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22章 陆帅篇85心疼
    随着院子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看见陆玉森被几个副官护送着进了主楼大门。

    “司令?”丫鬟、婆子们福了福身子道。

    王碧雪和锦秋眼睛一红直接扑了上去,“司令……”

    “站边上去。”陆玉森疲惫的瞪了眼扑上来的两个女人烦躁道。

    这王碧雪和锦秋狠狠的瞪了眼付苓,都是这个贱人回来勾走了司令的魂。

    付苓觉得这两个女人的脑袋简直有问题,谁都看的出来陆玉森根本不在乎她们每一个女人,可她俩非得乱吃醋也是够了,她付苓除了能替陆玉森哄哄儿子还能帮他什么?

    陆玉森胡须长了好多,黑乎乎的一圈儿,顶着两个黑眼圈和眼袋,整个人颓废的不像话,就连那往日搭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都又乱又添了很多的白发。

    付苓看着这样的陆玉森不由的红了眼眶,可她真的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便仰了仰头,让自己的情绪缓和,再次对上陆玉森的眼睛,“司令~夫人她没事吧?”

    一张嘴付苓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抖得厉害。

    陆玉森点点头,“没事了,手术很成功,就是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醒来估计还得十几个时辰。”

    “那就好,夫人吉人自有天相,她一定会脱离危险的,您先上楼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吧!让管家安排厨房给您准备饭菜,您睡一觉起来再吃吧!”付苓完全是以一个朋友或者丫鬟的身份跟陆玉森说话的,可这听到王碧雪和锦秋的耳朵里就成了付苓把自己当成了这府邸的当家主母了。

    陆玉森点头,‘嗯’了声,看了看儿子,“睡着了怎么不放床上去,抱着怎么行。”

    付苓说刚睡着,等会儿就送楼上去睡。

    那奶娘和管家偷偷看了眼陆玉森的脸色赶紧道,“是啊!小少爷一直哭着要妈妈和爸爸,我们所有人都哄不下来,这,这三……”

    “以后叫她付苓小姐。”陆玉森突然打断奶娘和管家的话。

    这些老嬷嬷们都是人精儿,管家太太赶紧道,“是,还是付苓小姐有办法,这刚进门就哄小少爷睡着了。”

    陆玉森看着付苓,“辛苦你了。”

    付苓当然不好意思了,赶紧敛下眉眼,低声道,“这是付苓应该做的,也只能做这些~”

    陆玉森转身往楼上走,问管家太太道,“我娘了?”(陆玉森在陆家官邸都是将她的奶娘刘管家叫娘的)

    管家回道,“刘夫人陪老太太去白云寺给夫人祈福了。”

    “瞎闹。”陆玉森语落有转身看向一楼,“付苓,把渝儿抱楼上睡。”

    付苓对这地方半点都不熟悉,只能看向渝儿的奶娘,“您带我上去吧!我对这里不熟悉。”

    看着付苓抱着渝儿上楼,王碧雪‘哼’的冷哼一声碎道,“贱人就是矫情,狐狸精~”

    这么大的声儿不但付苓听到了就连和她一起的奶娘和管家太太都听到了,可她们俩作为下人哪里有权利管教两位姨太太了,两人偷偷看了看付苓的脸色,女孩子微微蹙了下眉心也只是瞬间就恢复了起初的表情,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抱着渝儿直接上楼。

    锦秋拍了把王碧雪的肩膀摇头,压着声线道,“司令正烦着呢,别说话,一个小家小户的臭丫头而已,我有的是办法治她,你先别这么沉不住气好不,现在不能动那贱人,让她得逞几天再说。”

    楼上,陆玉森在他的卧室门口,“放我床上来。”

    付苓看向陆玉森,“这……可以吗?”

    陆玉森挑眉,“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还有你帮忙么!”

    “……”

    付苓在两位老嬷嬷的诡异眼神下抱着孩子进了陆玉森的房间,虽然这是蜀南,可也是付苓第一次进陆玉森的房间。

    付苓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孩子,陆玉森出来时还好没有袒胸露背而是睡袍穿的比较整齐,男人擦了擦头发,好像是浴室里已经刮了胡子,精神面貌看着好了不少。

    付苓瞥了眼男人后,敛下眉眼故作在看孩子,起身,“司令先休息,我下楼帮忙看看有什么做的。你小心着点孩子。”

    陆玉森已经躺在了床上,“过来坐这边,我有话跟你说。”

    付苓平静的看了看陆玉森一会儿,低头给渝儿盖了盖被子,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走了过去,“司令,您说。”

    陆玉森靠着床帏,担心吵着孩子他的声音平平的低哑,“夫人能否过了这一劫不好说,所以,可能得麻烦、委屈你一阵子,在这官邸替我看好渝儿就行,那两个女人不用怕她们,不听话就关起来。”

    付苓弯了弯嘴角,“没关系,不委屈的。至于碧雪和锦秋,还不至于到把她们关起来的地步,可是,她俩要是惹到小少爷我可能会和她俩动手的。你放心,我会保护好少爷的。”

    陆玉森看着付苓笑,“这么瘦弱的姑娘还动手?”

    付苓昂了昂下巴,压着声音道,“那不一定,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

    陆玉森看着付苓的笑,男人的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她,直到付苓被他那种忧郁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时,陆玉森才喃喃道,“付苓,你好多地方和那丫头好像,可她没你这么听话。”

    付苓当然知道陆玉森口中的‘那丫头’是谁了,可她却不由的心疼,那种疼就跟针刺似的钻心的疼,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对一个女孩子如此的长情?

    男人的眼底是疲惫、是忧郁、是无奈,付苓好想上前给他一个拥抱,可她不敢,她担心他误会她。

    付苓在想,如果此生有一个男人能够对她这般的好,她死了都值了,可惜,她还会遇到如此男儿嘛!

    付苓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顺着脸颊滚了下来可她却不知!

    陆玉森蹙眉,“对不起~”

    付苓这才觉得自己失态了,赶紧抬手摸了下脸上的泪水,摇头,“没关系,我只是觉得没能耐帮你分担什么,不过你放心,等夫人康复了,我帮你去找寻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