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39章 陆帅篇102付苓来信
    小凤说对方没说她也不敢问,星语笑了笑便去接通了电话,这刚喂了声,对方就自报了家门,“是星语妹妹吗?我是孙文君。”

    这星语真的不知道如何接孙文君的话了,让她跟其他女人一样叫孙文君一声大姐,她打死都叫不出口的,真的,一旦那声大姐叫了,那么她也就在孙文君面前认了这个小妾的身份了,她不,她从没打算跟着陆玉森回蜀南,回他的西南王官邸。

    如今的蜀南司令府邸是曾经的督军府改建的,可也是督军府,有太多关于她的过去,有太多人认得她是谁,她更加不想和那么多女人玩心计,她相信她可以说服陆玉森的。

    星语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虽然她没见过孙文君,但是她可以相信得到,那是个非常智慧又勇敢阔达的女人吧!

    星语弯了弯嘴角,就和她平时和人面对面说话一样,道:“夫人您好!我是东方星语。”

    孙文君果真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她半点都没流露出陆玉森在外面和星语在一起的嫉妒和不满,平静的声线中带着笑意道,“刚才打电话给司令了,那边说他在校场检阅三军忙得很,这不就打到官邸找你了,不叨扰你吧?”

    孙文君对星语可是客气的很,无论如何星语是晋军总司令的妹妹,是陆玉森心尖上的女人,她可不要得罪了这小妮子。

    但是呢,孙文君可是要将她西南王府女主人的位置端住了才行,分寸她自然拿捏得当,虽然这陆玉森的司令府邸的几个女人之家斗不起来,可孙文君也担心啊!

    谁知道这以后是个什么样子了,司令此次从东北定会把那个四小姐带回来的,到那时候,这两个估计也要动作起来了吧!

    如今的陆玉森可是西南王了,没有人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陆玉森那样的男人,只是太多人没有机会罢了!

    如今,王碧雪和锦秋俩留下来了,那还不挤破了头才怪。

    还有那个付苓,说的是在渝北的时候就和司令没有那名义上的关系了,可她如今在司令府邸看似给她帮看孩子,实际上呢!付苓心里怎么想的,孙文君还真猜不出来。

    付苓看似不多事不挑事儿,可她的心思非常细腻又缜密,她的细心和周到有时候让孙文君觉得头疼,就那种你想给她发点脾气可都无论如何找不出突破口的那种,因为她面面俱到,什么都做的很好。

    现在孙文君身体又不好,当她首次听到陆玉森和东方星语在一起的消息时,倒是心安静的如一潭死水,可她又特别担心自己儿子的未来,这陆玉森要是和东方星语有了儿子,那么她的儿子怎么办?

    星语笑道,“不叨扰的,我就一个闲人,没事的,夫人您有什么话就说吧!”

    星语的声音拉回了孙文君的思绪,她根本不用练台词的,她都酝酿思索好几天了,所有可能要发生的一切好的不好的她都已经想好了才打这个电话的。

    孙文君说,“是有点事儿跟你和司令商量的,可听军营那边说司令这几日忙的分身乏术,那我就只能和你商量了。”

    星语抿了抿唇,“好,那夫人您说吧!我如数转告司令。”

    孙文君说,“老太太让我问问你和司令,你们俩什么时候回蜀南办婚礼?要办新式婚礼还是咱们的旧式婚礼?不过我倒是建议你们俩办个中西合璧的婚礼,你觉得了?”

    星语安静的听完孙文君的问话后心里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不过她还是平静道,“这个暂时先不考虑,司令如今忙的走不开,这东北的仗要打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所以,婚礼就先不提上日程了,麻烦夫人替我谢过老太太。”

    提起那孙家的老太太星语还是心有余悸的,当年她可是差点被那老太婆和张静瑶给烧死。

    如今她到底还是和老太婆的孙子在一起了,估计那老太婆恨不得她死于非命了吧!免得她和陆玉森回去蜀南办婚礼丢了他们陆家的脸,毕竟她当年可是老太婆和张静瑶花了一根小黄鱼买给老督军做阴婚妻的,无论如何,老太太不会让人知道这个前因后果的吧!

    当然了,星语压根就没打算回蜀南去。

    听星语如此说,孙文君倒也是没见过星语,从那几个嘴里得知的话没有任何的真实性可考量,付苓倒是说的比较客观,可孙文君觉得付苓还是有所保留,老太太对星语的影响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个黄毛丫头,如今她可是晋军总司令的妹妹,是东方家族的大小姐,那能一样嘛!

    孙文君想了想道,“那不行,这仗要打,可你和司令的婚礼是我们陆家和东方两家的大事情,无论如何这婚礼可要大办的。”

    星语微微蹙眉,“那,等东北这边的战事结束了看司令怎么说,到时候再商议也不迟,现在我也没想过这个事儿,所以也说不上来个所以然。”

    这孙文君是铁了心的要星语关于她和陆玉森的婚礼一事表个态不可了,孙文君故作生气的略带怒意道,“你这不想可不成,司令打仗忙,你可得上心,这可不是小事情……”

    星语只好答应道,“嗯,那我想好了再告知您好吧!”

    孙文君这才算完,尔后两人客套了一番,星语才想起孙文君中枪的事儿,便叮咛关心了几句挂了电话。

    看来星语的想法是非常正确的,这蜀南她绝对是不能去的。

    这星语刚挂了孙文君的电话,外面便有副官问小凤星语小姐在不在有她的信。

    星语烦躁的蹙眉,她住在陆玉森的临时官邸才多久,这信都送来了,这谁的消息这么快了?

    邮戳和地址依然是蜀南的司令官邸,看着信封上俊秀的字迹,应该是个女子的笔迹,星语打开,先看了信的署名,是付苓。

    可这倒是怪了,里面怎么会有两封信?一封是给星语的,简单的一页纸,另一封竟然是给陆玉森的,密密麻麻两页纸,里面还有付苓抱着渝儿的照片,付苓和孙文君抱着渝儿的照片,老太太和渝儿的,最后一张是陆玉森抱着渝儿身后站着孙文君的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