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08章 陆帅篇71昨晚就离开了
    星语敛下了眉眼,尔后抚了抚酸胀的太阳穴,和陆玉森真的无法相处了,她放下世俗的眼光待在他的府邸已经是底线了,而他和她想的完全不同。

    星语相信陆玉森为她倾其了所有,但是,她除了不能成为他的女人外什么都行。

    “你不吃晚饭的话就洗个澡早点休息,我去后院的厢房住,免得落人话柄。”星语说完就往出走。

    “站住。”陆玉森这两个字都是平静的吐出口的。

    星语站住了但是没回头也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站在门口。

    良久,陆玉森又道,“过来让我抱抱。”

    星语浑身一僵,忽而转身看着陆玉森,此刻自己去看,男人的眼底全是疲惫的神色,胡茬青黑了一圈儿。

    这样的陆玉森是让星语心疼的,她微微蹙了下眉心,“要不我去打盆热水给你洗个脚吧!”

    陆玉森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她到底是估这个东方家四小姐的身份的。

    星语端着一盆热水进来时,陆玉森靠着沙发在抽烟。

    她将水盆放在他的脚跟前,单膝跪在地毯上,抬起他的脚,下一瞬,脚被陆玉森夺走,“我自己来。”

    星语敛下眉眼道,“就让我给你洗个脚吧!”

    可下一瞬,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眼泪啪嗒就掉在了洗脚水里面,陆玉森眉心拧成了大大的川字,伸手将星语提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星语更加是忍不住的往下掉眼泪,可也没有半点声音,就连抽噎都没有,只是我在他的怀里不停地掉眼泪。

    陆玉森也不说话,两人就个心有灵犀似的那么安静的坐在沙发里,他任由她的眼泪往下掉,而他不停的用那冰凉的唇一点一点吻掉她的每一点眼泪!

    良久,陆玉森抬起星语的脸仔细看着,“好点没?”

    星语抖动了下睫毛看着他,“没有。”

    “呵呵~”

    陆玉森竟然看着她哭都是好心情,“可我心情很好怎么办?”

    星语气,双手捏着陆玉森的脸往两边扯,“因为你的脸皮太厚了~”

    陆玉森摁住星语使坏的手放在嘴边不停地亲吻,“是不是觉得跟我在一起委屈极了?”

    星语摇头,“不委屈,我只是觉得很为难。这个为难不光是我,也有你。”

    看看那几个女人就知道了,他才拿下渝北一年多,这些女人就跟后宫里待宠幸的妃子似的奢侈,他没压力才怪。

    可像陆玉森这样的男人,女人被送进门了哪里有送的出去的,除非那女人的娘家半点实力都没有,或者对方犯了什么大忌。

    陆玉森低头吻了吻星语的额头和眼睛,“快了,很快就可以解决了,我们都不用在忌惮什么了,我陆玉森不会让别人说你半句不是的。今天,那几个女人没欺负你吧?”

    星语故意道,“欺负了,你的姨太太们各个是麻将高手,差点把我身上的衣裳都脱下输给她们了。”

    不过星语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说的,当然,她还有个小小的心思,到底听听陆玉森是怎么看待这些女人的。

    其实,对于陆玉森,如果是之前蜀军少帅府的那个陆玉森,别说她们几个了,就是再来四个他也养得起,可现在情况不同啊!

    但是,依照星语对陆玉森的了解,他才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买卖了,那么这几个女人到底对他还有什么利可图了?

    “哈哈~”陆玉森大笑,“活该。谁让你跟她们一起打麻将的?那些个女人就是脑残,难道你脑子也受刺激了么?”

    “噗~”

    星语笑道,“司令大人,你这样背地里说你的女人们坏话可不好哎!她们一个个聪明、漂亮,哪里有你说的那样脑残了。”

    陆玉森有事赶回来的,这些女人胆大包天来‘梅园’是他恰巧碰上的,所以,他也不想浪费时间和口舌在那几个女人身上,说一千道一万那几个女人都是家族的牺牲品,最没实力背景的是三姨太付苓,可也数她最听话懂事,但也是不得已,父母生意需要人庇护。

    所以,陆玉森也是烦躁不安,可他也珍惜和星语在一起的时间。

    下一瞬,陆玉森摸了摸星语的头,“好了,一起下楼做点夜宵,我两个时辰后回渝北。你不要胡思乱想,很快一切都会去过的。”

    星语不解道,“你刚才不是对她们几个说明早和你一起回渝北的吗?”

    陆玉森无奈低叹,“我不那么说她们能安省吗?”

    星语听得又气又好笑,他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如果要是蜀南能够顺利回到他手上的话,或许他就轻松多了!

    星语也没法直接问他是不是要对蜀南开战,如此直接又伤人心的话她怎么问的出口,只好说道,“我说过的,我会在你眼皮子底下的,哪儿也不去,但是你也不许胡来。”

    陆玉森点头,没有正型的坏笑道,“当然不会乱来,我只等着对你乱来。”

    “你……”星语这次彻底生气了,起身就走人。

    两人在厨房半天就做了个星语的拿手菜,肉丝拌面,陆玉森竟然吃的香的不行,一口气吃了两碗。

    离开时,陆玉森还是对星语说了实情,“估计老太太后天到达渝北,过几天就是她七十八岁大寿,孙文君要给她过寿,到时候,你可能要过去趟。”

    星语本能的拒绝,“我才不要去了,老太太是见过我的。”

    陆玉森揉着星语的头,“她是见过你的,但是我没猜错的话她已经知道你在这里住着的,你不过去参加她的大寿说不过去,再说了,你去了或许是好事。”

    星语敛下眉眼,“我在考虑考虑。”

    翌日一早,如星语所料,她刚洗漱好在给几束花儿浇水就听到楼下有人的声音尖细尖细的那种,“刘管家早!司令和四小姐起了吗?”

    刘管家毕恭毕敬道,“回二姨太的话,司令昨晚就回了渝北,四小姐应该已经起来了。”

    “司令昨晚就回了渝北?”于金叶又是一声尖细的低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