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79章 陆帅篇131狡猾的狐狸
    那贵妇没想到这四小姐竟然如此不好对付,便不高不低的冷哼了声。

    全桌子的人都听到那贵妇的冷哼声了,星语又怎么没听到了,她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眉眼含笑扫了眼一桌的贵妇,看得出来这桌贵人应该都是西南军中的高官的太太了吧!

    每一个年纪都看着要比星语大很多,星语便笑着道,“路上走了好几天,所以就招呼各位嫂子吃个便饭了,大家不必拘泥,随意就好,我不会招呼人的。”

    刚才那贵妇不屑的‘切~’了声嘀咕道,“搞得自己跟司令夫人似的,妾都不如好不~”

    依然是全桌的贵妇人们都听到了那夫人的嘀咕声,而且星语身边站着的温姑姑都听到了,她正要张嘴的时候,星语便再次看向那夫人笑着道,“这位夫人是饭菜不和胃口吗?”

    星语这么一句清清淡淡的话落下,全桌的人尖尖们都惊得愣了下,就连温姑姑都愣了下,而那位嘀咕星语的贵妇也是愣住了。

    星语问完这么一句后眉眼、唇角一直都含着笑意看着那位贵妇,她的眼底看似在温柔的笑着可那皎洁的温柔背后藏着什么东西,所有贵妇也说不上来总觉得这四小姐并非她们所看到的这么温柔可爱吧!

    这简直就是个狡猾的狐狸好吧!

    星语在想,这个女人要么就是丈夫在军中的地位不可一世,要么就是娘家有着深厚的背景,要么……就是她东方星语挡着了于她有关系之人的路了,这是星语的猜测。

    见星语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那贵妇实在有些招架不住星语那笑容了,便还是口气很冲的说了句,“没有了,挺好的。”

    星语完全一副陆玉森的神态,颔首,收回眸光的同时说了句,“那就好。”尔后,她看向所有人女人,“大家自己吃便是。”星语在想、在观察这些女人,坐了好几桌贵妇人,陆玉森安排温姑姑直接带她来这一桌就坐,而且身边这位夫人明显从地位上比刚才那位尖酸刻薄的夫人要高很多,那么也就说身边这位的夫君在军中的地

    位远远比那位夫人的夫君地位要高很多,那么也就是说那位夫人对她有的是其他方面成见而不是因为夫君的地位。

    因为有陆玉森拦着,男人们也没起哄去敬酒给星语,而这边有温姑姑和刘妈来回照顾,这帮太太们也不好劝星语喝酒。星语和各位太太们因为不熟悉而显得不是那么主动和热络,但她也会偶尔和左右两位蛮有身份的太太偶尔说两句话,都是些和饭菜什么有关系的闲散话题,慢慢倒也熟悉了起来,才得知那位住位置上的夫

    人是西南军最高参谋长的夫人,而另一边的这位竟然是曾经和他们一起被迫上了大关山的那位少爷军医姜泽宇的未婚妻,后来大关山出事后姜泽宇下落不明,这未婚妻嫁给了姜泽宇的弟弟姜泽维。

    如此一来,星语便觉得和这位姜太太倒是亲近了很多。

    正在大家都吃喝说笑尽兴之时,外面有人嚷嚷了起来,接着和几位随从士兵一起进来的人便是付苓。

    冯毅看见这一幕的时候蓦地起身走了过去,挡住夫付苓,“付苓小姐,有什么事?”

    付苓瞪了眼冯毅,“劳烦冯长官让开,我找司令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冯毅挑眉,“是吗?我是司令的秘书兼贴身护卫,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跟我先说。”

    付苓不想和冯毅废话,她焦急的挠了挠头,眼睛一红道,“我家里来电话了,我爹娘都病了,我要告假回去。”

    冯毅颔首,“行,我准了,你先收拾东西,我给你安排车子或者专列送你回渝北。”

    反正是他们地盘,来回官道安全又快,每天都有军方的专列在渝北和蜀南两地穿梭,这简单的很。

    付苓搅着手指道,“可我担心渝儿和夫人啊!所以,得和司令交代些事情才行吧!”

    冯毅眯了眯眼眸,“司令现在忙着和几位军长聊些事情,有什么交代的跟我说即可,什么时候启程,定了就告诉我。”

    正在付苓和冯毅纠缠时,有丫鬟抱着渝儿进了院子,远远的就喊道,“付苓小姐,少爷哭的要找苓姨,我们都哄不下他……”

    付苓蹙眉,故作紧张的看了眼冯毅,“那就麻烦冯长官了,我先带渝儿回去了。”

    “慢着。”冯毅这么两个字落下,付苓便看向他,“怎么了冯长官?”

    冯毅看向那丫鬟怀里的渝儿,“既然孩子都抱过来了,那就进去吧!”

    付苓的眼底瞬间染上了喜色可她向来都是一副弱弱的样子,所以这长长的睫毛一低敛便掩藏了太多的情绪。

    下一瞬,冯毅抽走那丫鬟怀里的渝儿,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一口,直接抱着朝星语那边走去。

    渝儿被冯毅塞进了刘妈的怀里给了她一个眼神后便道,“刘妈,渝儿这阵子您就多操心了,这位付苓小姐家中有事要离开官邸。”

    刘妈抱着渝儿欢喜的不行,左右亲了几口,全桌的贵妇人都看着这小家伙笑眯眯的夸赞了起来。

    而付苓已经来不及和星语说话了,而是风中凌乱了,这冯毅怎么会这样?

    那位起初对星语嘲讽的贵妇看着渝儿,妖里妖气的拿着个帕子沾着眼角道,“我表妹可真可怜,这跟着咱们的司令南征北战的年纪轻轻的就落了个病身子,可这渝儿少爷也跟着受罪……”“商夫人,越说越离谱了,这渝儿少爷怎么就受罪了?你今儿个说的话可真是够多的,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了。”星语身边的那位参谋长太太呵斥了一句后,那贵妇极不情愿的闭了嘴,想去抱渝儿被刘妈给

    拒绝了。

    星语起身摸了摸渝儿的手看向刘妈,“乳娘,渝儿手有点冰凉,您抱他去楼上吧!”

    这付苓可完蛋了,没等她想出来更好的挽救法子,星语已经看向脸色发白的付苓,“付苓,出什么事儿了?”冯毅毕恭毕敬的对星语将付苓的话重复了一遍,星语点点头道,“是吗?那赶紧给安排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