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20章 陆帅篇83刺杀
    随着杨迪语落,便是“嗷~”的一声,杨迪已经弯腰抱着肚子蜷缩在了地上。

    其他几位直接将枪抵在了陆玉森的头上。

    “陆玉森眯了眯那双赤红的眼,抬手,长枪都‘哗啦’一下子被男人给挥开。

    这一刻,刀枪在陆玉森的眼底就是摆设,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星语的下落。

    山路下冯毅和何鹏凯相互看了一眼又摇头,这事儿还得老大自己解决。

    将才陆玉森抬腿便是一脚揣在了杨迪的小腹,这一脚快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而既准又恨,使得杨迪良久都抽不过气来,这可是他自找的。

    “起来。”陆玉森平声道。

    杨迪根本就起不来,而他边上那几位在参谋长的眼神下也退后,只能先观察着,毕竟陆玉森只带了两个人且都没动手。

    良久,杨迪才缓过气来,陆玉森这一脚踹的真狠,都不知道杨迪以后要不要断子绝孙了,反正此时的眼底脸色煞白,就连嘴唇都失去了眼色亦如一片白纸,本就吃了败仗此刻还被踢了命根子,真的是成王败寇啊!

    杨迪刚刚站起来,陆玉森又是一拳伦了过去灌在了杨迪的脸上,打的杨迪向后连连退了好几步。

    不是杨迪打不过陆玉森也不是他怕他而是此时,杨迪的小腹下的疼痛还没有彻底消失,他人还处于被疼的抽筋的状态。

    可当他看到陆玉森因为他的那一句话而暴怒,杨迪发自内心的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惊得不但他的人面面相觑,就连山路下的冯毅跟何鹏凯都面面相觑。

    杨迪笑完后,那双赤红的眸子盯着陆玉森那双寒潭,“让你也尝尝被人背地里使绊子的感觉,如何?陆帅。”

    这次,陆玉森没再打杨迪,都说穷寇莫追,他今天绝不杀他杨迪,他只要他告诉星语到底在哪里。

    陆玉森眯了眯眼眸,“杨迪,你他妈的今天所羞辱星星的每一个句话老子都当你在放屁,你别忘了,如果她出事,别说一个蜀南了,恐怕整个西南和晋西北的天都要塌了。所以,告诉我,人在哪儿?”

    杨迪朝陆玉森跟前挪了一步,“军部后楼底下的密室,她能否出去,你能否将她挖出来,都要看天意,而你和我之间这夺妻之仇,我会给你陆玉森记上几辈子的。”

    陆玉森回头往山下跑去,给了冯毅和何鹏凯一个手势,“走。”

    一个月后,正是家家户户过大年的团圆热闹的光景。

    晋城的司令府邸老太太和江薇尔都同时病倒,之前星语在榆县的时候唯独瞒着这两个人,后来蜀南一战,星语生死未卜不得不让家里都有个思想准备。

    而最压抑的是渝北军拿回蜀南后,陆玉森带着众多家属和老太太回了蜀南,住进了陆家在蜀南的督军府。

    如此一来,陆玉森的势力在西南猛增,太多商贾、权贵、世家子弟兵都开始讨好他。

    众所周知陆玉森喜欢美女,所以各种美女给陆家的官邸往来送。

    陆玉森一怒之下,一举起兵大年三十夜里将西南的那些顽固不灵的世家子弟兵全都拿下,最大的几个势力中就有王碧雪的娘家和关在渝北‘冷宫’里的于金叶娘家。

    这么一来再也没人敢给陆玉森送美人了,关键是也没机会送了呀!

    陆玉森已经将西南所有的世家子弟兵给打散的收编的,就剩下那些个住在深山老林半是山贼半是军阀的玩意儿,他才不会傻的去浪费那些军火和武器了。

    陆玉森大过年的带着众位战功显赫的大将军们到处去打仗,直到正月初六,陆家和蜀军才开始轻功过大年。

    军中的家属和子女们聚完,夜里有孙文君在司令府(原来的督军府)举办了晚宴。

    夜里,蜀军的司令府邸歌舞升平,这也是他们蜀军一波三起多年后的第一场晚宴,这几年自从陆玉森的父亲去世,陆正南从德国回来后,蜀军无论是内部还是外围矛盾就从来没停止过,经常底下的军官带着一个营或者连队哗变自居为王,蜀军势力一日不如一日。

    虽然此刻的陆玉森在西南独大了,可他半点都高兴不起来。

    普天同庆,万家团聚,可她一个人又在哪里?

    战后重建恢复那一片废墟,陆玉森当时亲自挖开那底下密室的,一条通道一条通道的找下去,根本就没看见星语的尸体,所以他断定她活着。

    可她既没回晋城也没在蜀南,杨迪的蜀北也没有发现星语的踪迹,她到底去了哪儿?

    晚宴大厅斛朱交错,年轻的男女跳着优美的舞姿,陆玉森一直都邹着眉头,他实在不想应付那些权贵和商贾可为了军队的发张不得不和他们那么虚伪的周旋。

    一圈下来,冯毅到处寻找陆玉森,有人说看见司令端着酒杯去了楼台。

    楼台上,冯毅走了过去,“司令。”

    陆玉森没有回头,和冯毅碰了下酒杯,看着远处,“冯毅,我想把这一摊子交给你们几个打理一阵子,我想出去走走,去找找看……”

    陆玉森停下喝了口酒,继续道,“也的确是累了。”

    冯毅深呼吸一口冷气,“司令,我们此次接连拿下来那么多大小城池,您这才统一了西南,属下不建议您如此草率,军心未稳。目前从大局出发,个地方都在保存实力,我们也不能落下,支援东北只是时间的问题。”

    冯毅是陆玉森手底下年轻军官里面最有文化的,所以,张子遥和何鹏凯让他说服陆玉森,不然那货迟早会撂挑子。

    见陆玉森不接话,冯毅继续道,“统一西南,替你母亲讨回公道是您从小的梦想,而四小姐当然也要找,属下会想办法替您去安排。如果您真觉得累了,我们几个可以秘密安排下去,让您在春暖花开时带着夫人和渝儿出去走走,但是,这西南军不能没有您。”

    陆玉森缓缓阖了阖眼,转身,“进去吧!”

    灯火辉煌的宴会厅里,孙文君穿着得体的礼服和娘家的几位嫂子和弟妹在聊天,看见陆玉森后便跟那几位打了招呼离开朝着陆玉森走了过去。

    忽然,门口一阵骚动,“陆玉森、孙文君……嘭~”接着便是嘭的一声枪响。

    “不、要……”随着孙文君一声落下,鲜红的血液便顺着她和陆玉森的身体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