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09章 陆帅篇72威胁
    虽然陆玉森对刘管家跟对待自己的母亲似的对待,可她始终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日为奴终生为奴是他们那一代人的本分,所以,刘管家伏着身子毕恭毕敬道,“是的二姨太。”

    于金叶‘哼’的冷哼了一声,“我倒要上楼看看,司令昨晚明明说今早我们几个和他一起回渝北的。”

    “二姨太莫生气,司令是这么说的不假,可是几位太太移步后院不到半个时辰,那副官听了一个电话后他们一行人便匆匆离开了。”刘管家道。

    “哼。”

    于金叶又是一声不屑的冷哼,道:“就算是司令后来离开了,可那四小姐不是说她也祝后院厢房的吗?可我们今早在后院连她个人影子都没看见呢?”

    那锦秋捂着嘴笑道,“二姐真是单纯,人家那叫个矫情,当着司令面儿一套背地一套,大家族的小姐不都这样么?”

    于金叶继续不屑的冷哼道,“什么大家族的小姐了,我们几个除了付苓出身平常外都是大家族的小姐。”

    “可我们是庶出啊二姐。”五姨太王碧雪道。

    锦秋不屑道,“庶出的怎么了?庶出的少爷、小姐们出人头地的多了去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边上的付苓一直不说话,似乎这一切和自己无关,她真想不通这几个女人的眼睛长在头顶吗?司令不喜欢她们啊!还在这里挑衅个什么劲儿?

    一个男人心里连利用你都不屑,她们还在这里跟个跳梁小丑似的做给谁看。

    昨儿个陆玉森的眼底是强压着怒意的,付苓真的后悔听了锦秋的各种挑拨和威胁跟着她们来了,估计这次等回到渝北陆玉森定是要重罚她们的。

    忽然,星语从别墅的门洞下走了出来,远远的便道,“几位太太早!”

    于金叶和锦秋阴阳怪气的嘲讽了几句,而王碧雪一直都是那种仇恨的眼神看着星语,而唯独付苓看向星语颔首道,“四小姐早!”

    这个付苓姨太太,星语昨儿个打麻将的时候就注意她了,总觉得她处处在谦让着她,但也能够感觉的出其实她也不是很会打,但是,二姨太和锦秋、王碧雪是压场子的,她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刘管家看了眼星语,尔后又看向那几个女人,“二姨太,要不您和几位太太先用早餐吧!完了再走。”

    “你这在赶我们走?”于金叶气氛道。

    刘管家颔首,“老奴不敢。”

    于金叶绕着刘管家转了一圈儿,“你还说不敢?我看你这老奴才倒是敢的很呐!我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做别院的里是个人都可以是主人,是个人都可以不把我们几个当人看,很好。”

    于金叶说完,眼睛一眯盯了眼星语尔后看向刘管家,“我告诉你,我们几个除了老三付苓的娘家是做绸缎布料生意的外,剩下我们几个,娘家都是有着几千号子弟兵的家族,军商政几界听了我们的父兄都是要礼让几分的,你这个老奴才算什么东西?”

    付苓的眼睛瞪了老大,走上前拽了拽于金叶的衣袖,压着声线劝道,“二姐,您这一大早的发什么疯了,昨晚您没听见司令喊刘管家乳娘吗?”

    ‘啪。’

    那于金叶给了付苓一个耳光,打的付苓打了个趔趄,正好被星语和一个丫鬟扶住,“三姨太,您没事吧?”

    于金叶瞪了眼付苓,“吃里扒外,胆小怕死的东西。”

    付苓捂着脸抬眸不可思议的看着于金叶,这个女人绝对是疯了,她们几个今早早早就在一起嘀咕着什么,可定是于金叶又做了锦秋和王碧雪的棋子了吧!不然,她这一大早的怎么会如此发疯。

    星语看向刘管家,“刘管家,您让人给三姨太处理下脸上的浮肿吧!”

    没等刘管家说话,于金叶甩手,“走了,回渝北。”

    汽车上,于金叶看向付苓,“老三,今早让你受委屈了,不过这委屈不会让你白受的的。”

    于金叶和付苓专门坐了一台车子,司机和随从都是于金叶早已经收买并从娘家那边要过来的人。

    付苓缓缓抬眸看向于金叶,“二姐,您这话什么意思?”

    于金叶附在付苓的耳边道,“回去后,夫人和司令还有老太太要是问起你的脸了,你就支支吾吾不敢说,然后被问急了,你就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总之,要想法子让他们知道是那个四小姐和那个老不死的老太太干的。”

    于金叶说完后半似威胁又似关心她的摸着付苓的发丝,“这不是没有法子吗?夫人将陆家的老太太接过来了,我们日后的日子或许会好点,但也说不上来,不过榆县别墅里的那位绝对是不能留了,还有那个是老太婆。放心,这事儿我们都心齐的很,你娘家的生意和弟弟、妹妹我们也会照顾着的,不然……”

    于金叶坐直了身体,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甲上血红的蔻丹,幽幽道,“不然,这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天灾人祸时刻都在发生,谁能保证你娘家和弟弟、妹妹的平安了~”

    付苓瞪着眼睛看着平静的于金叶,“你们好狠~”

    于金叶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指甲,“没办法,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千古经典之言,你不要说你没听过。”

    付苓阖了阖眼,“可是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司令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我们这些女人的身上吗?你们这么折腾有什么意义?”

    于金叶不耐烦的眯了眯眼眸,“少废话,点头或者摇头,反正你娘家的生意和弟弟、妹妹的安危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为什么是我?”付苓红着眼眶道。

    于金叶侧脸眯着眼睛看了付苓一眼,“因为你太漂亮、太懂事、太让司令多看你一眼,总之太多了。”

    见付苓不表态,于金叶忽然悠悠开口道,“听老五和老四俩说你妹妹长得不错,如果送进妓院肯定是个头牌~”

    “不……”

    付苓摇着头说了一个不字后,于金叶才动了动眼皮子,“很好,这么说你答应和我们几个站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