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11章 陆帅篇74卖了多钱?
    第511章陆帅篇74卖了多钱?

    陆玉森的眼睛是那种特别黑特别亮的那种,但是他的眼神往往是女人无法抗拒的武器,即使付苓知道男人的眼底没有,如此理智的女子都无法阻挡那种心不由己的心跳和脸红!

    当然,陆玉森的目光是不允许她撒谎的,如此眼眸逼的付苓敛下了眉眼。

    她不想和那几个女人一样,可是她不敢拿自己的娘家和弟弟、妹妹做赌注,可她就是拿不准如果这些女人真的做出了什么幺蛾子的事情陆玉森是否相信她?

    母亲经常提醒她,和司令府的女人想出不要有害人之心但是必须有防人之心。

    上一秒钟被陆玉森突然间召唤付苓而惊得目瞪口呆的几个女人,此刻又将目光全都钉在了付苓的身上。

    她们的一举一动根本逃不过陆玉森的眼睛,一个在阴谋诡计里摸爬滚打的男人,一个在战火和尸骨中爬出来的男人,她们几个女人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看着本帅的眼睛。”陆玉森声线平静可那语气似乎已经不耐烦了。

    付苓抬眸对视上陆玉森的眼睛,陆玉森满意的颔首,沉声道,“付苓,实话实话,本帅会给你做主的。”

    付苓的眼角扫向于金叶她们,发现来个女人竟然都装模作样的抹着眼角,而唯独孙文君和于金叶相互看了彼此一眼,都看向了付苓。

    付苓狠狠抖动了下眼帘,‘噗通’跪在陆玉森面前,“司令,付苓不敢说实话。”

    于金叶的眉头邹成了麻花儿,嫌弃的看着付苓,说她心底不怕也是假的,万一付苓当名拆穿她,估计那几都顺风倒了吧!

    于金叶不敢确定付苓是不敢说的真话是指她还是她威胁她说的那些话?

    陆玉森眯了眯眼眸,“抬起头来。”

    付苓缓缓抬头看着陆玉森的眼睛,心怦怦乱跳,无声吞着口水,这个男人真的是近距离看着太好看了,可惜他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们,他的眼底只有四小姐!

    看来他也是太不容易了,开疆辟土,大风大浪的几乎成了当下的神话,可感情依然是他的羁绊!

    付苓抿了抿唇,“司令,如果因为付苓说了实话而娘家和亲人遇到不测,您会出手相救吗?”

    “当然会。”陆玉森三个字掷地有声的落下,伸手给付苓,“起来说话。”

    付苓始终不敢给陆玉森手,终究,陆玉森无声低叹,起身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看向管家的方向,“拿些冰块和和毛巾过来给付苓敷下脸。”

    付苓被陆玉森安放在椅子上,正好男人面对着付苓挡住了身后那些女人的目光,男人垂眸睨着付苓慌乱的眸子,“付苓,看着本帅的眼睛说话。”

    “是,是二姨太打的。”付苓鼓起勇气道。

    “你胡说……司令,你不要听她胡说,明明是……”于金叶蓦地起身尖细的声音吓得渝儿哇哇的哭了起来。

    陆玉森蓦地回头,那双刀子似的眼眸吓得正在尖叫的于金叶蹭的停止了尖叫可渝儿还在哇哇的哭泣。

    陆玉森看向孙文君,“换不快哄着渝儿?”

    孙文君这才回魂抱着儿子看了眼老太太,“奶奶,要不您先回避下?”

    老太太似笑非笑道,“无妨,我还没到经受不住什么的时候,你去哄乖了渝儿交给乳娘,这家务事还得你来处理。”

    可孙文君心下想,着次估计于金叶捅了大笼子了吧!她才不插手了,看样子司令是故意将她支开的吧!

    如此一想,孙文君便觉得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好,可他就是不喜欢她!

    此时,于金叶彻底如坠冰窟,她即使脑子转的再快可想不出一个十全九美的法子来了,可她不想被陆玉森就这么给打入冷宫啊!

    她不甘心,她才二十岁啊!

    随着孙文君和乳娘抱走了渝儿,整个大厅安静的落针可闻。

    忽而,陆玉森看向梨花带雨的于金叶,“为什么要打付苓?”

    此时,付苓跪在地上垂头丧气着,可她说什么都无药可救了,付苓已经这样说了,她无论撒什么慌都会被那个贱人戳穿的。

    “我……”于金叶这么一个字后才缓缓抬眸,男人的眼眸她根本不敢和他的对视,躲闪着眼眸道,“我,我是看不惯她对四小姐无礼,所以就教训了她一下。”

    付苓听了只是看了于金叶一眼,都没忙着替自己辩解,可我不想却抬手捂住嘴巴‘噗呲~’笑出了声儿。

    陆玉森看向王碧雪,“碧雪?”

    王碧雪第一次听陆玉森大庭广众之下叫他的名字,突然间王碧雪一直觉得自己俗不可耐的名字突然被陆玉森叫的如此好听!

    王碧雪赶紧忍住笑看向陆玉森,“司令~”

    陆玉森蹙眉,“笑什么?是不是本帅平时不闻不问府邸的事情就任由着你们了是不是?”

    “司令莫生气,碧雪不敢,碧雪只是觉得二姐睁着眼睛说瞎话而觉得好笑罢了。”王碧雪可怜兮兮道。

    “哦?那你说说事情?”陆玉森看着王碧雪道。

    于金叶彻底觉得自己距离地狱不远了,一头晕倒在了地上。

    陆玉森淡淡道,“不用管。碧雪,说。”

    王碧雪将一大早在榆县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陆玉森下令,让军医来给于金叶治病,再将她关进司令府的后院,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出来。

    散开后,在各自回去的路上,付苓故意跟上王碧雪,“碧雪妹妹,谢谢你!”

    王碧雪冷哼一声道,“不用谢了,我又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

    榆县‘梅园。’

    星语对刘管家说她想去街上逛逛,听说陆家老太太马上要过寿了,她得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礼物没有。

    星语外出请示,刘管家必须准,但是为了不出岔子,一般情况下她都要陪着星语一起。

    榆县最繁华的借口人来人往,一群人围着一个小女孩在指指点点,边上几个彪形大汉在撸着袖子要将她拖走,还有个浓妆重彩的中年妇人看那风尘味及重的妆容和衣裳就明白是个青楼的老鸨。

    再仔细听他们的言语,是那小姑娘死了双亲,借钱葬了父母,然后被那几个放高利贷的将她给卖进青楼。

    星语上前,看向那青楼的老鸨,“他们将这姑娘卖了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