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51章 陆帅篇114星语的智慧
    沈诺尔面对这样的四小姐哑口无言,可她总觉得自己前些日子认识的那个乖巧可人的四小姐似乎和现在的这个四小姐有所不同?

    至于哪里不同,她也说不上来,但就是从那天在他们官邸发生了那事儿起,沈诺尔就觉得这个四小姐根本就不是她起初认识的那个乖乖女四小姐啊!

    既然星语都如此说话了,沈诺尔当然知道星语已经话说的非常明白了,她不帮她,根据她这些日子从王妈哪里得来的那些一知半解的消息来看,这个四小姐还真不简单,她要是想帮她根本不需要说她认不认得杨秀云那个贱人。

    可这眼下沈诺尔能够指望的人也就星语了,指望大帅府的老太太,那她还是不要活了,那老太太可是一爱面子二爱儿子,如果她的儿子坚决不要她了要休了他,那老太婆才不管什么面子里子了,可这星语是谁啊?

    陆司令的心尖宠啊!

    陆玉森此次又是唯一一个总司令亲自带兵援助东北军的军阀,只要星语肯跟陆玉森吹枕边风,那么欧阳少卿绝不会不买陆玉森的人情。

    沈诺尔揪住星语,“四小姐,你答应我,你一定有办法帮我的……”

    星语烦躁,可又不能对这个疯女人生气,可她真的没法子啊!她哪里来的能耐阻止欧阳少卿不休了她呢?

    这沈诺尔为了不让欧阳少卿休了她也是蛮拼的,再次给星语跪下,泪眼婆娑的说到了陆玉森在东北军中的地位和声望,说到了陆玉森和欧阳少卿的交情,总之就是要让星语给陆玉森吹枕边风,让陆玉森替她跟欧阳少卿求情,肯定行。

    星语蹙眉,声音凉凉的说道,“你先起来吧!我可以试一试,但是我告诉你,陆玉森可跟你们想象中的陆玉森不同,他最不喜欢管家务事了,就连他自己的后宅他都懒得过问更何况你们欧阳少帅府的事情了,你跟着欧阳少帅这么多年了,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们那样的男人吗?”

    沈诺尔现在还能装的出起初认识星语时候的那贵妇模样和霸气么?

    她摇了摇头,“我的情况你估计都听说了,我哪里来的机会了解欧阳少卿了~”

    这一刻的沈诺尔简直低到了尘埃里,也让星语觉得这个女人虽然在疯狂指挥人殴打那八姨太时候,她觉得她简直就是个小丑,是个巫婆,活该被那八姨太羞辱,可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这个女人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强大了。

    一个女人十年如一日的守着一个根本不碰她的男人过日子,还能把那架势端的像模像样的,她的心里得多苦了。

    其实在华夏像沈诺尔这样的女人不少,她们是处于新旧时代更替的女人,有的是被家族或者各种原因逼到这种地步的,但也有那么一些是自己执迷不悟,也是没走出去真正领略过什么叫新女性的概念,所以非得把自己画地为牢,毁了自己大好年华。

    这一刻,星语想到了陆玉森官邸的那几个女人,何尝又不是了。

    孙文君难道没读过书?她比谁读的书都多,留过洋,当过记者,可不也是因为一个情字把自己所有的才华都耗在了陆玉森的身上了么!

    好在,孙文君比她沈诺尔要幸运的多,她有儿子,在西南司令府有名正言顺的地位和至高无上的权利,陆玉森虽然不爱她但是两人也算是相敬如宾。

    这沈诺尔和孙文君一比较,孙文君才是真女王,而沈诺尔只不过是个披着女王华服的可怜虫罢了。

    星语低叹一声将沈诺尔扶起来,“你也不要这样为难我,你先起来,这不陆玉森和你们的少帅都不还在前线打仗了么,你也不要太急,等他们回来后再从长计议这件事,现在你还是不要让你们家少帅知道此事的好,免得他分心,战场上枪子可是不张眼睛的。”

    星语觉得沈诺尔倒不是那么激动了,便慢悠悠道,“我倒是建议你选个日子带些礼品去杨家一趟,哪怕是被赶出来呢,你也是去了呀!你觉得呢?”

    沈诺尔愣愣的看着星语,良久才道,“那,行吗?”

    星语拍了拍沈诺尔的手背道,“你是明媒正娶的欧阳少帅夫人,按照老祖宗的规矩这天下的正宫娘娘都有收拾教训小妾的权利,貌似华夏的家家户户都一样,所以,你这正室夫人去了,那也就说明你给八姨太低头了,不是我说你,你去求你们家八姨太比在这里求我管用多了。当然,我提醒你,据我所知杨家的孩子们都特别的团结,而八姨太的兄长有多,你难免要被刁难,那到时候就看你自己的了。”

    送走了沈诺尔后,小凤偷偷问星语,“小姐,您说我们夫人会去杨家吗?”

    星语想了想,“如果是你,你会去吗?”

    小凤想了想,摇头,“小姐,您这个如果不成立啊,我又不是我们家夫人。”

    星语其实比这小凤只大了两岁都不到的样子,可她觉得这丫头实在是呆萌又心眼直,为人耿直,星语觉得就喜欢她这种丫头,便敲了下小凤的头,“我说的如果。”

    小凤想了想,“还是想不出来我会成为我们家的少帅夫人的呀?”

    星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去给我把房间打扫一遍。”简直是气死星语了,和这死丫头说话真费劲。

    小凤这些日子在陆玉森的官邸是跟那几个副官学的油里油气的,举手对着星语一个不伦不类的敬礼姿势,“是。小姐!”

    果不然,沈诺尔第二天就去了杨府,听说被杨秀云的两个哥哥一顿羞辱后将东西给扔了出去。

    好在自此之后沈诺尔再也没来找过星语了,也没再打电话叫星语过去打牌了,可北地大帅府的老太太倒是给星语来了电话说是邀请她到大帅府吃饭喝茶摸牌解解闷儿的。

    星语简直烦死跟那些女人一起打牌,听她们嗑瓜子,说东家小妾,西家偷情的无聊事情了。

    可这大帅府的老夫人请她,星语觉得不去是说不过去的,便应下了老夫人,说是她按时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