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72章 陆帅篇124让他如何做人?
    “你……简直就没诚意。”东方斯辰被陆玉森一句话给堵得愣了下下才说出这么几个字,尔后便道,“你可以不让出水磨盘镇,人我无论如何都要带走,孩子生了就是我们东方家的孩子。”

    东方斯辰撂下这么一句话后拂袖而去,留下风中凌乱的陆玉森慌了神。水磨盘镇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个谁都知道,可是如果非得让他拿出一个水磨盘镇来换娶星语,他当然不会不舍得那块地盘,可问题是如今的西南军才将西南所有的城池统一了,而且他这平白无故提出

    将水磨盘镇割让给晋军,这由头是什么?

    虽然他是西南军的总司令可这西南军也不是他陆玉森一个人说了算的呀!

    他如何跟西南军的将士们和西南的百姓们交代?要是被西南的人知道了他陆玉森拿着一个水磨盘镇如此重要的军事要塞跟晋军交换了星语,这日后星语如何在西南百姓心目中抬起头?

    他们的孩子日后被人怎么看?

    忽而陆玉森抬眸望去,东方斯辰已经走到露台的出口,他便喊了声,“辰帅留步。”

    东方斯辰停住了脚步,但是没有回头,“讲。”

    陆玉森一步一步朝着东方斯辰走近,每走一步都在想一个策略和最合适最切实际的计划。直到走到东方斯辰的身后才顿住脚,声音沉厚而笃定但陆玉森的语气中带着无奈道,“辰帅提出的条件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个更大的想法,不如我们好好合计合计?我想过了,割掉水磨盘镇给你反而会给

    星语和孩子造成各种不必要的麻烦和烦恼,那我觉得不如将西南和你们晋西北合并了,也就是我们两家统一得了。”

    东方斯辰蹭的回头,那犀利的眸子盯上陆玉森那深不见底的眸,“你少忽悠本帅。告诉你,有诚意的话就现在拟定文件盖章画押,人你带走,否则免谈。”陆玉森还不死心的就想和东方斯辰继续纠缠,“你怎么就不相信本帅这人品了?我告诉你,那西南王对我来说就是个屁,你统一了这两地那么就距离你统一整个华夏不远了,你想想华夏最大最具实力的两处

    地方军由你东方斯辰控制着,谁还敢和您争这天下?”

    东方斯辰不屑道,“你怎么就如此好心肠了?我统一了你的西南军,那你呢?难道屈就于本帅魔下当个大将军?”

    “不不不~”

    陆玉森连说三个不字,摆手,一本正经道,“我带着星语离开蜀南、离开华夏,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生儿育女过我们自己的日子,这一直都是我的想法,只是无奈罢了。”

    “哼~”

    东方斯辰冷哼一声道,“陆玉森,十二岁就开始混军营,舞刀弄枪,你这短短几十年都是和金戈铁马打交道的,你带着星语离开华夏,我怎么相信你可以给她一个幸福的生活呢?”陆玉森说的是真心话,反正他早都厌倦这军阀混战的日子了,只是太多的心愿未了罢了,如今,他该做的基本都做了,此次东北一战他也看明白了,他们之间打打杀杀终归是有个结果的,终究是有个人会

    出来将这支离破碎的山河统一了的,丢给东方斯辰他放心,反正谁握着这一方的军权都只是为了让天下苍生平安过日子罢了,终归不要被外敌惦记走就行。

    陆玉森不悦的对视着东方斯辰的眼眸,“这就不劳烦大舅哥操心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陆玉森穷其一生让她和孩子吃饱穿暖的能力还是有的。”

    陆玉森语落,定定的看着东方斯辰的眼睛道,“下去吧!我一会儿就和我的两个左膀右臂先商讨安置一番,让冯毅开始拟定文件,这事儿不能拖延,几日之内搞定即可。但是我也有个条件。”没等东方斯辰问他什么条件,陆玉森也没去理会东方斯辰的反应和吃惊,继续道,“两家合并后我的所有军官必须留有他们的军衔和在西南时候的俸禄标准,两家的军官和士兵你可以跟晋军打乱编制,但是

    其他的就不要折腾了,免得百姓不满而对两边军方管理都造成不妥行为。”

    东方斯辰盯着陆玉森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他想从他的眸底看出点什么的,可他什么都看不到,这个曾经的对手如今已经成了他东方斯辰的妹夫的男人,他突然间有些看不懂他了!

    须臾,东方斯辰挑眉,似笑非笑道,“陆帅此番话可否当真?”

    陆玉森这次是连眉心都没皱一下,“不过半壁江山而已,谁管不都是管。”

    “行,既然陆帅如此说那我也不好推辞,明日我们就召开双方最高军事会议……”

    “不行。我不同意。”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露台的入口传来,接着便是一袭黑色军大氅的星语,苍白着一张脸走了上来。

    “星语?星星……!”

    东方斯辰和陆玉森同时喊了声星语的名字。

    三双眼睛对视片刻,还是陆玉森反应的快,他大步向前进星语拉进怀里,将她身上那肥大的军大氅紧了紧,帽子给她扣在头上,“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走,回房间去。”

    星语甩了下陆玉森的手,看向东方斯辰,“大哥,我不同意你俩的商议,你想想如果是你,你为了大嫂放弃我们晋军所有城池,晋西北的百姓会怎么看你?”“星语,这可是他陆帅自己说的我并没逼迫他这么做,再说了,你扪心自问你就这么跟着他去蜀南,你自己甘心吗?我和母亲甘心吗?母亲为了你吃了那么多苦,你就这么没有任何身份的跟着他陆玉森去蜀

    南,你有替我和母亲想过吗?”星语到底是个成熟的女子,她并没想同龄的女孩子那样说些气话,比如,就当母亲没有生我,就当你们没有找到我,而是,她非常可观的说道,“大哥,你是知道的,我肯定想过你们的感受的,不然也不会

    处心积虑的躲避陆玉森无数次,可现在不一样了,我已经有他的孩子了,你让我怎么办?”见东方斯辰不再说话,星语平缓了下情绪继续说道,“大哥,一切都会好的,先让我将这十个月怀胎的日子熬过去,先让他处理完他要处理的事情,至于名分地位,我不甘心又如何?只要她们不为难我,我会和任何人相处的很愉快的,至于你们俩所说的统一华夏,那真的到了必统一不可的地步,就如陆玉森所说这城池给谁管都是一样的,可你让他为了我一个女人而拱手全都送给你,你让他在陆家、在西南、在华夏、在国际上如何挺直腰杆子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