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98章 陆帅篇61真的是拿他没办法
    原本说好的,饭后立马启程回渝北的,可是陆玉森根本放心不下星语,只好再次为了这个女人食言,他也是够了,经常为了星语而食言,每次都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可只要听到有关于她有关的事情,他就彻底忘记自己的誓言和警告了。

    何鹏凯的脸今天比锅底都黑,他担心的事情往往比陆玉森要多很多,陆玉森是什么人,心有多大,何鹏凯又不是不知道,可他真的不能再让他如此任性下去了。

    何鹏凯突然间有了个精明的想法,既然如此,那就‘冤有头债有主’虽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是也算合理吧!

    何鹏凯的精明打算当然是星语了。

    一众人马集合在大门口候着,陆玉森却拉着星语上了三楼,有一间是四面全部敞开的露天花园,可以种些花花草草打发时间。

    白色的秋千椅,陆玉森坐了上去,将星语压在腿上,“我知道这样做对你不公平,可我没了别的法子了。”陆玉森直接开口向星语承认。

    星语敛着眉眼,睫毛一抖一抖的什么也不说,这个男人有时候她觉得她很懂他,但有的时候她又觉得她完全看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

    无论如何,他有妻儿,有那么多房女人,她不想和他的后院有半分瓜葛,只希望他不要折腾自己就行。

    但是,星语绝对不会让他知道她其实已经对自己和世俗妥协了!

    但是,她是东方家的女儿,这个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她可以妥协但是绝对要有底线。

    星语叹气,“都已经这样了说那些有什么用,我没事,过几天就习惯了,不过你记得可一定要给我哥哥去个电话,我……暂时就不给他们去电话了。”

    陆玉森点头,“好。”

    星语从陆玉森的怀里挣脱出来,起身看着他,“陆玉森,既然我已经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了,希望你说到做到不要再折腾了,我是东方家的女儿这是无法争论的事实,我也不想参与你的任何家事,所以,你搞清楚一点,我只是住在你这里的客人,不是你的妾也不是你养的外室,我就是我。”

    陆玉森缓缓起身,抬手附上星语的脸颊,“好,我给你时间,你也给我时间,我可能需要忙很长一段时间,这里所有的事宜都是那位刘婶,她是我的乳娘,你在督军府的时候应该见过她,其实,很多次的消息都是她告诉我的,包括你被张静瑶绑在火把上,被陆正南压入地牢上都是她向我告的密。”

    星语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因为眼睛一眨一眨的想着曾经的过往,思绪很乱,导致那两排蝶翼一抖一抖的使得陆玉森不由得就想低头去亲吻她!

    星语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小命得意延续到现在竟然和这刘嬷嬷也有关系,只是她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了,不用想了,乳娘是这里的大总管,你需要什么跟她老人家说就行,院子一共配备了三十人,十五人是军队的随从护卫,其他的都是丫鬟婆子,回头乳娘会跟你详细交代的。”

    星语点头,尔后便继续她前面的话题道,“好,这里的事情我回头慢慢熟悉即可,那么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

    陆玉森点头,“嗯,你继续。”

    星语呼口气,“承接上面我说的话,所以,你不许经常到这里来。”

    “那不行,这里距离渝北很近的,我隔三差五抽空过来看看,有时候去营地也要经过这里的,你竟然不让我来看你。”陆玉森急了。

    星语蹙眉,“你先不要急听我说完。女人的心思你有时候并不懂,别看你从小就在女人堆里玩大的……”

    “你放屁,老子他娘的什么时候从小就在女人堆里玩大的了?谁他娘的给老子整天造谣?”陆玉森发飙了。

    星语瞪着满嘴粗话的陆玉森,气的咬牙,“你粗俗。”

    陆玉森不以为然,“老子一直都挺粗的。”这话,完全没错啊!可陆玉森那货说完后竟然卑鄙无耻的往某个地方故意瞄了眼。

    星语不由跟着陆玉森那不要脸的目光看去,“啊……”一声尖叫,捂脸别过头,“陆玉森,你下流、无耻,你快点滚蛋了……”

    星语简直要被陆玉森给活活气死了,到底能不能和他好好说话了呀!

    陆玉森弯着唇角笑的肩膀都抽抽了,可他还是憋住笑,“那我走了,过两天过来看你。”

    星语猛地回头,“不行。”

    “又怎么不行了?”陆玉森表示非常无奈。

    星语这次是非常强硬且平静的语气道,“你不要隔三差五往这里跑,我只是住在这里的客人,只能这么说,并不是你的外室或者姨太太,你搞清楚了。”

    陆玉森气的磨牙,“老子过来吃顿饭总可以吧!”

    星语也是拿他没办法,那人就是个粗俗的货色也真是够了。

    “吃饭那也不要经常来吃啊!一个月来一次就好了。”星语严肃的表情道。

    靠!

    陆玉森气的炸了毛,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上前就捏星星的脸蛋,“你个臭丫头怎么这么狠心了,啊?”

    星语仰头望着天花板,“我求你了,你不要这么烦躁,狂妄行不行?你家里有老婆孩子,有那么多房姨太太,你为什么非要折磨我了?反正你要是经常来这里,那我不得不离开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你难道真的就除了纠缠我没事可做吗?大关山死了那么多人,你难道没想过给他们报仇吗?真是错看了你……”

    星语被气的噼里啪啦一大堆的抱怨。

    陆玉森敛了敛眉眼,忽的抬眸盯着星语看了良久,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仇是要报的,但是报仇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无辜的人去流血,去送命。”

    这一刻的陆玉森是正常的陆玉森!

    星语张开双臂抱住陆玉森的腰,“我知道,你不想蜀南的百姓流离失所,你不想你的士兵牺牲,我只是那么说说而已,你不要急于求成,乖乖回去过日子练兵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