也传达了付苓要见他的意思,这不刚吃完晚饭他便和冯毅一起过来了。

    阴森空旷的地牢里一到夜里彻骨的阴寒,唯有墙壁上燃烧不灭的那些火把才会使人不觉得那么恐怖。

    随着陆玉森和冯毅的军靴踩在地上发出“铛铛”的声响,付苓缓冲草芥上坐了起来,曲起双腿静静的盯着入口的方向。

    当陆玉森的俊彦出现在那昏暗的光线下的一瞬间,付苓的心瞬间活了过来,她以为她的心再也没了涟漪可看到陆玉森的出现她还是心跳的不行。

    付苓到底是每日都会按时吃饭,饭菜也没劣质到吃不下的地步,所以,此时的她虽然落魄不看披头散发,蓬头垢面但比起真正被大型伺候吃不饱喝不到水囚犯来比,她的状态真的很好很好。

    好在给她没有任何脚铐、shǒukào,她的huódòng是完全自由的,看见陆玉森和冯毅后便从草芥上爬了起来,“司令、冯长官。”

    陆玉森无声叹了口长气,将付苓写的东西拿出来抖了抖,“本帅怎么相信你这是发自肺腑的忏悔?”

    付苓始终不敢正视陆玉森和冯毅的眼睛,毕竟此时的自己真的太糟糕了。

    可当陆玉森问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她不得不抬眸看着他说话。付苓动了动干涩的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够让司令相信,但是,我只能说一切都听司令您的,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处置,我能在被您处置前见一面我的父母吗?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我所犯

    下的罪。”付苓在悔过书你们写了她对星语下药的所有心里挣扎和经过,同时也交代出了她和冯毅去北地寻找星语帮忙给陆玉森带回来的信笺也是被她篡改过的,同时暴露了付苓一个巨大的能耐也是太多人没有的一

    个特长,付苓具有超高的临摹技术。

    陆玉森看着付苓,良久才道,“也就是说当时你和冯毅从北地带给我的信都是你临摹星语的笔迹写的?”

    付苓供认不讳,点头道,“是。”

    付苓的悔过书你们写的非常仔细,她是什么时候爱上陆玉森的,什么时候开始嫉妒上东方星语的都非常清楚,也忏悔了她的爱是变质的是畸形的,她的心是狭隘扭曲的等等,字句发自肺腑。

    陆玉森微微拧眉,“星语的原始信笺在哪里?”

    付苓敛下了眉眼,再次噗通跪在地上,“司令,您杀了我吧!我该死,我,我烧了”

    陆玉森气的阖了阖眼,“你让我再次相亲句话,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杀了你,说实在的本帅还是有点于心不忍。”

    按理,陆玉森的这句于心不忍付苓完全可以满血复活,可她听得却头皮发麻,暴躁的陆玉森反而不可怕,可怕的是此刻他的神态和语气。

    他那句轻飘飘的于心不忍该如何去理解呢?

    付苓跪在地上,头磕到生硬的地板上,而她完全感觉不到痛,只是一直保持着额头挨着地面的姿势静候陆玉森发话。

    良久,陆玉森才又道,“带她离开这里,给安排个地方,明天再做定夺。”

    冯毅说是,便对身后的两个副官挥手,“过来。”

    忽而,陆玉森侧脸看向冯毅,不高不低的声线对冯毅说道,“自己为什么不弄走?”

    冯毅猛地一个神经绷紧,此时他不敢看陆玉森的眼睛,可这一刻的陆玉森似乎眉眼间都噙着淡淡的笑意,可那笑意,冯毅只是扫了那么一眼就头皮发麻。

    冯毅缓缓阖了下眼,看来他和高桐的小心思一个都没逃过他们总司令的眼睛啊!

    冯毅估摸着他暗地里帮助并给付苓出谋划策的一举一动,陆玉森都知道了吧!

    下一瞬,陆玉森朝冯毅走近了两步,两人几乎是肩并着肩站着,只不过,此时的冯毅面对着付苓,而陆玉森背对着付苓。

    陆玉森在冯毅的耳边低而平静的声线道,“其实,本帅觉得你比高桐更加适合这个女人,但是,你没有高桐那么单纯的心思。”

    陆玉森语落,故作不经意的看了看冯毅,的确发现他此时浑身绷得紧紧的,耳朵和脖颈都是铁锈似的红。

    陆玉森又道,“不用顾忌本帅的感受,本帅有星星足矣!至于其他的女人么就如衣服,而你们才是本帅的手足,更何况那女人本帅就没碰过。”

    冯毅本是个文人是个谦谦君子好不,这不是跟着陆玉森后才学会了满娘,满嘴脏话的么!

    可他对女人还是尊重的好不,陆玉森这样说付苓如衣服他心里怎么就那么不爽了。

    冯毅这次倒是猛地侧脸和陆玉森的眼眸对视上,“司令?”陆玉森一个阻止的手势扬起手,重重的拍在冯毅的肩膀上,“这个女人……你要不把她给收了,明rìběn帅一定会将她送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