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07章 陆帅篇70倒打一耙
    于金叶摔着帕子和几个貌美如花的女人都扭着腰跟着两位丫鬟下楼。

    星语这才动了下眼皮子,看向刘管家,“刘婶儿,麻烦您帮忙给我也在后院安排一间客房。”

    于金叶和王碧雪撇嘴,心底狠狠的骂了句‘贱人就是矫情。’

    反而让几位没人大跌眼镜的是,陆玉森也道,“按照四小姐的要求去做。”

    后院的厢房果然也不错的,大大的两间房,每一间里面都有两张书房的床榻,都给挂了红色的帐纱,因为后院一直没人住,所以通上电后就按了吊顶的灯泡,除此之外,房间温馨又暖和,每个房间里都配备了两个丫鬟来伺候几位太太。

    于金叶和王碧雪一个房间,这倒是让于金叶说了句大实话,她扭着手里的手绢儿,看着房间的陈设,喃喃道,“可别说,我们的这司令对我们姐妹还真是不薄,反正我觉得这比我在娘家都被照顾的好!”

    王碧雪蔫蔫儿道,“可是有什么用,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法子啊!”

    于金叶愣了下,眯了眯眼眸,“谁说不是了。”可她也想不出个法子让陆玉森多看自己一样啊!

    但是和王碧雪合作吧!这丫头别看人小,鬼心计多得很,而且于金叶也发现孙文君有偏向于王碧雪这边一些,至于锦秋,还是算了,那女人估计比她还想抱住陆玉森的大腿,恨不得爬上他的床呢!

    而那个老三,一个做衣裳、卖布料的小老板的女儿而已,但是,于金叶知道付苓读过教会学堂,可是她对陆玉森是存了什么心思,于金叶还是真有点那不中,就比如今天她第一个站出来听从安排住后院的厢房,但无论如何她不是她于金叶的好合伙人,唯独就这个王碧雪了,不过还是得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不能太急。

    锦秋和付苓的房间里,锦秋淡淡的瞥了眼已经洗漱完毕躺上床的付苓,“你怎么总是在紧要关头让大家难堪?”

    付苓当然知道锦秋说的什么意思了,便道,“我也是为了大家好,没看司令在尽量压着怒火么?那是因为有客人在,要不估计都对着我们开枪了。”

    “切~”

    锦秋不屑道,“客人?什么狗屁客人了,做了婊子幻想立牌坊,算是什么大家族的大小姐了,不过尔尔罢了~哼。”

    锦秋骂我觉得换不解气,又道,“要不是她那小贱人,我们会来榆县这破地方吗?要不是她,我们会被司令冷落吗?”

    付苓放下帐纱,“你还是好好睡觉比较好,免得隔墙有耳。”

    主别墅里,二楼的人都随着几位太太们的离开而迅速离开,此刻就剩下星语和陆玉森大眼瞪小眼了。

    “你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星语问道。

    陆玉森的脸上瞬间黑线满满,抬手将星语一推,她便被男人推进了房间,下一瞬,陆玉森靠着门框拔掉脚上的军靴。

    “你要干嘛?”星语盯着陆玉森道。

    陆玉森臭烘烘的口气,“收拾你。”

    星语也凉了脸色,“你已经看到了,所以不要给我拉仇恨,不然我就离开这里。”

    陆玉森已经拔掉了脚上的军靴,进了暖暖的卧室,白色的棉袜踩着地毯一步一步朝星语逼近,直到星语被他逼的退无可退,她靠着那沙发的靠背,双手抵住那人的胸膛,“你别这样。”

    语落间,星语发现陆玉森的目光盯着沙发上她正在织的一件灰色毛衣,那虽然还是件半成品可也看得出来是件男士毛衣。

    陆玉森脸色好了不少,“给我织的毛衣?”

    星语赶紧点头,“还没织好呢!刚开始学手太笨,这几天才才顺手,过几日你就可以穿了。”

    星语说着便从陆玉森的胳膊底下逃了出去,“我给你织了条围巾,还有双手套和袜子,你先试试。”

    星语拿出她的杰作后发现陆玉森拿着毛衣在看,她赶紧过来从他手里拿掉,“别动,免得给我掉一个针脚可就麻烦了,来先试试这袜子,你们在校场练兵肯定脚冷。”

    星语想着他整天练兵没时间收拾,便给织了一双黑色毛线袜子,可曾想,陆玉森脚上的一双白色袜子赶紧的跟新的似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记得在大关山的时候,他的衣物都是她跟个丫鬟似的给洗的,可在兵营谁给他收拾这么干净?

    即使随从何鹏凯和冯毅也不至于给他伺候这些事情吧!

    在他的府邸那当然是有人伺候的,那么多丫鬟婆子,还夫人小妾的。

    陆玉森看着星语手里的袜子,“为什么织黑色袜子?”

    星语,“担心你没时间洗啊!不过看你这白色袜子挺干净的,我果然想多了~”

    陆玉森揉了把星语的头,“要一个随从侍卫连队干什么吃的?本帅每天都要换衣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必须是清洗干净的衣物,难道你不知道?”

    星语白了某人一眼,“我怎么会知道。诺,要不你洗个澡再试袜子,我去找刘婶给你做点吃的。”

    陆玉森一把握住星语的手,因为他坐着星语站着,所以此刻便是陆玉森仰头看着星语,“我洗完澡,你是不是就跟我睡觉?”

    星语的脸蹭的一红,尔后便‘呸’的一声碎道,“你个流氓,下流。”

    “哈哈~”

    陆玉森哈哈大笑后瞬间冷了脸瞪着星语道,“老子迟早就被你毁了名节。”

    星语感觉陆玉森脑子有问题了,什么跟什么了,她一个大姑娘家的还担心被他毁了名节了,他倒是倒打一耙来了。

    星语缓和下被那货气的不轻的情绪后才明白了陆玉森话里的意思,便道,“是啊!你这又是何必了,我觉得最好的方式便是让我离开,你也别再折腾,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陆玉森直接往沙发上一靠,“如若那样了活着岂不是没了意义?”

    星语也跟他蛮不讲道理了起来,“难道你活着的意义就是折腾吗?”

    陆玉森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气的满脸通红星语慢悠悠道,“本帅活着的意义是折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