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504章 陆帅篇67大哥的密信
    星语笑说,“我只是个客人,住些日子就离开了。”

    二姨太看了眼王碧雪给她递了个眼神示意她可以接话了。

    王碧雪便笑着看向星语,“四小姐是不是打算去蜀北参加杨将军的婚礼呀?”

    星语当然也看到那报纸上的报道了,可她倒也不想让人当着这么多素不相识但是已经对她敌意满满的女人面儿说起啊!

    不过星语的不高兴也只是须臾,下一刻她便亦如将才浅笑道,“看情况,天寒地冻又加上路途遥远,如若方便就去,不方便那就只能遗憾了。”

    星语说完便目光直直的看向王碧雪,“五姨太也应该会去吧?”

    王碧雪愣了下,这个四小姐竟然知道她和王绮丽的关系?

    既然知道了那就更好了,王绮丽昂了昂下巴,“也是看情况,到时候看司令怎个安排法子再说,上次去京都是我陪着司令一道去的,不过就是不知道此次蜀北的杨将军大婚司令会不会去了?如若他去定是要带一位夫人一道的。”

    王碧雪并没提及她和王绮丽的关系。

    星语颔首,“哦,我还以为五姨太是必定要去参加你表姐的婚礼呢!”

    星语的每一句话平静的让人跟本听不出来她的话有什么弦外之音,可星语的这句话的确是有弦外之音的,只是这个王碧雪太蠢听不懂,而其他几位姨太太更加不懂星语的用意,只是当做闲话听听罢了。

    一行女人吵吵着要打麻将,特别是二姨太于金叶今儿个将这‘当家主母’的威风耍了个阔气,甩着手里的帕子,“你们几个今儿个可要陪好了四小姐,夫人被小少爷缠着走不开,我们姐妹几个可要替夫人和司令好好招待四小姐哦!”

    三姨太、四姨太一起推着星语上桌,星语忙推辞,“我不太会,几位太太可得让着我哦!”

    二姨太掩嘴笑道,“没关系,反正姐妹们的一片心意,无论如何只要四小姐开心就好,不过我们可是现场清账,四小姐万一输了可不许哭鼻子哦!”

    星语也是和她们虚与委蛇,她倒要看看这些女人想干什么。

    “那可不一定哦,万一我运气好赢了几位太太了。”星语笑道。

    一下午的麻将下来,星语算是明白了陆玉森多么不容易了,他养着这么多貌美如花的女人,每天供她们好吃、好喝、好住,还要金银珠宝首饰,胭脂香粉等等,这得多大的开支啊!

    关键是陆玉森说他根本没碰过那些女人,有时候名字和人都对不上号,星语是相信他的,毕竟这个男人混蛋的几年之间抬回八房姨太太的样子和场景她没看见过,可她见证过他高冷禁欲系的样子,他说没碰过那就是没碰过,毕竟陆玉森即使对别人使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他也是承认的光明磊落。

    可星语真的想不通陆玉森养这么多女人干什么用?就光看她们打麻将压得赌注她就心底发虚,她们难道都是带着娘家的销金库嫁进陆玉森府邸的吗?

    果然,本就牌艺不精的星语输了个惨不忍睹,就差将耳朵上的耳坠和手镯被那几个虎视眈眈的女人给惦记走了。

    可别说,那贪婪的二姨太和五姨太俩早已经盯上星语的耳坠和手镯了,她们可都是大户人家的小妾所生,都是见过好东西的人,星语带的东西她们一眼就认得不是普通货色。

    于金叶盯着星语的手镯,“四小姐的手镯成色一看就是上层货,陆帅送的吧!”于金叶故作暧昧道。

    星语扒拉着面前的麻将块,“二夫人想多了,你们的陆帅送的起吗?即使送的起,他舍得送我吗?我奶奶送我的,我们家的东西。”

    星语不是没感觉到面前这几个女人的意图,她们就恨不得她输的连身上的披肩都脱下来给她们才解恨。

    星语这么一句话落下,于金叶也不敢再围绕着星语的饰品造次了,她们都看得出来,这个四小姐戴的饰品虽然不多,可都是极品中的好东西呢!

    按照二姨太的套路,她们若是夸赞星语的耳坠和手镯好,爱不释手的不停的夸,那四小姐就应该是抬手潇洒的拿下耳垂和手镯递给她,并附加一句台词,“既然二夫人喜欢,那就送给你了,还望二夫人不要嫌弃。”之类的话么?可这个四小姐竟然不按照常理出牌?完全出乎二姨太的初衷了。

    星语真的输的好惨烈,面前的几个银元都被几个女人刮走了。

    刘管家实在看不下去了,可星语一再给她递眼色示意她不要拦着,她倒是要看看这些女人玩什么把戏?反正她也闲得慌,除了着急给那坏人织毛衣外没什么正经事情可干。

    此时,外面已经快要天黑了,刘管家寻思着这几位姨太太怎么这么能够坐得住,难道是要今晚在这里过夜吗?

    可是司令明确叮咛过,除了星语,其他任何人不许在这里过夜的。

    可刘管家毕竟在这些姨太太们的眼里只是个下人,她总不能赶她们离开吧!

    忽然,外面进来一位护卫,敬礼道,“四小姐,您的信。”

    星语这才脱身,反正她也输完了,接过那护卫手里的信封,瞥一眼信封的邮戳就知道是大哥来的信。

    星语半个月前给大哥去了信,有些事情在电话或者电报里说不清楚,关键是是电话、电报在榆县不是那么方便,而打官邸的电话,她可不敢说太多,人多嘴杂,隔墙有耳,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东方斯辰的回信,字数并不多。

    大概意思是已经明白星语来信中的意思,他尽快安排人手秘密到达榆县,包括和星语的接头方式和对话的暗号都有在信中说好。

    星语默默记下所有重点,并将种种之重另行写在一张纸上藏好后将信用火苗子烧在了马桶里。

    晚饭时分星语算是明白了众位太太们的意图之一,她们今晚要住在官邸,原因是陪着四小姐打牌解闷,时间太晚回不去了。

    刘管家低叹一声张嘴,被星语拦住,她看向几位姨太太笑嘻嘻道,“那就让刘婶给几位太太安排好了。”她才不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