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89章 陆帅篇141晕倒
    车上就一个司机和副驾驶上的一位随从副官,后排坐的是冯毅和付苓。付苓微微敛了敛眉眼,既然冯毅敢当着前头两个人说出这样的话,那么也就说明那俩人的确是他的心腹了?既然他都敢说,她付苓有什么不敢顶撞他的,不就是她没答应和他在一起么,竟然用如此卑鄙无

    耻的手段逼她,哼。付苓侧脸,那好看而温柔的杏眸微微一挑,再也没了在陆玉森面前的那副温婉柔和,眼眸锋利的盯着冯毅的侧颜,不高不低的声音冷的如那车外的晨风般毫无温度和感情,还带着嘲讽道,“冯秘书,你这样

    诬陷我,我能理解是你在公报私仇吗?我不就是没答应你的追求而已,你又何必如此瑕疵必报了?”果然,付苓的脑子够灵光,小聪明也是蛮厉害,她这样的话轻飘飘的落下,车内死寂般沉寂,特别是前面的两人跟吃了苍蝇般惊恐的相互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眼彼此,关键是他们俩根本不相信他们的老大不

    可能是这样的人吧!

    冯毅可是西南军中的绅士才子,又有着文武双全的能耐,是司令身边的红人,也是军中的楷模是大家崇拜的偶像啊!

    他怎么会做出以权欺压女人的龌龊之事,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曾经是司令名誉上的女人。

    冯毅是个正人君子不假可他也不是个轻易恼怒的人,人又饱读诗书,心胸阔达的很,更何况他的确是喜欢付苓所以才想尽办法在挽救她犯下的错误,可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偏执到如此地步了。

    冯毅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眼神微微暗了暗,缓缓回头,看向付苓,平静的语气缓缓而道,“你确定这么自信?还是说你这是在自负?”既然她非要作死,那么他就让她彻底作死得了,她不喜欢他没关系,可他不舍看着她还那么年轻而如此一头黑走下去,一旦真的被司令查出来那事儿和付苓有干系,而她还拉着高桐那个没脑子的一起将他

    们的事情贾祸于孙文君,不用想陆玉森都是一枪崩了他俩。

    陆玉森本是个眼底不容沙子的人,更何况他俩竟然敢对四小姐和四小姐于司令的孩子动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虽然四小姐如今保住了孩子,可谁敢保证付苓知道她的孩子还在,还会起什么念头来。

    冯毅如此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付苓愣了下,难道不是么?冯毅接着道,“我告诉你,我的确喜欢过你,即使你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我依然喜欢你,我只当你年纪小不懂事,又被感情给冲昏了头脑,要不然我也不会顶着如此大的风险帮你,但是你却错了,你,付

    苓小姐还不值得我冯毅拿自己的人格和前程来押赌注的。”

    付苓彻底零乱了,瞪着圆圆的杏眸更看怪物似的看着冯毅,眼底和所有扭曲的表情都是不可思议。

    在付苓还没完全恢复表情和眼神时,冯毅又平静而低沉道,“因为你还不配。”

    此时,车子也到了火车站,停下。

    副驾驶座的人吓得都不敢朝后可能俩人,只是通过后视镜看着冯毅,“冯长官,到了。”

    冯毅颔首,“你俩先下去,我和付苓小姐说几句话。”

    那俩人答道,“是。”

    随着两声车门被关上的声音落下,狭小的车内就只有冯毅和付苓俩人了。冯毅看都没看风中凌乱的付苓,眼眸盯着前方淡淡道,“回去后不要在想着来蜀南找死了,或许你这一走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如果你不死心再来……我真的不敢保证我还有几个脑袋帮你和高桐那个蠢货了。还有件事顺便告诉你,你和高桐干的好事,眼下,司令和四小姐都还没查到你俩头上,但是我不敢保证这件事还能瞒多久,但是你记住了,有些事情做了那就是做了,没有不透风的墙,除非你没做。司令

    的确对夫人没感情,可他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更何况夫人她很聪慧,她绝不会去做伤害司令的事情,这点,你无法跟她相提并论。”

    付苓毕竟也才二十岁,论聪明和才华,她有,可论见识和真正的能耐,她无法跟冯毅对抗,更何况他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那只能说明一点他肯定是真的查出来什么蛛丝马迹了?

    难道是高桐那蠢货被冯毅的三寸不烂之舌给忽悠的招了?

    那个替死鬼张兴奎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的,从调查张兴奎倒目标锁定他都是付苓策划,高桐一个人执行的,那人是绝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当中还会有个她这么回事的,绝不会,那就只有高桐了。

    付苓狠狠握了握拳头,这些男人真的是没有一个能够靠得住事儿的,可下一瞬,冯毅的话差点让付苓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冯毅瞥了眼双眼赤红,眼底全是恨意的付苓,女人的拳头握的太紧而骨节都在发白。

    “高桐并没背叛你,你放心,只要你就此收手,这事儿一旦被司令知道,高桐会抗下所有后果。”冯毅淡淡道。

    从始到终,冯毅从付苓的身上看不到害怕二字,这让他不放心,这个女人看着弱不禁风,可这内心的承受力太强大了,一般的女孩子如果到这个地步估计都吓得腿发软了吧!

    可这个付苓竟然还只是生气和愠怒?这让冯毅心底更加担心,担心她还没怕,没怕那就是没死心。

    冯毅敛了敛眉眼继续道,“你知道司令放在前朝是什么身份吗?”

    冯毅自问自答道,“他就是这西南的皇帝,这半壁天下他说了算,如今亦是,虽然不叫皇帝了但他却是西南王,而谋害西南王子嗣的罪名是什么懂吗?”

    付苓的眼底终于染上了氤氲,抬眸看着冯毅,可冯毅并没看她,只是余光便已经将付苓的惊慌和害怕尽收眼底。

    “是~是什么……”付苓抖着嘴唇道。

    冯毅微微蹙眉,一字一句道,“满、门、抄、斩。”付苓一听,嘴唇抖得厉害,“不……不要~”她眼前一黑便晕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