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23章 陆帅篇86梅玉儿
    陆玉森从床头柜上拿了条锦帕递给付苓,“给,自己擦把脸也去休息会儿,一进门就哄孩子也是辛苦你了。”

    付苓早已经将脸上的眼泪抹的干干净净了,她摇头,“谢谢司令,不用了。那我先出去了,您离少爷远点,免得压着他了!”

    陆玉森点头,“好~”

    陆玉森最近都没睡过一个好觉了,这一觉他睡得好沉好沉,可梦里全是和星语的一幕幕,接着又是孙文君满身的鲜血在滴……忽而画面又是星语,小丫头蜷缩在地洞里,到处都是残砖破瓦和泥土在对着她往下砸。

    可她却缩在一个狭窄的角落里对着陆玉森笑,“看,我聪明吧?我没事啦……没事啦……”

    那死丫头竟然对着他做鬼脸……

    “哇、哇……”渝儿已经哼唧好久了,可没人理他,小家伙实在憋不住尿尿了便哇哇大哭了起来。

    陆玉森猛地坐了起来,“星星……”

    儿子已经爬到了他的怀里嚎啕大哭,陆玉森伸手去抓星语,手里摸到了软软的儿子,猛地睁开眼睛,原来他只是做了一场梦!

    这听到动静的付苓爬从隔壁房间跑了出来,两个随从守卫也急的正在门外转圈儿。

    付苓发现这陆玉森从来不给儿子冲奶粉、洗尿片竟然还端着儿子把尿把的挺不错!

    一个月后,孙文君恢复的倒是差不多了可还是带了孩子,到底也是留下了后遗症,她这后半辈子恐怕是要病魔缠身了吧!

    总之,孙文君的身体从此必须得小心呵护着了。

    孙文君亲自照顾不了孩子,一些场面上的事情她暂时也无法出头露面了,可陆玉森始终没有打算给王碧雪和锦秋一个名正言顺的妾室之位,而付苓呢在渝北就说好了,已经不在是陆玉森名义上的三姨太,此次来蜀南纯属帮忙照看孩子。

    这孙家长兄和当家主母已经打算将家里唯一一个最小的庶出女儿送进司令官邸,美其名曰帮姐姐照看孩子,实际上呢,孙家的心思太明显,不就是还想让他们孙家的女儿继续做这西南王的女人么!

    不过这次,陆玉森半分情面不留的拒绝了,老太后也是个假装不管事儿的闲人可那心里亮堂的很,也是坚决不同意。

    如今孙子恢复了他们陆家的祖业不说还统一了西南,这说不定哪天孙子一统天下是极有可能的,可她的孙子一点都不开心,她也心疼的很。

    近期的西南司令府邸,正室夫人在病重可也是享受着皇后的待遇,而面上看就是付苓得宠了,可这其中的辛酸只有付苓和陆玉森自己知道。

    陆玉森就这么一个孩子,坚决不敢被恶人盯上,所以付苓每天也是如履薄冰的在当着高级女仆。

    如今,锦秋和王碧雪的娘家子弟兵都归在了渝蜀军的魔下,被打散分别安置在了各个营部,如此一来她俩更加不敢嚣张可也不甘心,再者俩人都是家族的庶出女儿本就是家族的牺牲品,回去也是被送给其他的权贵,关键是她们俩都想死心塌地跟着陆玉森一辈子的,呆着不走总归是有机会成为陆玉森的女人。

    前几天两个女人闹出了些幺蛾子被付苓和渝儿身边的两个丫鬟发现了,也算是付苓抓住了两个女人的把柄,最近几天,那俩女人倒是安分了不少。

    可这府邸的男主人不顺心,那这就注定所有人时刻都得小心谨慎生怕惹怒了某人,毕竟他如今是西南王了,杀个人只是头点地而已。

    这天的司令官邸气氛更加诡异。

    几天不怎么出来的老太太在老嬷嬷的搀扶下也来了主楼,一脸严肃的安排厨房的膳食,就连孙文君也觉得诡异可也没人敢问老太太,而这一天,从早到晚没见陆玉森来吃饭,老太太也不让人去请他,说是由着他去好了,但是下午的时候老太太还是跟陆玉森身边的那几位叮咛了许久。

    晚饭后,冯毅只是出去了一会儿回来便发现陆玉森的办公室门反锁了。

    他们都是跟着陆玉森多年的老人了当然知道每年的这天他绝对要醉生梦死一场,唯独听说和四小姐在大关山上那年的那天他没酩酊大醉。

    冯毅和后赶来的何鹏凯叫不开门直接将门砸开进去,发现陆玉森已经喝了好多空酒瓶,可奇迹的是他人竟然坐的端端正正的在地板上坐着。

    冯毅和何鹏凯相互看了看彼此,摇头,还以为他那毛病治好了,可这不还是老样子么!

    和他俩一起进来的还有付苓,她蹲下去摸了摸陆玉森的手,“不好,司令的手指冰冷的没了温度而且好像僵了……”

    冯毅和何鹏凯一抹陆玉森的额头,男人直接‘噗通’倒在了地上。

    付苓吓坏了,他双膝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着去试探陆玉森的呼吸,“司令~”可男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付苓看向冯毅和何鹏凯,“你俩愣着干什么?这,这到底是怎么了……赶紧送医院啊?”

    医院,大夫给处理后挂了点滴,看向冯毅和张子遥、何鹏凯三人,“司令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这次必须进行彻底治疗不然真的会出人命的。”

    付苓瞪着眼珠子,“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张子遥说,“自从认识他就这样,每年的这个日子我只想去死或者逃避,多亏司令这体质好,要是常人早死了。”

    那军医也是他们的旧交,淡淡的瞥了眼付苓,“今天算是轻的,不过还是心病占绝大部分,给找个美人来伺候几天或许就没事了……”

    张子遥瞪了那军医一眼,“你找死~”

    出了陆玉森的病房,付苓看向那三只,“你们给我一些关于四小姐的信息,我去找。”

    张子遥看了看冯毅,“冯毅和付苓小姐去找,明日就启程吧!”

    ……

    北地安市教会医院。

    到处都是从东北的战场抬下来的伤员,按照伤势轻重缓急从病床到楼道再到院子的临时帐篷里全是伤员。

    星语穿着白大褂,给一个伤员处理腿上的伤口,有人喊道,“梅玉儿,有人找。”

    “好的,我这里马上就好。”星语继续认真给那伤员处理伤口,嘴上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