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70章 陆帅篇122比想象的复杂
    这件事情因为牵扯了杜雪莲所以何鹏凯必须避嫌,那么此事完全交给冯毅去彻查。冯毅将目标锁定在官邸几个人的身上,虽然大家都觉得杜雪莲根本没有暗害星语的动机和可能性,可冯毅还是暗地里也对杜雪莲进行着监视,何鹏凯第一时间感觉到后便装作不知,毕竟这换做是他也会这

    么做的。

    延期三天时间回蜀南,这期间冯毅必须查出个头绪来,不然陆玉森都不敢保证带星语回了蜀南还会不会有别的危险发生。

    既然放出话事情已经查清楚,杜雪莲和小凤都有罪,俩人都被关进东北军的监牢里了,这府邸其人也就放心了。其实,杜雪莲被何鹏凯藏起来了,而小凤被欧阳少帅下令真的关起来了,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她下的药,但是她自己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不是她下的药,毕竟光明正大接触过汤碗的人就杜雪莲和

    小凤俩人。

    这几天星语和陆玉森一直在医院带着,所有关于星语肚子里的孩子是否保住了还是掉了,官邸没人知晓。

    冯毅的调查非常困难,时间太短,又是在异乡,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天的时候终于在几方跟进中有了进展。

    此次调查,冯毅除了研究作战计划外也在亲自盯着某位重点目标人。

    王管家终于有机会出去了,她借着亲自给星语和陆玉森送饭后回官邸的途中,拐进了官邸最近的一个胡同里,在一出普通的旅社门口见了一个人,说话前后不到三分钟后便急匆匆离开,回了官邸。

    冯毅直接尾随那位和王管家接头的男子,进了他在旅社的房间,将人逮了个正着,此人,冯毅绝对叫不上名字,但是自觉确定是他们西南军的人。

    当那士兵看清突然闯入他房间的人是冯毅的时,一个惊诧吓得坐在了地上,瞪着眼睛磕磕绊绊道,“冯、冯长官……”

    就凭这么一句,冯毅百分百确定了此人的身份,便抬起军靴踩着那年轻男子的脚踝,居高临下道,“把你所做作为都告诉本将军,我会替你在司令面前求情的,否则,哼。”那男子年纪看上去和冯毅差不多,但是冯毅首先确定他不是西南军中队长以上军衔的人,那么就是个普通士兵,此人此刻穿的是普通的百姓衣裳,为了不让人认出他,他是做过一番打扮和化妆的,所以将

    才看到他和王管家说话时候的身影,感觉是个老人。

    男人痛苦的看着冯毅,内心挣扎良久,便道,“冯长官,属下不是不交代也不是财迷心窍而是不敢啊冯长官……”

    冯毅微微蹙眉,“为何不敢?有什么苦衷说出来即可,我替你担着。说。”

    那人吓得已经浑身在颤抖了,他怯怯道,“属下想知道四小姐的孩子可否有事?”

    冯毅眯了眯眼眸,脚底下使了点劲儿,“你现在没有资格问我,只有机会回答本将军的问话,否则,别说你这条狗命,就连你的直接长官都不能幸免。”其实到此刻,冯毅还没搞明白此人到底是谁的人?

    或许也有可能是东北军的人,也有可能是其他军队的,但是冯毅的直觉是他们西南军之人的可能性很大,毕竟这人是西南口音,即使冯毅抱着是对手军队的人模仿西南军口音,但也只是侥幸心理。

    那人狠狠吞着口水,“冯长官,属下有罪,属下该死,属下什么都说,恳请冯长官放过我的家人,我一家老小就靠我每个月的军饷钱过日子的……”

    此人看着到不是老实巴交的人,但也不是什么亡命之徒,可这个年纪了还没晋升军衔也只能说明一点,要么能力不行,要么就是他的头儿压制于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后来征兵时候的新兵。

    冯毅蹙眉,“放心,司令英明,此事还不至对你的家人满门抄斩,但是,本将军也要看你的态度了。”冯毅语落,挪开了脚,“说吧!”

    那人连滚带爬的跪在地上,一一交代了自己的名字和哪支部队和他的直接长官。

    如冯毅猜测的一样,是他们西南军中的人,八个月的军旅生涯,也是生活所迫听说西南军再次由陆玉森掌管后的待遇越来越好了,正好那次西南军在他们镇子上征兵的年龄比较宽松,他就报名参军了。

    此人叫张兴奎,说起来和陆正南的母亲张静瑶的娘家有点亲戚但都八竿子打不着,几百年都不往来的亲戚,毕竟张静瑶和张启山他们发达后,和他们这种既穷又没啥能耐的穷亲戚几乎不来往也不认他们。

    可他这次却鬼使神差的就被总司令夫人给利用了。

    “等等。”冯毅打断了张兴奎的述说,“你说你是被总司令夫人给利用了?夫人找过你。”

    冯毅用的是陈述的口气问的这句话。

    张兴奎摇头,“不,不是夫人,是司令官邸的内使参谋高长官~”语落,张兴奎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但也将头垂的更低了。

    冯毅眯了眯眼眸,剑眉微挑,“高桐?”

    张兴奎点头,“是,是高长官找的属下并给属下给的药,包括威胁王管家也是他安排铺的路子。”

    冯毅紧紧握了握拳头,没有将那份不可思议的震惊和气愤表现出来,良久才道,“这件事情还有没有除了你和王管家之外的人参与过?”

    “没了,就属下和那个王婆子见过两次面,今儿是第三次。”张兴奎已经将头磕在了地上,替他的家人求情。

    冯毅点了支烟,这事儿似乎比他想的要复杂太多,冯毅狠狠吸了口烟吐出烟圈,“你起来吧!”

    那张兴奎害怕但也好像没起初那么怕了,从地上爬了起来。

    冯毅盯着张兴奎的眼睛,“从此刻起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子下,而你的家人是否安全也都看你的了。按照你的原计划,你归队吧,我会安排人暗中保护你的。”这事情竟然会把高桐牵扯进来?冯毅始终觉得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