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92章 陆帅篇55用嘴喂
    星语吓得魂魄都飞了,她可很少几乎是没有看见过陆玉森生病的,她双手捧住男人的脸,“你怎么了?额头这么烫,可身上怎么那么冰?”

    陆玉森前些日子在京都回渝北的途中遭人暗杀未遂,可还是受了皮外之伤和小腿肌肉拉伤,后来在反击中导致旧伤复发,这好不容易在几位随从的极力掩护下辗转回到了渝北,说好的静养些时日的,可这一听到星语独自一人坐火车去了上海,跟踪调查得知她要从上海坐飞机到香港再转机去法兰西,陆玉森哪里还有心情养伤了。

    这不硬是带着一具旧伤复发的身体跑了出来,就怕拦不住她,可这会儿见到她了,一切都松懈了下来,身体彻底扛不住了。

    陆玉森握住星语的手,“隔壁第三个包厢是我的人,你去敲下门,让他们过来下。”

    星语使劲点头,“好,那你先坚持一下,我这就去。”

    星语刚转身又被陆玉森拉住,“还是我自己去吧!”

    星语瞪大了眼睛,“为什么?你都这样了……”

    陆玉森当然不放心了,最近他总是感觉身边杀机腾腾的,此时又是晚上,还是用餐时间他当然不放心他一个人出这包厢的门了。

    可陆玉森不想星语担心,便板着脸道,“老子又不是纸糊的纸人儿你担心个什么劲儿。”语落,他倒是真气上了,狠狠瞪了眼星语,“既然担心老子性命还总想着嫁别的男人,你说你个臭丫头是不是欠收拾,嗯?”陆玉森说着狠狠地捏了捏星语的脸蛋儿,可看着了么恨得捏了下去,可没把她捏疼半分,反而宠溺的不舍松手。

    星语放着眼睛瞪着陆玉森,拿开他的手,反而跟哄小孩子似的柔声道,“行了,都这样了还骂人,你先坐着我去叫人。”

    陆玉森将星语扯到身后,自己拉开包厢的门,正好何鹏凯和两个随从都在外面站着,假装闲聊天。

    几人看见陆玉森后都不约而同看向门口,眼神询问他什么事儿。

    陆玉森看向何鹏凯,“彭凯,你进来下。”

    何鹏凯看了看另外两人,低声道,“站好了。”

    星语来不及跟何鹏凯客套,可何鹏凯还是跟星语敬了个礼,“四小姐好!”

    星语急的摆手道,“行了不用那么客气了,他,他好像不行了……”这星语也是语无伦次了。

    何鹏凯当然知道陆玉森的情况了可他根本没想到他会突然发烧,“我去让军医过来。”

    他们此次出来一行人都是便衣,不过人也不少所以订了三个包厢,可因为他们是半路上的车包厢也不集中,其中几个随从都是每隔两个时辰轮流一次换岗守护陆玉森。

    可他们排查寻找到星语的包厢时,发现星语身便也有便衣护卫,只是看样子他们是不想让星语发现,估计是辰帅秘密安排的。

    陆玉森在进星语包厢前,已经让他的人联合了列车长和列车员将星语的那几个便衣护卫给喝了特殊茶水,睡着在了隔壁的包厢里,估计醒来后火车差不多就到达上海了。

    军医给陆玉森查看伤口时,星语才知道他旧伤复发的那一枪就是那年劫囚车时被张启山一枪打中了肩胛骨,虽然不是要命处,可那枪子打进了骨头缝里,当时去子弹有难度,他们又是大批人马逃出蜀南城,一时半会儿又攻不下大关山,基本都是露营或者住在山洞里。

    星语本是被张静瑶和陆正南在地牢里打了个半死,逼问陆玉森的下落和他最近都在密谋的计划,可小丫头什么都不知道,陆正南怎么会相信,所以就对她用了重型,从囚车上截下来后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当时,陆玉森让军医想尽一切办法治活星语,而他的子弹是星语好转并有活下去的希望后才取出来的,多少是留了后遗症的,当时誓死追随陆玉森的军医是蜀南大户姜家的大少爷姜泽宇,他是陆玉森一起长大的兄弟,那时候姜泽宇就说了,以后玩命可得注意这条胳膊了,不敢再出什么意外了。

    可还是出了意外,京都回渝北的途中被刺客的匕首刺在了旧伤的边缘可还是影响到了旧伤,感染了,这才导致他发烧的。

    星语在边上看着军医给陆玉森检查好伤口,可她看着他的那些伤疤,几乎每一个伤疤的来历她都历历在目,紧紧咬着的唇松开,“军医,他这严重吗?”

    军医回头看向何鹏凯,“何长官,我觉得当务之急立刻下车找个地方休养,这样颠簸不行的,感染面积越来越大了,在不控制高烧会越来越严重的。”

    此时,陆玉森已经迷糊着睡着了,可他还是吃力的抖动了下沉重的眼皮子,“死不了的,给老子吃退烧药和消炎药。何鹏凯,千万不能强迫火车临时停止,会引起人怀疑的。”

    何鹏凯让军医先将陆玉森的高烧控制住,他去看看下一站什么时候到达。

    军医让星语倒杯热水,先给陆玉森喝消炎药,在进行物理降温。

    可此时的陆玉森额头上的烫手,浑身却冷得发抖,就连嘴唇都在抖,白色的西药片状根本喂不到他的嘴里。

    何鹏凯打听到半个时辰后火车到一个江南小镇,应该属于赵明诚的地盘,这倒是让何鹏凯觉得不怎么危险。

    当何鹏凯兴冲冲进来时,发现军医和星语俩个人在给陆玉森喂药,可怎么都喂不进去。

    何鹏凯蹙眉,“怎么回事,两个人到现在了药还没给吃进去,这样烧下去怎么办?”

    军医弱弱道,“何长官,司令现在浑身发抖,嘴唇都是僵硬的,这水都难喂进他嘴里更何况这药片……您看这咋整啊?”

    何鹏凯此时倒是对星语不那么客气了,要不是因为她陆玉森会这么折腾吗?男人严肃的看着星语,淡淡道,“四小姐,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星语已经紧张的手心都汗渍,她咽着口水道,“可我也没法子啊……”

    何鹏凯严肃道,“用嘴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