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28章 陆帅篇91杀手
    星语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对冯毅说话的态度也不那么好了,“那他都受伤了你还拉着他到处乱跑,你可真是称职的很呢~”

    可星语完全没发现冯毅眼底奸诈而‘恶毒’的坏笑,还有已经走了好远的某人也竖着耳朵听她在‘教训’冯毅而不由的掀起了唇角!

    冯毅故作比星语还要凶狠的瞪了她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废话,赶紧跟我走。”

    星语手里还端着药盘儿呢!就这样被冯毅拽着走,一直跟着陆玉森,可也不知道去哪里。

    星语着急道,“你放开我,我又不跑,你赶紧去看看他别让他胡乱走动了,这里到处都是伤员,带他到医务室来。”

    可陆玉森总之还是生着星语的气,而且气的不轻,之所以此次来东北都不找她也没名人去看过她,他就是要将她晾着,也是想给自己一次机会试试看到底没了东方星语他陆玉森会不会死。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也没有谁真的没了那个人而会死、会活不下去,只是,当你没了那个人,你会活成行尸走肉,你会活的不好,活的不开心!

    而陆玉森早已经把自己活成了行尸走肉,可她却依旧是那么的青春活力,活的好好的!

    或许,她真的不需要他,亦如他在信中所说的那样,他会带给她无限放大的恐惧和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如若他真的想让她好好的活着面对这个世界,那么希望他去做对他的西南子民、对华夏国有意义的事情,或许,她会记住他一辈子的好!

    陆玉森迈着极其快的步伐走着,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走在什么地方,脚下那条石子路的尽头是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冯毅看着陆玉森那么仓皇失措的脚步往前暴走,便顿住了脚步,夺下星语手里的盘子,这次他不在捉弄于她,倒是严肃而神情凝重的带着某种恳求道,“你跟着他,我去跟你们领导请假,他最近特别的不正常,你就主动一次不会掉了你东方家四小姐身价的。”

    星语被冯毅的话刺的心狠狠的抽疼了下,尔后她提起步子朝着陆玉森的背影赶了去。

    “等等。”冯毅喊道。

    星语回头,“又怎么了?”

    冯毅上前,“白大褂脱掉,这样在大街上会被人围观的。”

    星语这才觉得自己每次慌乱、失态都是因为他!

    星语将白大褂和帽子都扔给冯毅,身上只穿了件白色衬衫,咖色格子背带裤,平底的黑色皮鞋,头发已经剪成了齐耳的短发。

    这样的星语,没有任何胭脂粉末的修饰就已经让冯毅都震惊了那么一瞬间,这样的女子真的不适合在蜀南的司令府邸里和那么多没头没脑的女人斗心眼儿,她真的需要更好的天地才配的上如此简单善良、勇敢的她!

    见冯毅如此看着自己,星语不停的眨巴眼睫毛,“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冯毅摇头,“没了,去吧!好好说话,别再惹司令生气了,嗯?”

    星语点头,“哦!”

    星语顺着刚才陆玉森出了教会医院大门的方向一路小跑,可是人了?

    如今东北和外寇打仗全世界都知道,所以没事的情况下老百姓们都不怎么出门,即使这北地市区再怎么安全,街上的行人也不是很多,不过今日也是奇怪了,自从欧阳大帅发表了讲话,东北军在各路友军的支持和援助下已经将外寇赶出了东北线后,街上就开始恢复了繁华热闹的景象,今儿个天气又格外的好,有人在街上吹拉弹奏,还有人在放鞭炮庆祝胜利!

    星语一直都在医院做护士,基本没一个人上过街,这一出来就发现人好多,可是陆玉森哪里去了?

    她也就是脱下衣服给冯毅,然后和他说了两句话的功夫啊!

    人了?

    麻烦了,冯毅说他伤的不轻呢,可是这人带着伤能去哪里?

    此处是从他们医院出来的第一个十字路口,星语不敢确定陆玉森朝着哪里走了,只好站在原地一点一点的在人群中找。

    那人的身影实在是太熟悉了,即使万千人站在此处,她相信陆玉森绝对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个,她一定会一眼在人群中看见他的,即使他今日穿的是西装风衣,她也一样能第一眼就看见他的!

    此时,隐匿在暗处的几个黑衣人互相比划着手指,他们的眼神盯着那棵大树下的某个黑影,示意将影子引到不远处的深港里在动手,否则如此热闹的地方一旦刺杀陆玉森失败他们自己都无法全身而退。

    陆玉森早已经发现了有人跟踪他,情急之下甩掉了星语,此时正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抽烟。

    陆玉森此次助东北军取得大捷,欧阳大帅送了他一枚从西洋才带回来的为数不多的一块腕表,此表不但价值连城关键是它的镜面可以作为反射镜用,这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不但方便看时间还有非常大的侦查敌情的用处。

    此时陆玉森就是在用抬手抽烟的瞬间将周围的敌情和星语的处境看的一清二楚。

    星语有着不可多得的睿智头脑,正因为她这个特点,陆玉森相信她找不到他的时候只会慌乱几秒钟,几秒钟之后一定会和他有所感应,她不会像其他女孩子那样站在街头双手笼嘴喊‘陆玉森你在哪里’这几个字的。

    但是眼下情况特殊,陆玉森还是担心星语万一喊他的名字怎么办?

    一旦她喊了‘陆玉森’三个字,那就成了那几个人手里的人质了。

    陆玉森慢悠悠的抽着烟,他不停的通过手表的反射来观察星语和那几个黑衣杀手的动静,也在赌,星语不会喊他的名字,千万不敢喊啊丫头!

    突然,陆玉森在他的腕表反光镜里看到了一张面孔,那不是东方斯辰但是大费周折从晋军里面给星语安插的那个兰妮尔吗?

    她不是杨迪的人吗?蜀南大战后就没找到她的踪影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东北?

    忽然发现那女人在看着星语的同时给了那几个杀手一个手势,陆玉森的大脑瞬间蹦出了一个不好的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