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10章 陆帅篇73一入豪门深似海
    付苓笑的嘲讽,“我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于金叶摇头,“没有。”

    渝北的司令府后楼果然是热闹异常,经过家族大起大落,曾经呼风唤雨的陆家老太太如今头发全白,瘦的一阵风可以刮走,可那双眼睛依旧犀利的很。

    几位姨太太进门后,老太太怀里抱着曾孙子在玩儿,笑的那老脸上的褶子都多了好多道。

    这几个女人都没见过陆家的老太太,这一进门便在孙文君的一句似慎半怪的,“你们几个总算是回来了,赶紧见过老太太和司令。”

    孙文君一直给陆玉森的影响是个新式的有视线,有知识的新女性,可这一瞬间他无比厌恶这个虚伪的女人。

    竟然背着他让她们几个去了榆县,还把老太太接了过来,不要以为他那么好糊弄,她孙文君的那点小心思在他陆玉森面前跟透明人没什么区别。

    如今,陆玉森才算是看明白了,什么新女性,旧式女子,这样的孙文君不过尔尔罢了!

    不过想不动一枪一炮从晋军手里夺下蜀南,还是得仰仗孙文君那三个哥哥的,虽然他们不是同母生,可孙家的人最会玩的便是权利场上的手段,陆玉森断定,孙家的几个男儿电定会助他一臂之力的。

    陆玉森不想攻城、不想死人,那就得做足了各方面的人脉,不光是军中,政商两界都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才可以。

    于金叶带领众姐妹给老太太规规矩矩行了旧式的大礼,四位女子都是正值好年华的光景,穿着和发饰、饰品又都是上等的好货色,这齐齐的给老太太跪下后,这陆老太太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感觉,莫大一个西南都是他们陆家的天下,也就后来这些年军中各帮派争执,动不动就拉着自己队伍占一块地方和蜀军分裂了,不然,老太太年轻时候的陆家军那叫个威风。

    而偌大的陆家后宅里哪个女人敢造次,敢在老太后的眼皮子底下玩小聪明,分分钟被老太太打入冷宫。

    这老太太将怀里的曾孙子递给边上的乳娘,对着跪在地上的四位孙媳妇满意的点点头,笑的眯了眼,“好了,都起来吧!”

    陆玉森看得出老太太对那几个女人满意的笑脸,心下的计划必须提前,不然这老太太会搞出事儿的。

    从陆玉森记事起的陆家就是个阴谋诡计的地方,他是另类,唯独对他好的人是老太太,可她后来真的是没了权利了,只能想法子保他陆玉森不死其他的什么都得靠他自己去争取,但是,他最了解老太太,到底是老人了,非常看重子嗣。

    四位美貌如花的女子都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的姿态起身,规规矩矩坐在一侧。

    老太太和孙文君同时看向付苓,“这老三的脸怎么了?”

    付苓的眼角瞄了眼于金叶,而于金叶和众姐妹都是一副苦哈哈的神态敛着眉眼,似乎很还盼的样子,乖巧的不行。

    而陆玉森却在边上看大戏,他现在觉得这几个女人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付苓赶紧起身,福了福身子,“多谢老太太和夫人关心,是付苓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孙文君好奇又不可相信的声线道。

    “是,摔了~”付苓低声重复道。

    老太太到底是老眼昏花了,略带心疼道,“以后走路可得小心点,着天冷地滑的。”

    付苓弯了弯唇角,“是,老太太!”

    眼看着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其他几位急了,都抬眸看向了付苓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她,而后每个人都目光都瞟了眼陆玉森,再看向了孙文君。

    这付苓没有把那种唯唯诺诺,缩手缩脚的心惊胆战演绎出来,老太太又老眼昏花的当然行以为真了,而孙文君也没法再追问下去了呀!

    毕竟是一个吃闲饭的女人而已,也不能说付苓是个唇齿吃闲饭的,渝北军的所有军服从里到外都是付苓的娘家给定期定做的,前两批军服,付苓她爹只收了工人们的工钱,布料一分钱没要,后来的也就收个成本,陆玉森心里明镜儿似的。

    几个女人精彩的表情全都在陆玉森的眼底,忽而,陆玉森抢在几个女人想出幺蛾子前抿了口茶水,看向付苓,招手道,“付苓,过来我看看?”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孙文君,几个姨太太跟吃了屎了似的震惊不已的瞪着眼睛,半张着樱桃小口!

    唯独老太太笑眯眯的看了眼付苓,嗯!就这种小家碧玉的最适合她的乖孙子了,看来孙子是比较喜欢这个老三的。

    老太太在心底盘算着一会儿分发见面礼的时候是一样呢?还是根据孙子的宠爱多少给了?

    付苓也是愣了下,可她毕竟是有自知自明的人,再者这姑娘从小到大在家里父亲就娶了母亲一个人,他们家没被逐出南方前也是富甲一方的小富商,父母感情好,姐弟三个感情也好,根本没见过那种深宅大院里女人们的勾心斗角,她顶多就在小说或者电影里面看看,有时候会听那些街坊邻居说些八卦听一听。

    自从啊为了娘家而进了这司令府邸后,才知道什么叫做‘一入豪门深似海!’

    付苓胆怯的看了眼陆玉森,男人眼底没有任何情愫,付苓明白他不是心疼她才说这句话的,虽然她不了解这个男人但是知道他根本不是个普通的男人,他本就对她们这些女人没有任何儿女情长的心思,如果非要说陆玉森对她们有什么,那必定是她们每个人的娘家或多或少对他的半壁江山有点用处。

    哪怕她的父母对渝北军也只是那么一点微薄之力,那也替渝北军生下来了不少的开销,而其他的几位更加用处大了,只是她们几个不知道好歹非得作死自己不可。

    所以,付苓也没自作多情只是她不明白陆玉森的心思,但还是起身朝男人走了过去。

    陆玉森眼神很好,隔着几步的距离,他便看的清清楚楚付苓的脸上是手指印,怎么可能是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