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96章 陆帅篇59你要囚禁我?
    第496章陆帅篇59你要囚禁我?

    黎明伟蹙眉,但还是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

    陆玉森阖了阖眼像是使出浑身的力气才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决定,缓缓的无声的呼了口气,“好,你看着给她把药喝了,人我这就带走。”

    星语真玩的开心了,如此小桥流水的江南风景她真的没见过呢!

    黎明伟给她安排的护士和临时伺候她的丫鬟都在边上看着,而她一个人提着大衣的裙角踩着一个一个的石头故作小心翼翼的在那条将药园分为南北分水岭的小河流。

    星语的眉眼和唇角都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虽然只是简单的衣裳和发饰,可她就是那么的与众不同,简单的可爱,单纯的善良和勇敢!

    其实,过那独木桥和石头河,对于曾经在大关山上当过大当家的她来说简直太简单了,可她就是不想在那护士和丫鬟面前显得那么粗狂,她也学着做个小小的女儿家嘛!

    黎明伟和陆玉森到后花园时,就看到了星语撩着裙角一步一摇曳的踩着石头过那条小河,笑的如明媚璀璨的星子!

    丫鬟和护士看大黎明伟和陆玉森时正准备跟他们俩人问好时,黎明伟一个低声的‘嘘~’制止了俩女孩。

    几个人就那么安静的看着星语在那一排石头上摇摇晃晃的走着,终于,星语走到了小河的对岸,她仰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转身准备走过来时忽然愣住了,他俩什么时候来的?

    陆玉森提起步子朝着星语走了过去,星语这一着急便道,“你不要过来,我马上就过来了。”

    她担心那家伙过来又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关键是他身上新伤、旧伤都有,可不敢让他胡来。

    陆玉森倒是安省了,站在河提上看着星语伸手,“赶紧过来,回去喝药了。”

    陆玉森本想问星语一句,要不要跟他走,可他明白问了等于给自己添堵,她如今的身份在那儿摆着的,怎么可能跟她走,便也将问题压了下去。

    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这里,待星语走过来,陆玉森握住小姑娘的手,“很喜欢这里?”

    星语点头,“当然了,我们西北的冬天哪里有这么美的自然风景了,现在到处都白茫茫一大片,你看看这里跟夏天似的,不过和我们大关山挺像……”

    星语说到此,两人都愣住了,下一刻,陆玉森便将这个被星语不经意提起的话题绕了过去,拉着她的手,“手冻的这么冰凉,以后出门记得戴手套和帽子、围巾,毕竟是冬天。”

    星语点头,“知道了!”

    汤药是黎明伟亲手递给星语的,而陆玉森在她的身边呵护着,星语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就对黎明伟说了句,“谢谢黎大夫了,这些天真的是太麻烦您了!”

    黎明伟颔首,“应该的,赶紧趁热喝吧!”

    星语双手捧着一口碗,一口气将那汤药喝完,陆玉森给她仔细擦了擦嘴,“在外面呆了那么久睡会儿吧!”

    星语点头,“好!”

    星语这一觉醒来已经是五个时辰后了。

    汽车缓缓开进那雕花的镂空大门后,星语似乎才渐渐转醒,陆玉森无声的吐了口气,他不知道她醒来后看到的情形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可他已经决定了那就绝不更改了,哪怕她要恨他,那就恨吧!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不要家国天下只要她,但是陆玉森清楚的很,他想和星语顺顺当当的,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家国天下是必须要的,而星语这次他打算就这么强行将她留下了,他真的没那么多时间折腾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如果这个世界上始终只有他一个人,他了无牵挂那么,他真的可以不要什么家国天下,可如今不行。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时分,院子里安静的很,虽然没有黎明伟的药园那么有绿意,可也不差上下,毕竟陆玉森的地盘也处于南方只是西南罢了!

    忽然,陆玉森命令道,“好了,就停这里。”

    反正她已经醒了,就让她自己看清楚眼下的形势好了。

    听到陆玉森这么一声命令后,星语彻底清醒了,在她完全睁开眼睛的同时间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啊?”

    陆玉森在车子里给星语将大衣、帽子、围巾、手套都武装好,就连嘴巴都给包在了围巾里面,脸上只有一鼻子和一双澄澈的眸子在盯着他看。

    下了车子后,星语才环顾了一圈儿她和陆玉森所身处的环境,这是一个隐匿在假山和花草树木中的小别院。

    山水、湖泊、蜿蜒绵长的抄手游廊,古树、青藤、青砖灰瓦的吊脚楼……

    最终,星语的目光从那些建筑上收回看向陆玉森,男人安静的像是一件艺术品,静静地站在那条青砖铺就的小径上,看着星语,而她一直在看着这里的风景!

    “你什么意思?告诉我这是哪里?”星语并没有大声的竭嘶底里的尖叫着质问他,而是平静的看着他平静的问他。

    陆玉森比星语还要平静,“这里是榆县,属于渝北管辖的一个县城,这是我的一座私人别院,也是你暂时居住的地方,你的身体不易舟车劳顿的长途跋涉,先在这里住着修养着。”

    良久,星语笑了,没有出声的那种笑,她难道要跟他寻死腻活吗?

    其实,今天的这一幕,陆玉森这样所作所为,这样平静的态度,星语很早就想到过,总担心他会这么极端,可终究,他还是这么做了,如果不把她强行留下来,那他就不是她东方星语认识的那个陆玉森了。

    良久,星语才压下了心底的不平和愤懑,终究还是看向陆玉森,“你这是要将我囚禁在这里?”

    陆玉森平静道,“当然不是,你要是想跑我怎么也留不住你,不过你要是还想我这么无止境的折腾下去,那你就尽管跑好了。”

    星语紧紧握了握拳头,阖了阖眼,罢了,反正自己这条命本来就是他的,随他怎么高兴折腾好了,至于家里……

    想到五哥和小嫂子在上海火车站接不到她人肯定会着急的,现在星语才默默的心底掐指算了算,天!昨天晌午就是她到达上海的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