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21章 陆帅篇84尽人事听天命
    时间静止了那么一瞬间,接着便是女眷们的尖叫声和各个出口的逃跑声……

    接着又是一阵枪声,只见张子遥和冯毅、何鹏凯三人的枪口对着一个身穿礼服,戴着黑色流苏帽的女人。

    来人正是陆正南的妻子孙小冉,孙文君的堂姐。

    他们三人三枪并没打在孙小冉的致命处,而是打掉了她手里的枪,然后在她的胳膊、腿上各一枪。

    陆玉森和孙文君被军中的随从副官围了上来,完全不知道这一枪打在了他俩谁的身上,只见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孙文君的礼服,染红了陆玉森的军装。

    陆玉森瞪着眼睛搂着孙文君半天没有反应!

    “司令?”张子遥他们几个这么一喊,陆玉森这才抱起孙文君往隔壁的休息室去,“快,军医……”

    那几个才深深地无声的吐了口气!

    而孙家的人完全不淡定了,这刚刚才跟着妹妹风光了一下子,她怎么就被打了一枪。

    而这边,孙小冉还在地上被长枪押着。

    刚才在孙小冉举枪的那一瞬间正好是孙文君转身的瞬间,她一眼便看见了那黑洞洞的枪口,孙文君一下子扑在了陆玉森的怀里,那一枪便打在了孙文君的背上。

    蜀南最好的军医和租界的洋人医生都被请进了司令府邸,可孙小冉那一枪是冲着陆玉森来的,所以一下子就打在了孙文君左侧的肺部。

    这子弹没几个人敢往出取的。

    所有大夫看了都是摇头,其实取不取子弹孙文君活下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子弹直接穿进了肺叶,眼下孙文君的呼吸已经弱的不行,动都不敢动她一下子。

    而陆玉森的手一直捂在她的背部,鲜血染红了床单顺着陆玉森的手指不停的流着,染红了身后的床单。

    偌大的房间医护人员站了一屋子,每个人都摸着额头的汗渍,想尽一切办法先给孙文君止血。

    陆玉森将孙文君压在怀里,女人大半个背脊都在外面裸露着,男人双眼赤红,对几位医生下了死命令,“想尽一切办法救她。”

    孙文君的眉头邹了下,她已经快撑不住了,“司令……不用了~我恐怕不行了~我不想再受那一刀,没用了……渝儿……让我看一眼渝儿……”

    陆玉森摁住孙文君的脸,“别说话,你挺住,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好起来,渝儿还小,他不能没有你……”

    洋人大夫一着急就变成了叽里呱啦的英文,他的意思是让陆玉森让开,他来。

    三个小时后孙文君的疼痛和血已经完全止住,住进了蜀军医院。

    用了最先进的西方技术做了拍片检查,子弹倒是可以取,但是难度实在是太大了,所有大夫的意思是孙文君不一定下得了手术台,他们也只能尽力。

    黎明伟接到陆玉森的电话,八个小时后到达了蜀南。

    陆玉森最欣赏和信任的两个神医便是黎明伟和曾经的姜泽宇。

    黎明伟看了他们拍的片子再结合他家的祖传医术,和其他大夫说的差不多,毕竟子弹打在了肺叶上,可也是肺部,怎么解释都是要命的地方,他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陆玉森要求黎明伟主刀,黎明伟哪有推脱的机会,不过他看着陆玉森的眼睛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出现异常情况,你他娘的可别把老子给毙了,我可是怕怕的~”

    陆玉森这两天已经憔悴的白头发都多了不少,最近因为找星语的各个地方发回来的消息都是没有消息,陆玉森一夜之间白头发多了好多,这下孙文君又出了事情,关键是这个女人为了他挨了一颗子弹,这让他不但担心孙文君救不过来,还要对她更加内疚,真的是让陆玉森彻底垮了下来。

    孙文君的手术估计要持续最少八个小时以上,陆玉森命人将留在渝北的付苓接回来帮忙照顾渝儿,这孙文君能否过了这一劫还是个未知数,他们从渝北回来的时候就孙文君和王碧雪还有锦秋,于金叶听到娘家的军队也全部归属了陆玉森的渝北军,她在司令府的事儿也被兄长们知道了,可是他们都各扫门前雪没人管她,便在司令府的‘冷宫’里自杀了。

    付苓说是只要司令同意,她就留在渝北帮父母照顾生意了,意思很明显她不去蜀南的司令部了,也不做陆玉森名义上的三姨太了。

    不过付苓对陆玉森笑着说,如果司令有需要她或者娘家做什么,她会毫不犹豫帮他的。

    陆玉森当然答应了,他恨不得这些女人都走了算了,可是孙文君是发妻又给他生了儿子,还有孙家在蜀南的各方面人脉,这个当然不能有别的考虑,而王碧雪和锦秋是打都打不走的那种,那也没法子。

    所以,付苓就算是离开了司令府邸了,不过撇开‘夫妻’情分,付苓还是很受陆玉森和老太太赞赏的,虽然没有其他几个女人的家世背景,但是付苓娘家也不差,可她的身上半点世俗的东西都没有,也从不挑事儿。

    这个时候,府邸必须有个懂事的女人,老太太一把年纪了,这孙文君可是她老人家百分百满意的孙媳妇了,这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她也倒下了,指望王碧雪和锦秋,她俩唯恐蜀军司令府邸不够热闹呢!

    付苓听了渝北军部直接过来的副官的述说后,马不停蹄的回了蜀南。

    孙文君的手术进行了足足十个小时,这渝儿就断断续续哭闹了十个小时,那么多人就是哄不下来,孩子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的要她麻麻和粑粑。

    王碧雪和锦秋果真如陆玉森所说,唯恐司令府邸太过安静没意思了,两人你一句她一言的嘲讽道,“付苓,你不是很厉害的吗?司令都让你专门回来照看渝儿的,这怎么还把我们的大少爷给看的哭成泪人了……”

    付苓瞪了那两个闲事儿不够大的女人一眼,抱着已经快八个多月的渝儿在客厅里来回转着圈儿,小家伙或许是苦累了,喝了奶便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