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99章 陆帅篇62偶遇故人
    陆玉森低叹,大手附上星语的后脑勺,“那你说要不要我来看你?”

    星语仰起头看着男人的眼睛,“不要来的那么勤,如果有事情我会让刘阿姨给你打电话的。”

    陆玉森也看着星语的眸子,“为什么不是你给我打电话?”

    星语敛下了眉眼,人还在陆玉森的怀里靠着,“多事之秋,陆玉森,不是我不讲道理非得跟你这样子,我是真的不想让你的后宅跟曾经的督军府一样,你懂吗?我更加不想你整天就这么无所事事的被儿女长情牵绊着,你该做点比这更重要的事情才是的!”

    陆玉森听着星语如此说,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其实一直是个冷静理智的男人,自从认识星语后,她总是状况百出而她的每一次状况都是和命有关,他每次都是她的救护神似的那么及时的出现,他一直都将她当做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可大关山在他离开后他尽心尽力的配合张子遥打理的连他都惊讶!

    后来的后来得知她成了晋军司令的妹子,他依然觉得她是个孩子,可她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让他更加坚定他一次又一次不顾一切的拿命换来的丫头是值得他那么做的!

    陆玉森紧紧蹙着眉心,低头在星语的唇瓣上轻轻吻了吻,“那我一个周过来看你一次可好?”

    星语敛下眉眼,“只限于吃饭,不许过夜。”

    陆玉森紧紧抿上嘴唇,看了星语良久,“好!”

    在陆玉森转身的瞬间,星语拉住他的衣袖,“等等!”

    陆玉森顿住脚,扭过头看着星语,挑眉,故作轻松笑的雅痞,“怎么,舍不得我了?”

    可星语没他那么无耻,脸上表情严肃的很,“是,不舍得你折腾,所以,回去后先好好睡一觉,配合军医按时吃药,按时休息,你看看你现在丑死了,都成老头子了好不!”

    陆玉森本是要在欺负她一会儿的,可想着星语也累了,他还要跟乳娘交代事情便放过了她,不过那眼底还是不怀好意盯着星语的某个地方道,“要听乳娘的话,要好好吃饭,该长肉的地方一定要多长肉肉,懂么?”

    星语发现那不要脸的盯着她那啥在看双手抱前,捂着自己碎道,“你臭流氓~”

    突然,星语觉得有件事还得跟他叮咛下,便道,“还有件事儿要跟你说道说道的。”

    陆玉森点头,“其实我想让你跟我说十件事。”

    星语瞪了男人一眼,一本正经道,“回去后对夫人好点,要好好对待你们的儿子。”

    星语并不是矫情也不是故作白莲花、圣母,而是她真的觉得有种对不起孙文君的愧疚感,毕竟没有哪个女人大度到任由自己的男人去为了另一个女人不顾一起。

    虽然星语没见过孙文君,但是她知道孙文君是喜欢陆玉森才嫁给他的。

    至于陆玉森官邸的那些名义上的姨太太们,星语没有那么多心情去愧疚与她们,她只是同情她们罢了!

    这是星语第一次在陆玉森面前如此直接的提到孙文君和他们的孩子,反而让陆玉森有种愧对于星语的罪恶感,男人的神经被点了穴位似的凝固了那么一秒钟,尔后才敛了敛眉眼,没去接星语的话,“好好休息,一切听乳娘的安排,我走了。”

    这次,他没有再多做停留,而星语也没有任何情绪的颔首,“好,路上注意安全。”

    陆玉森下楼跟乳娘交代完这里的事情后,随着一阵汽车引擎声渐行渐远,星语才动了动眼珠子,抬眸看向窗外,外面已经漆黑一片,院子零星有路灯亮起可依旧安静的出奇。

    夜里便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儿,西南和晋西北的天气不同,一年的冬天也就是飘飞几场雪花儿算是下雪了,听说偶尔也会下很大的雪,但是基本都是百年不遇的。

    至少星语在蜀南长大那么多年,没见过太大的雪。

    第二日,星语才得知这地方叫‘梅园’她在刘管家的陪同下逛了会儿圆仔,感觉榆县这地方还真安静,至少没有枪炮声。

    中午过后雪花儿就停了,星语跟着刘管家去逛街,买些日用品。

    乳娘看得出星语逛街都心不在焉,其实她就是想知道陆玉森有没有给晋城打过电话,如果他打了电话会说什么?

    她现在担心母亲的不得了,母亲年纪大了,这些年因为找她而落了一生只的病,想到此,她就像趁机逃跑,可是她怎么能够逃出陆玉森的掌心了?

    她跑了,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收拾折磨别人,又指不定怎么折磨他自己。

    星语觉得在家里除了看书就是练字也有乏味的时候,便问刘管家道,“伯母,您会织毛衣吗?”

    刘管家笑嘻嘻的说她会一点点不过有几个丫头的毛线活可好了,如果星语想学着玩儿她可以安排人给她教,如此,星语买了好多各种颜色的毛线。

    两人拎着袋子刚一出毛线店便有随从接过她们手上的袋子,星语觉得总是有人看着她,抬头倒也没看见什么人?

    忽然,有人从身后拍了星语一把,星语警惕的一个转身扼制住那人的手腕儿,待看清楚对方的脸后两人都愣住了!

    “雁姐、姐……!”星语低声呢喃,似乎不可相信。

    姜一雁也是眨了眨眼睛,余光扫了眼星语前后左右的随从和丫鬟婆子心下便有所了然的点点头,“还真是你啊!”

    星语不明白姜一雁怎么会出现在榆县,可毕竟俩个人曾经也算是交情颇深,而且姜一雁一直都对星语跟姐姐对妹妹似的那么好,星语便看向刘管家,“伯母,这是我一个朋友,少帅也认得她的,我想既然遇上了我想和她单独吃个下午茶,您看?”

    刘管家当然一口应下了,星语和姜一雁去了对面一家茶馆。

    刘管家让那些个随从把茶馆的出入口和她们俩人的包间门口守好。

    两人落座,姜一雁便笑的暧昧道,“看来老陆还是得逞了?”

    星语摇头,“不说他,说来话长着了。还是说说你把!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