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97章 陆帅篇149来的人是谁?
    付苓这句话落下后,偌大的地牢里安静的只听得到陆玉森被气的呼气、吸气的声音了,而冯毅的眉心邹的紧的几乎是不敢相信付苓这个时候了还敢在陆玉森的俾睨下说话?

    关键是这个不怕死的女人真的自以为陆玉森不会杀她吗?

    良久,陆玉森便是一声咬牙切齿的怒吼,“你混账。”

    这审罪犯审到这份上还怎么继续审?无论是付苓还是高桐都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这除了给他们俩人一个结果还审什么。

    陆玉森大怒,“来人。”

    身后一瞬间跑步进来好几个人,立正敬礼,“司令。”

    冯毅此刻完全无法控场了,他完全不知道陆玉森此刻要干什么了。

    陆玉森蓦地回头瞪着那些人,“带高桐过来。”很快,高桐被两个士兵搀扶着过来,他在张子遥监控下打了六十大板,起初张子遥没下死手,是高桐自己喊着让张子遥下死手的,这已经打得高桐浑身的皮肉开了花,衣服都没法穿了,此刻他的浑身被军

    医给做了处理后缠着白色绷带,如此软趴趴的跪在地上,几乎没了人样儿。

    这样的高桐,吓得付苓浑身一个得瑟,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跪在她身边的高桐,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为了她真的什么苦什么罪都受得了,可她竟然全都是利用他。

    付苓瞪着大大的星眸看着跪的端端正正的高桐,明显男人的额头冒着虚汗,他浑身都是伤,虽然没伤着筋骨可人真的已经虚脱了。这件事只是在陆玉森这边闹腾,其他的陆家宗亲都是不知晓此事的,就连星语已经怀孕的消息都是道听途说,所以陆玉森不宣布星语怀孕的消息,其他人是不敢多嘴的,毕竟陆家如今太多的家务事没处理

    干净,这个节骨眼上谁都不想招惹陆玉森。

    可这付苓给东方星语下堕胎药的事儿已经被神通广大的锦秋知道了。

    这不,此时的官邸地牢里正在审问并定夺如何处置高桐和付苓呢,锦秋却摇着团扇进了王碧雪的小院子。

    “锦秋姐姐,你怎么来了?还这么早来我这小地儿。”王碧雪扭着手里的锦帕道。

    锦秋甩了下手里的团扇,“好热啊!来雪儿妹妹的院子里凉快些。”

    锦秋语落便坐在了王碧雪院子的秋千上,王碧雪吩咐丫鬟给锦秋上茶。

    之后,王碧雪又让丫鬟端来了冰镇的西瓜和各种时令水果。

    锦秋挥手,示意王碧雪将人遣走。

    王碧雪一个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王碧雪压着声线道,“锦秋姐姐,有什么话就说吧!”

    锦秋抿了口茶道,“付苓被抓起来了,而且关在了府邸的地牢里,司令和夫人亲自审问。”

    王碧雪瞪大了眼睛,浑身一个得瑟,“为什么呀?”

    锦秋压着声线道,“小声点。我可告诉你,听说和那个东方星语怀孕有关……”

    “贱人的速度真快,肯定是个贱货,没事就勾搭司令上床,真没想到堂堂晋军总司令的妹妹竟然是个骚货……”这王碧雪是个急性子又没太多脑子,一口气辱骂星语的恶言恶语打断了锦秋的话。

    锦秋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王碧雪,“闭嘴了~你怎么不听重点了?”

    王碧雪这才闭了嘴,“好吧!我本来就是个废材,你说吧~”

    锦秋摇了摇头道,“同时和付苓一起被抓起来重型伺候的还有高桐高副官。”

    王碧雪眼珠子一转,“难道付苓勾搭了高副官?”

    锦秋翻了个白眼,直接不说话了,只是敛着眉眼抚了抚那茶盅上的几片茶叶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抿着茶水。

    其实,锦秋是个有脑子的人,只是她在这官邸没有志同道合的人罢了。

    否则,她锦秋一定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西南王的四姨太,可惜了她整天要跟王碧雪这样的人为队友,真的感觉跟一头不成器的猪为友,也是一种悲哀啊!王碧雪这人呢现在娘家那边是彻底靠不住了,而她对于娘家的长兄们来说也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她自己也知道自己不够聪明,之前还可以仗着自己年轻漂亮试探着做做梦,可现在就连做梦都不敢了,有时

    候他也觉得这呆着到底在等什么?

    可是你看这官邸,她一个女孩子能去哪里?

    娘家是回不去的,一个被退货的姑娘回了娘家就是娘家长兄和夫人、嫂子们的耻辱,现在听到付苓被抓好像也没太大的幸灾乐祸,所以她只能往东方星语身上扯了。王碧雪当然知道锦秋比她聪明了,可她哪里有她那么神通广大了,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有时候都不如这些个丫鬟婆子们灵活,就是嫉妒谁都是写在明面上的那种,有时候她也想像福付苓和锦秋那样聪明,面

    上一套背地里一套,她也佩服夫人孙文君,即使丈夫不喜欢她,可她有孩子,有权势地位,依然可以弹压住那么多人。

    王碧雪抖动了几下眼睫毛道,“刚才说哪里了?你继续说我这次绝不多嘴了。”

    锦秋这次倒是严肃的很,将付苓伙同高桐给四小姐的汤里下了堕胎汤的事情说得非常仔细,简直就跟她亲眼所见似的有细节。

    王碧雪听完后,狠狠咽了口唾沫道,“那……不该会杀了付苓和高桐吧?这可是残害陆家子嗣的事情,是大罪啊!听说陆家的人最在乎孩子了。”

    锦秋起身,“死不死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叮咛雪儿妹妹最近别多嘴,你这孩子啥都好就是这嘴巴不牢靠。”

    王碧雪双手撑着下巴,“我都自身难保了还多那个嘴干嘛了~”

    锦秋听了王碧雪这句话又停下了脚步,“怎么了?夫人找你谈话了?”

    王碧雪摇头,“还没有,但这也是迟早的事儿啊!”

    锦秋甩了下手里的锦帕道,“别愁眉苦脸的了,这几日估计夫人没时间来劝说你我离开这官邸,所以啊~走一步看一步呗!这老人说的好,车到桥头自然直。”

    东院,星语刚送走了老太太他们,大门口的树后便走出来一个人,是陆玉森官邸家仆的打扮,沉声道,“四小姐,请留步。”星语闻声转身抬眸的瞬间整个人都吃了已经,“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