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43章 陆帅篇106人心隔肚皮
    拍完照,陆玉森让随从护卫速度护送星语回北地市区的官邸,他这边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布局。

    星语在想,这或许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吧!

    她想着多墨迹一会儿就能和他在一起多呆一会儿,可陆玉森是那么的干错利落,非得让她速度回城。

    有时候星语都在想,他真的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在乎她吗?

    可星语不知道的是,陆玉森将这场战争看的比生命都重要,能否早一日胜利,能否尽快凯旋而归于她在一起,完全取决于他这个指挥者的每一个细节和布署。

    官邸的随从护卫们将车子开到兵营的校场边上,候着星语上车。

    所有清一色的大老爷们都看着星语和陆玉森,想着俩人肯定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吻别一番吧!

    然而,俩个人相互看着彼此,良久,其实也只是须臾,陆玉森沉声道,“走吧!”

    星语上前主动给了陆玉森一个拥抱,“平安归来!”

    陆玉森颔首,“一定。等着做最美的新娘!”

    星语弯了弯唇角,“好!”

    星语一个好字落下,便氤氲了眼,她潇洒转身,一步一步朝着车子而去。

    北风呼呼的吹起了她身上的斗篷,像是一艘远行的红色的帆!

    从陆玉森的怀抱到校场的出口,从校场出口到那几台车子,本就是很短很短的一段路程,竟被星语一步一步的走了那么久!

    从军营到官邸的近四个小时,星语一直都是闭目养神,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所有的一切必须随着这场战事的结束而做个决绝的了解。

    杨迪被王绮丽带着去香港治病,而蜀北还是晋军地盘,前几日陆玉森说查清楚了兰妮尔的身份,是日本特工。

    前几年日本在晋城安插的所有特工,都因为伍月儿那一颗棋子的失败而满盘皆输,被日本军方全部放弃了那一条线上的特工。

    他们为了对付华夏国的几大军方力量强大的军阀,没少费功夫,兰妮尔是安插在晋军女子特战对的一名备用人员,她比伍月尔进女子特种队还要早。

    兰妮尔比伍月儿老道几倍都不至,毕竟伍月儿是后来才暗地培养的,而兰妮尔本就是在他们国家训练好几年后才送到华夏来的,无论从功力还是能力、演技等等完全符合一个特工头目的水准了,可她在晋军的女子特种队里却一直都表现的能力平平,乖巧憨厚呆萌,所以谁都没将她当做竞争对手。

    而星语在榆县的时候向大哥要几个配合她的人到自己身边,东方斯辰第一个就找到了晋军女子特种队,队长给他推选了兰妮尔。

    因为兰妮尔太像个老实巴交的丫鬟了。

    星语带着兰妮尔的目的是想让她帮助她,促使和平解决蜀南问题,而兰妮尔的目的可和她完全不同,她的任务是第一个要利用陆玉森和杨迪的仇恨来挑拨俩人的关系,故而先掌控了杨迪,其次才准备收拾陆玉森和东方斯辰的。

    可没想到杨迪出事了,那这个棋子暂时废掉,兰妮尔利用一切可利用机会在北地布局打算刺杀陆玉森,事成后嫁祸于杨迪的属下或者王绮丽,可没想到她的所有超常人的技能在陆玉森面前全都是镜中花而已。

    兰妮尔被陆玉森交给欧阳少帅处理,欧阳少帅也是个狠戾的角色,他身为东北军少帅最痛恨日本了,直接将兰妮尔那条线上的特工全部废掉。

    星语由于兰妮尔事件后变得非常谨慎而心思和行事方式更为缜密了,她怎么也是个带过兵打过仗的女子,竟然对身边窝藏如此大的一个隐患都没发现一丁点?

    可见人心隔肚皮到底有多可怕了!

    或许因为受兰妮尔的影响吧!再者也让星语想到了哥哥那边之前的那个伍月儿,想想她忽然觉得出现在她视线中的女子都有问题了,特别是接近陆玉森的女人,星语现在不觉得那些女人是因为陆玉森的权势和皮囊而接近他了,反而觉得一张张精致的面孔都是一张张天使的面具。

    星语现在脑子里全是付苓,她绞尽脑汁的去想和付苓短暂的两次见面,还有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想找找看付苓是否有什么破绽?

    可她又觉得付苓似乎什么都没有?

    忽然间,星语猛地睁开眼睛,蹭的坐直了身体,她的这个举动吓了副驾驶室的顾阿九一大跳!

    “四小姐,您怎么了?”顾阿九回头问道。

    星语自知自己一惊一咋的吓着顾阿九和司机了,便尴笑了下道,“没事。突然想到了件事儿。”

    顾阿九是个非常称职的随从护卫,能够留在陆玉森官邸的副官都是跟随他多年的人,而且每一个都是被那老狐狸将人家祖宗八代都调查过的人。

    在用人这点上,军界没几个人可以比得上陆玉森,他是那种‘疑人绝对不用,用人绝对不疑’的人。

    星语在想,陆玉森在大东北打仗保家卫国,而西南全部由张子遥全权统管,这或许有他的想法,可星语觉得张子遥绝对顾不上陆玉森的后宅,更何况他更加估计不上那些女人吧!

    那,如果付苓有什么问题或者私心,渝儿现在由她照管着,孙文君身体不方便,陆玉森有那么信任她,万一,她对渝儿不利呢?

    渝儿,可是陆玉森唯一的孩子啊!

    忽而,星语拢了拢身上的斗篷,不行,她得替他做点什么了,有些事情不能等悲剧发生了再忏悔根本无济于事。

    星语离开北地的司令官邸那是不可能的,她也不想给那些人增添麻烦,好在欧阳少帅夫人和个姨太太每天都有牌局和宴请,招待的都是各地友军的长官的太太、夫人,这倒是给星语提供了行动的方便之处。

    星语这些日子除了看报纸听广播关注北部战况外,几乎每天都是欧阳帅府的座上宾,这也是欧阳少帅夫人的能耐,丈夫和这些个夫人、太太们的男人在打仗,她必须安抚、伺候好这些女眷才成。

    这日,星语听完广播后提前两个小时出门,王管家当然知道这星语小姐每天都去她家少夫人的官邸打牌,当然放心的很。

    车子离开官邸后直接拐进了另一个胡同,换了辆车子,星语问阿九,“都安排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