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98章 陆帅篇150杨迪过世
    此人正是之前跟随在杨迪身边的几位随从副官之一,梁东,外号东子。

    梁东四处看了看,“四小姐,属下是为了我们杨司令而来的,能否借一步说话?您放心,属下就几句话说完就走。”

    星语还是非常聪明的,她到底是陆玉森一手养大并培养出来的人,根本不走那些小女人的路,北地一事让她更加谨慎,如今在这官邸,每个人都戴着一张面具,更何况这个梁东呢!

    星语思虑了几秒钟后便道,“行,你往前面那竹林走,那里有水管你就给那些竹子浇水,我马上过来。”

    梁东有些不放心,星语继续道,“我相信你在这官邸不敢肆意妄为,否则你自己都出不去。”

    梁东点头,“好,属下恭候四小姐。”星语回屋后直接去了二楼将自己的手枪检查了一遍,子弹装好,飞镖也带了好几只后才下楼,扫了眼林夕,“林夕,跟我出去一趟,温姑姑,劳烦您给咱们熬一锅绿豆汤,多加点糖,哦,还是少加点糖吧!

    ”

    星语让林夕挎了个竹篮拿了把剪刀跟着她走。

    这林夕本就是个称职的丫鬟,听话照做便是,直到俩人出了东院的大门,林夕才压着声线问道,“四小姐,我们这是干啥去呀?”

    星语的目光指了指那竹林,“去剪些竹子带回家养。”

    林夕恍然大悟的样子,欢欢喜喜跟着星语到了竹林。

    梁东带着草帽弯腰给竹林浇水,只是从帽檐下扫了眼星语和林夕,弯腰道,“给四小姐请安。”

    星语“嗯。”了声,看向林夕,“挑些鲜嫩的剪下来,小心点别伤着手了。”

    林夕‘哎~’了声后没注意梁东,毕竟这官邸这样的男仆杂役实在是多。

    在偌大的竹林里挑拣家养的竹子还是蛮难得,得费点功夫的。

    星语穿了件休闲的拽地长裙,上身外搭了件宽松的棉麻外套,仓鼠斗篷的款式,绣花的浅口布鞋,头发本就简的短,头上戴了顶遮阳的白色帽子,整个人看着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呢!

    星语双臂抱前,站在梁东几步开外,看似在向梁东请教竹子拿回家后如何养的旺盛的常识。

    说到杨迪了就小声,说到竹子就大声。

    星语,“我哥哥怎么样了?”

    梁东,“四小姐,事情紧急,属下时间有限,所以……听了杨司令的消息您可得挺住,否则属下就出不去这官邸大门了。”

    星语紧紧握住手,点头,“你说。”

    梁东,“杨司令,在香港过世了。”

    星语“……”星语无声的看着面前的梁东,她知道这消息是否真假都需要她亲自确认,她如今是陆玉森的人,而杨迪的人和陆玉森都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她不能轻易相信这个人的话,虽然,她也曾经和这个人相处过一

    段时间,知道他人不错对杨迪忠心耿耿。

    星语吸气、呼气,她绝对不能生气,不能悲伤,不然她肚子里的宝贝就会不舒服。

    良久,梁东又道,“司令生前恢复记忆了,但他还是对小姐您念念不忘,他唯一的要求是让我们将他葬在蜀南,他们杨家的祖坟。”

    梁东四下里看了看,大声说了几句竹子的事儿后,又低声道,“可现在唯一能办到此事的人只有四小姐您。”

    西南军如今查的严得很,几道城门根本就进不来。

    杨迪家的祖坟倒是在蜀南城外,如果可以完全不用进城直接在城外葬了就行,可是王绮丽不行,她必须要带着杨迪的骨灰进城,在杨家老宅给他大摆丧宴尔后在修墓碑下葬。

    待梁东说完后,星语才道,“所以,你是受王绮丽所托来找我的?”

    梁东点头,“一半是夫人的意思,另一个也是属下的意思,司令临终前唯一的心愿便是入土为安。”星语已经来不及悲痛了,她四下里看了看,林夕还在认真的寻找着可家养的竹子,不远处倒是偶尔有杂役或者粗使丫鬟和婆子们匆忙而过,或许是四小姐被陆玉森的宠的出了名的缘故吧!下人们没事也不

    敢往她身边凑,只是偷偷瞟一眼后便匆匆离开。

    星语紧紧握住手,试图让指甲扣住掌心才可以让自己更加理智而清醒的面对杨迪已故的事实。

    “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这边怎么联系你?”星语低声道。

    梁东说他们一行人现在带着杨迪的骨灰在城外的一个镇子的旅馆住,距离蜀南城不远,眼下需要星语帮忙周旋,不要让西南军干涉他们办丧事。

    梁东一再表示,他们只是给杨迪办丧事,等杨司令入土为安后他们就离开蜀南,绝不给四小姐添麻烦。

    星语让梁东留下地址和联系方式,她会安排人和他见面的,她自己不能出面。

    梁东离开后没多久,林夕拎着竹篮走了过来,献宝似的高兴道,“四小姐,看看这几株竹子鲜嫩吧!我很厉害吧!”

    星语到底是经历过太多生死的人,所以此刻虽说还算淡定可她整个人还是不好的,眉心紧紧拧着,脸色发白,手心都是汗渍。

    就连面前蹦蹦跳跳的林夕都没注意到,这样的星语吓着了林夕。

    林夕赶紧放下竹篮,小心翼翼道,“四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星语这才猛地回神,看着林夕,良久才道,“林夕,这官邸一共有几道门?”

    “啊?”

    林夕愣了下才道,“前门、后门,然后就是东西门算起来是四道门,可真正让出入的就正门,其他的门平时都是不允许出入的。就像东西门吧~平时是上锁的,但也有门卫把守。”

    林夕掐着手指说完了才道,“四小姐,您这是……”林夕用警惕的眼神盯着星语,怀疑她是不是有逃跑的嫌疑?

    星语摆手,“先回去吧!”语落,她对林夕低声说,“我怀疑刚才那个浇水的不是官邸的人。”

    林夕瞪大了眼睛,“啊?那你怎么不早说?”星语瞪了眼林夕,“小点声,我只是怀疑而已,看着他刚才离开时鬼鬼祟祟的样子才觉得不对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