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97章 陆帅篇60早已动摇了
    星语握了握拳头,没搭理陆玉森转身就顺着那青石板路朝院子里头走,她这举动惊得站在远处的何鹏凯和几位随从副官及其程大夫都惊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陆玉森也是微微蹙眉,没明白这丫头要干嘛!

    院子中间是个大花坛,正对着是一座白色的三层洋楼,非常漂亮的锥形屋顶,若隐若现在这山水树木中央,夕阳照耀下美如一副水墨画。

    陆玉森给了何鹏凯一个眼神,“安排大家先去修整一下,一会儿一起吃饭,完了就赶路回渝北。”语落,他大跨步跟上星语握住她的手,“星星?”

    那小洋楼的落地推拉门里已经出来一位中年妇人,她的身后跟着几个丫鬟和婆子。

    妇人下了台阶笑呵呵道,“少帅,这就是四小姐吧!”

    陆玉森‘嗯’了声道,“乳娘,辛苦了,她就是四小姐,星语,您叫她星星就好。”

    星语听着这声音猛地抬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妇人笑眯眯的看着星语,“四小姐好!真好看,这真是太好了~”

    这位妇人星语见过的啊!

    当年在蜀南的督军府里,她和这位看着就让人舒服的嬷嬷打过无数次的照面啊!

    原来她是陆玉森的乳娘!

    星语这会儿没心情想那些过往,对那夫人颔首,礼貌的欠了欠身,“您好!”

    “哎呦,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老奴怎么能让四小姐给老奴这把老骨头请安了,折煞老奴了。”

    星语真的很急,她被老妇人扶住了手,便也没再强求,看向陆玉森,“这里有电话吗?”

    陆玉森终于明白星语这么急匆匆的要干什么了,男人颔首拉着星语的手,“你先进屋再说。”

    房间内打扫的一尘不染,电话就在客厅的一个古朴的八角桌上放着,上面用白色的锦帕盖着。

    陆玉森一个眼神,那妇人便挥退了所有丫鬟婆子,自己也去了厨房安排晚餐。

    陆玉森握住星语的手,“给谁打电话?辰帅还是你五哥?”

    星语蹙眉,将手抽了出来,“我不见了,他们会急死的……”

    陆玉森敛了下眉眼,抬眸看向星语,“东方文辰已经跟晋城联系过了,辰帅是谁?他第一个会想到我,所以,这个电话我来打,但不是现在。”

    星语瞪着陆玉森,这次她真的失了心神了,万一母亲听到了风声晕倒了怎么办?

    虽然她们母女整整二十年才相聚,可她感受的到她是母亲所有的精神支柱,想到她当年那么辛苦的逃亡,生下她却丢了,星语的心就会流血,她无法也不敢去想当年母亲发现她没了后是怎样的绝望,可她都做了些什么?

    星语缓缓扬起下巴怒视着陆玉森,“陆玉森,其实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已经决定了,决定就这么在你身边了,什么世俗的眼光都统统去见鬼好了,但是你太可恶了,你竟然就这么把我不声不响的弄到这里来了,我一心担心你的伤势都忘记了火车到达上海的时辰了。”

    星语已经哭不出来了,她也是累的够够的了,看着陆玉森她就累,不想这么无休止的折腾了,反正如论任何她这辈子是翻不出陆玉森的手掌心了,她也不想跟个跳梁小丑似的蹦跶了。

    星语敛了敛眉眼,低声怒道,“你起开,我要给家里报声平安。”

    陆玉森有他的打算和顾虑,挡住电话,“星星,这个电话暂时不要启用,我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至于你家里那边我已经让人通知过了,我吃完晚饭就会渝北,到了渝北我会亲自给辰帅打电话说这件事的。”

    星语狐疑的看着陆玉森,“你真的让人给我哥哥打过电话了?”

    陆玉森点头,“我从来没骗过你,也没必要骗你。”

    星语紧紧握着拳头,敛下眉眼,那纤长的睫毛一抖一抖的看的陆玉森心烦意乱,可他此刻完全得小心翼翼的夹着尾巴做人,免得这小家伙伤心了!

    须臾,陆玉森拉住星语的手,“走,带你上楼参观参观,一会儿吃完饭我就得滚了,这地方以后就是你的地盘了。”

    星语不说话跟个提线木偶似的被陆玉森半拉半包的拖上楼梯,全是少女系的装饰,各种盆景都滴着水滴,巨大的卧室是两扇门的那种雕花的大木门,白色的边沿特别的时尚。

    陆玉森推开卧室大门,打开所有灯光,看向星语,“看看,喜欢吗?”

    卧室里是一张心形的公主床,粉色和紫色相间的帐幔垂到了地毯上,这样的房间好熟悉,似曾在哪里看见过!

    哥哥、嫂子在晋城给她闺房也是美的跟公主房一般,温馨舒服都没得挑,可那似乎不是她自己心目中的那种闺房,后来嫂子和母亲说让她自己看看喜欢什么就让人添加好了,可这间房子完全不用加任何东西的,多一件则太多,少一件则显得空了!

    陆玉森走近星语,微微垂底了头看着她的眼睛,“喜欢吗?”

    星语此刻表现的实在是太平静了,平静的让陆玉森心里没了底,小心翼翼的看着女孩子的眼睛,很想看到她的心底,可自认为很了解她,将她拿捏的很到位的陆玉森此刻完全没了底。

    星语依旧平静的点点头,但她始终没说一个字,表示喜欢,确实也是喜欢,可她的心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眼下家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可现在,别说陆玉森不让她给家里打电话了,即使他让她打,她怎么有点不敢呢!

    总之乱极了,电话打过去,她如何跟家人交代,她虽然是被陆玉森使了手段带来这里的,可她在火车上见到他并看着军医给他处理伤口的那一瞬间已经动摇了啊!

    星语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祈祷母亲千万不要有事就行,至于哥哥和嫂子,她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从陆玉森将她带上楼参观到晚饭结束,星语一句话都没说过,可她还是默默的吃了半碗米饭喝了半碗汤,她知道自己不吃饭陆玉森肯定又得找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