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40章 陆帅篇103精明的VS机智的
    第540章陆帅篇103精明的vs机智的

    星语不明白付苓为什么要将她写给陆玉森的信装进她的信封里面?是忘记了,还是她拿的时候不知道了?

    或者,是她故意的?

    后者的猜想让星语蹙了眉心,她不想做个事事都要精于算计和猜测的人,那样子实在是太累了,可付苓这信实在是太让她觉得匪夷所思了。

    虽然付苓给陆玉森的信中没有任何的暧昧或者爱呀、思念之内的暗示,但是,星语还是从中看出来了那种颇有女儿家心思的东西。

    星语并不是偷看了陆玉森的信,而是她先打开的是付苓写给陆玉森的那封信,她开头的称呼吓了星语一大跳,是这样称呼的‘司令,近来可好?’

    星语以为付苓写错了,就顺着看下去了,读着读着才觉得不对劲,感觉这真的是写给陆玉森的而不是给她的。

    可是星语已经看了一半了,干脆便看完了全部。

    这个‘阴差阳错’的举动让星语想到了那次付苓和冯毅来找她那次,她给陆玉森写了封信捎回去,可陆玉森说的那句话,她确定自己没写,这就让她现在更加确定了自己当时的猜想。

    她捎给陆玉森的信有人打开过,并且动过她的内容,说不定全部看了都有可能。

    虽然星语写给陆玉森的信中没涉及到什么家国天下的大秘密,可偷看并篡改他人私信本就是件很严重的事情,这倒让星语下定决心下次见到冯毅后要提及一下那次让他和付苓带信给陆玉森的事情了。

    忽然间,星语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打蜀南府邸的电话告诉付苓,信和照片她都收到了,可是信封里头有封付苓写个陆玉森的信,是不是她装的时候没看见拿错了,如果是的话,是要她帮忙转交给司令呢,还是给付苓重新邮寄回去呢?

    如此,星语主要是想从付苓在电话中的反应和口气来判断,她是故意还是不知情?再者,星语还是想搞清楚上次她让付苓和冯毅带回去的信到底是他俩谁动了手脚,这很重要,毕竟都是在陆玉森身边的人,既然有心动她写给陆玉森的信,那么也就有可能动别的事情,这样的人待在陆玉森的身边很危险。

    如果是付苓动了手脚,那么她只是女儿家的心思,星语觉得问题也不会很严重,毕竟她第一次见那几个女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付苓是发自内心喜欢陆玉森的。

    可星语怕就怕,除了儿女情长之外的事情,毕竟如今的世态风云变幻难以捉摸,陆玉森身边的人绝对不能出问题。

    电话打通后,付苓听了星语的话,尴笑道,“呃~多亏没写什么别的东西不然被我们的二夫人看见了可要吃醋的哦!”

    星语对着房顶翻了个大白眼,“你说什么了?谁是你们的二夫人了?”

    付苓故意笑道,“当然是夫人和老太太说的了,难道你不知道?”

    星语也故作尴笑道,“什么二夫人了,你就叫我星语好了,我比较喜欢听你叫我名字。”

    付苓道,“我可不敢再叫你名字了,此一时彼一时了,听说这二夫人可是司令的意思哦!”

    星语蹙眉,“当真是司令的意思?”

    付苓道,“当然了,我听老太太和夫人说的啊!说是司令在家书中说的,你和夫人平起平坐,你是二夫人。”

    星语在心底诅咒了陆玉森一番后,道,“好了,现在不讨论这个问题,回到你的信上来,你给司令的信我是给你邮寄回去?还是转交给司令?”

    付苓慎怪道,“别劳那什子了,你转交下好了,不过,你真没吃醋?”

    星语故作傻笑,“你写的都是励志、鼓励他的话,我吃哪门子醋了?你也知道我读书不多的,你那么好的文采,我好多字都不认得好不。”

    付苓笑笑道,“那好吧!是我想多了……”

    俩人客套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听说东北最近因为各个地方来支援的友军都退回了战场休战练兵,而外寇再次卷土而来,这本就是各家军中的最高长官想到的,所以,大家再次拉着队伍上阵,星语这下急了,这想见陆玉森一面实在是遥遥无期了,他去了战场谁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

    这天听了陆玉森来电,说是第二天下午部队就要开拔去前线了,星语说是要去军营看他送他,顺便有非常重要的东西交给他的。

    星语确实是想陆玉森了,毕竟这么久了,两人才见过三次面,而那色胚每次急吼吼回来貌似只是为了干那事儿似的,完了就抱着她呼呼大睡,醒了就走人。

    星语有天早上窝在陆玉森的怀里故意说,“你看看你,搞得比欧阳少帅都上心,差不多就行了,这大头还得东北军自己上才对的。”

    某女就被陆大司令给狠狠上了一堂爱国课程,陆玉森到最后长长的手指点在星语的额头道,“你这孩子以后可不许说这样的话,这看似是东北军自己的事儿,可这实际上就是全华夏人的事儿,懂吗?这外寇一旦破了东北线,我们所有人都得遭殃……”

    最后的最后,星语实在装不下去了只好道,“知道了,人家哪里有那么差的觉悟了,人家就是故意说说而已了,你还真是……呜呜!”

    实际上星语最懂得陆玉森有多么惜自己的命和他人的命了,他当然想让华夏一片安宁了。

    陆玉森起初是不许星语来军营看她的,他们第二天要开拔了,他还是担心路上不安全,可星语死活要过去,陆玉森当然也是想她到发疯,便准了。

    从北地市区到西南军的军营需要四个小时的车程,还要确保路上没有任何状况,还要全部走官道才行。

    三辆军车十二个随从护送星语前往西南军营,这路上除了下了点雨外,倒是安全,四个小时准时递到军营。

    陆玉森大会开完后在书房开了长官们的会议,星语到达后,他们的会议刚好结束几个大老爷们在抽烟聊天。

    冯毅带着星语进来,所有军官都起身和星语打了招呼后,暧昧的看看他们的司令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