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604章 陆帅篇156谋划报仇
    王绮丽说完如此狠戾的一句话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梁东,毕竟他现在是他们当中的头儿。

    梁东的目光缓缓移动,和他们每个人的目光都对视了一眼,尔后便道,“同意替我们司令报仇的举手?我们现在不需要呐喊摇旗只需要默默的点头去做即可。有不怕死的吗?”

    每个人都鼓起了上阵杀敌的勇气狠狠点头,标准的军人敬礼的手势举起手,“同意。”

    “同意……”

    全都是无比坚定的目光盯着梁东,低声说出的“同意”二字都是铿锵有力。

    梁东点点头对他们举手敬礼,“我梁东代表司令谢谢你们。”

    那些人也给梁东敬礼,坚定的目光和决定尽都写在他们的眼神和表情里。

    王绮丽看着如此忠诚于杨迪的一群热血男儿,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王绮丽缓缓阖了阖眼,弯腰,“谢谢你们!”

    梁东不悦道,“夫人,您这是作什么?您这样会折煞了兄弟们的,替司令报仇本就是我们该做的。”

    梁东是最有作战经验的,所以他立马做出决定,第一赶紧将眼底下葬,然后他们撤离此地,估计过不了多久陆玉森就会收拾他们,其次,将那个送信的马涛控制起来,他是一个可利用的好棋子。

    梁东说,想杀陆玉森没那么容易,而他们现在只能利用这个叫马涛的人来接近陆玉森了。

    现在王绮丽最信任的人当然是梁东也必须是梁东,不然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孕妇能杀得了陆玉森和东方星语才怪。然而安抚好王绮丽和其他人后,梁东才冷静的看向他们每一个人道,“既然,我们和夫人同意给司令报仇且要利用这个马涛,那么依我看暂时不能下葬司令,我们将他带走,走哪儿带那儿,待司令的大仇报

    了在下葬也不迟。”

    其中几位没什么脑子的竟然看向梁东不可思议道,“为什么呀?”梁东算是对陆玉森了解一二,此人阴险狡猾,十几岁就混军营,从一个大少爷被逼上大关山当匪寇,再次东山再起,如今成了大名鼎鼎的西南王,华夏的半壁江山在他的手里握着,那脑袋岂是他们玩的过的,可他不能打击属下和王绮丽的积极性,便道,“那么自己想想看,如果现在将我们杨司令下葬,那么首先打墓碑需要时间,而陆玉森等不到马涛回去势必会出动军队寻找,你们觉得我们现在能和陆玉森

    的军队面对面作战吗?”

    如果那样,他们哪里还有生还的余地。

    王绮丽也是点点头,“对,我同意梁副官的话。陆玉森我倒是见过此人,不过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个人,或许对我们有帮助。”

    梁东看向王绮丽,“夫人请讲。”

    王绮丽说,她的表妹王碧雪是原来渝北王家的庶女,现在是陆玉森的五姨太,但是据说陆玉森对王碧雪很不好。

    梁东听了王绮丽的话眼睛眯了眯,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微微点头道,“对对对,夫人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此人,叫什么来着?”

    王绮丽淡淡道,“王碧雪。”

    梁东颔首,“陆玉森的五姨太,这个女人我见过。”

    王绮丽觉得好奇,“当真?你在哪了见过她?”

    梁东敛了敛眉眼,“去年年底在京都总统府开会那次,我记得夫人那次和她见过面,你们好像还一起吃过饭来着,那次陆玉森就带了一个姨太太,我听到他身边的人都尊称她五姨太。”

    那场人为的偶遇不提还好,一听起来王绮丽肺都要炸了,要不是那一次陆玉森使诈,她怎么会今日落个寡妇还怀着孕到处替夫寻仇的下场。

    这一刻的王绮丽恨不得将陆玉森给千刀万剐。

    王绮丽紧紧抿着唇,手指紧紧扣着手心,直到指甲扣进肉里,她竟然都没有感觉到疼。

    为了躲避陆玉森的军队追杀,他们立即撤离,都是乔装打扮后的模样,又是分批行动以掩人耳目。

    那个马涛已经被他们提前给捆绑了起来,嘴巴也堵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梁东和王绮丽打扮成富商夫妻,坐着豪华马车离开,前后的肮脏qìchē里都是梁东的人,那马涛就被装在qìchē的座位底下一同拉走。

    梁东跟着样杨迪东奔西跑多年,早已经对他们的藏身之地了如指掌。

    他们还是去了那个山洞,曾经杨迪将星语从轮船上劫持下来后制造qìchē爆炸的假象后躲避的那个溶洞山里头。梁东意思王绮丽有身孕,想着让人将她送回蜀北,给杨迪报仇的事情交给他就行了,可王绮丽不行,她觉得自己已经是被王家嫁出去的姑娘了,现在杨迪不在了她有怀着孕,回去日子也不好过,还得一个

    人整天以泪洗面,更何况她这次也算是激怒了东方斯辰,估计晋军也不会再管她了,她就跟着他们给杨迪报仇吧!梁东很是为难道,“夫人,您这是何必了,您现在怀有身孕,这山洞里条件差得很。要不这样吧!我在隔壁城里头给您安排个隐蔽安全的住处,您先住着,给您身边留几个可靠的人,再把您的丫鬟和姑姑从

    蜀北秘密接过来,这样您和孩子安全属下也好安心忙司令的事情,可好?”

    梁东本就和王绮丽在马车里头坐着,这马车的车厢不大,所以梁东再怎么将自己缩小也还是和王绮丽挨得很近,所以他还是挺尴尬且别扭的,因此跟王绮丽说话都是看着脚尖的拘谨。

    王绮丽看着如此拘谨的梁东名嘴笑了,略微思考了下梁东的话后才又严肃道,“那好吧!我就不拖你后退了,不过,等我安顿下来后我可以联系到我表妹,她或许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

    梁东一个高兴猛地抬头,马车的车轱辘此时正好被什么东西给垫了下,车厢晃动的厉害王绮丽一个摇晃便跌进了梁东的怀里。梁东处于本能将王绮丽搂住才使得她没有跌在车厢的地上,可两人的鼻尖和唇忽然间就这么给贴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