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84章 陆帅篇136东院
    某人已经将她拉进怀里,低头那冰凉的唇压了下来,迫不及待的吻住星语的因为吃惊他装醉而微微张着的唇瓣,闷笑道,“今晚这么重要的日子,本帅怎么可以喝个烂醉如泥了,嗯?”

    星语到底是比陆玉森还要清醒,毕竟她半点酒都未沾,她推搡着陆玉森的心口,“你别,我有话跟你说~呜~”

    陆玉森一个旋转将星语腾空抱起朝着那喜庆的床榻而去,“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星语双臂抵在陆玉森的心口,“你应该去看看渝儿。”

    陆玉森气的咬牙,“乳娘带着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做那样子给谁看,我自己的儿子我当然心疼他了,都这个时辰了小家伙早都该睡着了!”

    说起渝儿,陆玉森的眉眼还是很温柔的,他的确很爱渝儿的。

    看着他那么喜欢渝儿,星语不但一点不难受反而那颗不怎么踏实的心一下子便踏实了很多。

    忽而星语抬手抚上男人的俊彦,“那我给你放洗澡水?”

    陆玉森的眼眸灼灼的盯着星语的素颜良久,才低头在她的眉心落了个吻,“已经有人放水了,我自己去洗下就好。”这官邸的洗澡水是引流了附近的温泉水,而东院这边多年没人居住,陆玉森重新打造并收拾的时候可是费了些功夫的,这二楼卧房的洗澡间很大,两个门,一个直通卧房,洗澡房的后门在楼道便于丫鬟、

    婆子进出伺候方便。

    下一瞬,陆玉森有些失落,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了可什么都不能给她就这么冷冷清清的把她娶进门了,可这洞房花烛夜他只能看着抱着什么都不能做,某人一想到这些便更加不爽。

    星语看着男人脸色和表情的不断变化蹙了眉心,“干嘛了你这么闷闷不乐的?人家刚进门你就嫌弃了呀!”陆玉森总是能够被星语的一言一行给逗得所有的怒气和暴怒瞬间全无,男人盯着她星辰般的眼眸看了良久,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好好睡觉,我去洗澡,最好在为夫出来前给我睡着了,免得我忍不住想吃

    了你。”

    星语狠狠瞪着陆玉森,脸颊微红,碎道,“臭流氓~”

    陆玉森在洗浴房里泡了倒是有会儿时间,他是真的想让她睡着,不然担心自己控制不住,他对她本就是没有抵抗力的。

    而星语辗转难眠,她想这付苓回去一说,孙文君和老太太定是要过来要渝儿的吧!

    可事实证明直到第二天清早那边都没来人问孩子的事情,这倒让星语觉得更加好奇了。不管怎么说渝儿是孙文君身上的一块肉,前些日子付苓帮忙看孩子,但是至少孩子在孙文君的主楼也在她的身边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啊!这突然放在别处,别人不闻不问可以理解,可孙文君不闻不问星语就

    觉得不太对劲了吧!

    陆玉森说是要带着星语过去给老太太请安,让奶娘和刘妈他们抱着渝儿先过去,这府邸可大着呢,和北地的欧阳大帅府不差上下。星语曾经虽然在这地方待过将近一年,可那时候全是那种纯粹的前朝留下的古建筑,到处都是那种黑乎乎的木屋亭台和幽深的狭窄巷子,没人找她事儿的时候她就乖乖待在自己被指定的地方,哪里都不敢乱走,如今完全不同了,被陆玉森大刀阔斧给改建的到处都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景象,湖泊、真假山脉、到处都是烟雨楼台的感觉,还修了好几处拱桥,每一个院子都改建成了二层的楼房,但又保持了前朝

    王爷府的那中大气恢宏的风格。

    这一路上星语和陆玉森也没说话,两人只是十指相扣,各自想着心思。

    星语知道这是要去再次拜见这官邸,这西南最有威严和权势的两个女人——陆家的老太后和孙文君。

    星语一路都在忐忑,这官邸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她就是曾经的那个杨梅子,老督军的阴配九姨太?

    当年,孙文君没在这官邸,可她是蜀南的名门望族孙家的女儿又读过那么多书,见过大世面,当然是对她的过去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吧!

    老太太那么爱面子肯定不会将那些老黄历提到桌面上来说道的,这点星语还是心里有数的。

    可任由星语怎么在心底告诉自己,要淡定、要放下过去,她现在是东方星语,杨梅子和她没有关系,可到底是没说服不了自己的。

    今天的天气很好,整座官邸的清晨都是花草的余香和泥土露珠的清新味儿,可星语总是垂眸看着脚尖。

    陆玉森忽然停下了脚步,侧身看着星语,“星语,把头抬起来。”

    星语也是够调皮的,抬头到处看了看,握紧了陆玉森的手低声道,“哎?那个院子还在吗?”陆玉森当然知道这家伙问的是哪个院子了,可那院子虽然对星语来说即使噩梦也算是避难所,可对当时的‘恶棍’少帅陆玉森来说好玩又惊心动魄的刺激,那时候的他总觉得逗着星语很有意思,渐渐地那地方

    竟然成了他烦躁时候爬墙放进去放松的休闲之地了。

    每次看着星语都被吓个半死,某位恶棍少帅就特么觉得好玩儿的不行。

    可如今再被星语提起那地方来,某位人模狗样的堂堂一方司令竟然觉得有那么点点不好意思捏!

    “咳~”

    陆玉森轻咳了声,瞪了眼星语,“好好的问那作甚?尽瞎操心。”

    星语已经看到了某人的别扭和不自然了,便又故作没看见,吐着舌头道,“我想去那个院子里看看~”

    某人声音重重地落下,“拆了。”

    星语再也憋不住那戏虐的笑了,这一刻星语的笑容堪比这满满一院子的繁华幽香的鲜花!

    这样的星语看的陆玉森彻底定住了脚步,只那么静静地看着她,而她却弯着唇角侧脸看着他们俩个人身后的那处院子。那是一座依山傍水的一处院子,红木青砖灰瓦的大门上赫然醒目的两个字“东院”,昨日用鲜花和红丝带装饰的星语并没怎么看清楚,此刻看去,这‘东院’果然和其他院子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