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50章 陆帅篇113不是妻也不是妾如何帮你?
    第550章陆帅篇113不是妻也不是妾如何帮你?

    接下来这些天,星语也不用再去欧阳少帅的官邸了,便也落个自在。

    只是这些天一来战区和张子遥那边的消息都不是很好,可星语倒也没慌,她相信局势都会有所好转的。

    听王妈和小凤念叨欧阳帅府和东北军的大帅府这些日子也是不太平,那八姨太杨秀云倒是抢救了过来,但是伤的挺重,一时半会儿是下不了地的,而杨家直接闹去了大帅府,这下可好,惊动了东北军大帅夫人,欧阳少帅的母亲,这事儿沈诺尔果然是玩大了。

    如今的沈家可不是从前的沈家了,杨家才不要怕了他们沈家,再说了那沈诺尔根本不受少帅的宠爱,除了一个少帅夫人的位置外根本什么都不是,就是仗着娘家的势力一直嚣张压制着那几个姨太太。

    之前,因为东北军每年都有沈家给大批大批的军需物资的费用,而沈家呢靠着欧阳家的庇护发了不少国难财,这几年沈家发现国内实在是不好做了,所以欧阳少帅和沈诺尔的这场军商联姻的婚姻里是没有任何感情的,特别是那欧阳少帅对沈诺尔是半点感情没有,反而是讨厌至极。

    说起这个听说那就复杂了,当然其中有个章小倩,这三人也是一场凄楚的爱情悲剧,这里暂且先不说他们三人是事情。

    这几年不是沈家开始将生意往国外转移了么,沈家在国内,特别是东北的生意几乎处于放弃的地步了,所以,这欧阳少帅便对沈诺尔更加不当那么回事了,可沈诺尔不一样啊!

    她沈诺尔的大把年华已经逝去了又没个子嗣,可这夫人的位置得有吧!不然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这次,杨家要是不去大帅府闹腾,估计欧阳老夫人根本被蒙在鼓里头,这沈诺尔倒是对大帅府的保密工作做的挺好,可最终还是被老夫人知道了。

    这老夫人出面,杨家当然是要给老夫人面子的,可杨秀云兄长颇多,而且他们杨家可不同,不管是正室、妾室生的孩子都很团结,女孩子更加宝贝了,不然这杨秀云也不会嚣张到在沈诺尔的手里栽了个大跟头的。

    听说人家杨秀云可是杨家的宝贝明珠来着,是因为少帅缠着人家丫头要娶的,这不,杨家兄长给了老夫人面子,看在少帅带兵打仗保家卫国的份上,暂且不在少帅府闹事儿,可人家要将杨秀云带回家养伤照顾,等少帅回来后亲自上杨家将杨秀云接回少帅府。

    眼下东北一直打仗,人心惶惶的,老夫人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让杨家兄长将那八姨太给接了回去,免得这大帅府和少帅府都乌烟瘴气的。

    杨秀云可不是个善茬儿,她发誓这次好了要让那沈诺尔生不如死,她杨秀云要是不能让欧阳少卿休了她沈诺尔,她就不是杨秀云。

    这事儿,看似暂时平息了,可沈诺尔也的确是怕了,这贱人本就正在受宠,万一少帅回来后听那贱人添油加醋一番,来个冲冠一怒为红颜,那她不会被少帅给杀了也得休了,如此一想,沈诺尔真的怕极了。

    这天,星语正在房间练字,小凤来报说是沈诺尔来了,要见四小姐。

    星语之前初来乍到还真以为这沈诺尔和欧阳少帅就如他们在人面前表现的那般恩爱了,可通过沈诺尔收拾杨秀云一事后,星语也算是真的认识了沈诺尔,也让她觉得女人真是可悲、可怜、可气!

    星语这些日子也听小凤说了些他们欧阳府邸的一些事情,再加上她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她真的想不明白一个女人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耗费大把的好年华,难道那地位和权利,锦衣玉食真的就那么好吗?

    其实呢沈诺尔也不全是为了权利和地位,也不是为了锦衣玉食的好日子,只是在她最年轻的时候真的是打心里喜欢、崇拜并偷偷爱着那个男人的。

    只是她知道一个真相,一个她沈诺尔纵是生在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家庭里,可她依然无法改变的一个事实,那就是欧阳少卿少帅不爱她。

    星语想了想还是去见了沈诺尔,她不是一个拜高踩低之人,但她也不是个见死不救之人,当然她也并不是个不记仇的人。

    她更没有那种寄人篱下的自卑感,虽然说他们住的这官邸是欧阳少帅给安排的,可他们要不是为了帮助他们东北军的话,请她来住这北地她也不愿意来的不是么!

    所以,星语还是那个看似乖巧的四小姐,得体的服饰和发型,姗姗而来。

    “四小姐!”沈诺尔是等了一阵子后星语才来的。

    星语一是换了套衣服,另一个她是故意让她等她一阵子的。

    星语赶紧摆手,“欧阳夫人赶紧坐着,让您久等了。”

    沈诺尔这次可是来求人的,再者前些日子那么一闹腾她哪里还能在星语面前装的下去了,便打算先给星语道歉。

    这沈诺尔一言不合便给星语‘噗通’跪下了。

    星语赶紧拉沈诺尔,“夫人您这是做什么了,赶紧起来说话,您这好端端的跪我作甚了?您可真是折煞我了。”

    沈诺尔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摇头,要星语原谅她还要星语帮帮她。

    星语蹙眉道,“我本来就没生您的气,何来的原谅不原谅的,你那天是气糊涂了我是清醒的,所以不存在我生你气,你赶紧起来吧!”

    沈诺尔一听星语如此说便也信了,可下一瞬她却说要星语帮她劝劝杨秀云那个贱人,让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她不要挑唆少帅休了她。

    这样的沈诺尔让星语觉得她既可怜又可恨,星语将沈诺尔扶起来,握住她的手道,“夫人,我和你们的八姨太根本就八竿子打不着,还没和您亲呢,再说了我既不是陆玉森的妾也不是他的妻,顶多也就是他的一个女人罢了,我何德何能让你们东北军少帅的八姨太听我的?”

    星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的合情合理但有不卑不亢,还如此巧妙的将那日在欧阳帅府沈诺尔和那些个太太们辱骂她的话奉还给了沈诺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