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90章 陆帅篇53准备去哪儿?
    第490章陆帅篇53准备去哪儿?

    星语‘哦’了一声道,“稍等,马上就好。”

    因为听着是个男人的声音,所以星语还是将大衣穿好,整理了下头发尔后将那把军刀和小手枪别好,这才若无其事的去开门。

    果然是一位穿着列车员衣服的男士,可那帽檐压得极低,外面光线又不是很亮堂,星语根本就看不清楚那列车员的脸,所以,她警惕的将人挡在门外,伸手道,“给我吧!谢谢~”

    下一瞬,星语差点尖叫出声,随着那列车员缓缓抬头的瞬间,星语的手被那人抓住直接将她推着进门,而星语半张着的嘴巴就在她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僵住了。

    ‘哐’的一声,陆玉森已经将门反锁,星语已经被男人紧紧锁在了怀里。

    星语始终都没回过神来,便听到陆玉森低低的笑出了声儿,在她的耳边闷声道,“看见我激动成这样了?嗯!”

    星语也不知道自己是被这混蛋给吓得还是被气的,反正她还抖得厉害,这竟然被陆玉森都可以理解成她看见他激动的,这疯子简直是要气死人不偿命的。

    星语回过神后拼命挣扎,可陆玉森哪里会给她挣脱的机会。

    星语气不过狠狠在陆玉森的脚上踩了一脚,可不但没踩疼陆玉森反而把自己脚隔得疼。

    毕竟陆玉森穿的是军靴,而星语因为在包厢内所以穿的是软底的棉拖。

    身子一轻被陆玉森一个公主抱腾空抱起,男人沉着脸,瞪着怀里的女孩,“还能不?爪子疼了吧!”

    星语别开脸,“你放下我,出去~呜呜……”

    陆玉森就这么堵住星语的唇,转身坐在了她的小床上,将女孩放在自己腿上,拿下她的软底绣花棉拖,大手握住她的小脚丫,轻轻摁着,“是这里疼吗?”

    星语本能的点头,“嗯!”

    俩人距离实在太近了,星语这么一声低低柔柔的嗯字没动下嘴唇就吐了出来,那少女的兰香措不及防的喷薄进了陆玉森的呼吸里,一瞬间男人握住女孩脚丫子的手都跟触了电似的动不了了!

    陆玉森压低了脸庞,看着星语垂眸潋滟的表情,性感的喉结动了动,“想啥了?”

    这次是星语整个人愣住了,陆玉森说出那几个字的时候几乎是擦着星语的唇瓣而过的,那浓浓的烟味夹带着他独特男性味道,可一点都不难闻也不呛鼻反而让星语呼吸窒息,无声的吞咽了几口唾沫!

    下一瞬,男人的唇直接压了下来,星语头往后一躲,脸颊蹭的红了个透,“你……呜……嗯!”

    星语被男人的大手直接扣住了后脑勺,还是精准的吻住了她的唇!

    直到星语被陆玉森压到那小小的单人床上,男人吻密密麻麻落下,恨不得将小家伙给吞进肚子里,而星语到底是女孩子,又哪里经得起陆玉森你混蛋的胡作非为,分分钟已经成了陆玉森眼底一盘美味可口的美食了!

    忽然,星语觉得身上一凉,陆玉森已经将她的大衣撕扯掉了。

    星语到底是长大了,她已经感觉到了男人的反应,便瞬间来自清醒了过来,一把小手枪抵在了陆玉森的身上,面若桃花似的笑看着他,“要不要尝尝你自己这把手枪近距离发射的威力?”

    陆玉森竟然眉眼都是笑意,那么宠溺的看了女孩一眼,继续自己的事情,“臭丫头,别顽皮了,收起来!”

    东方星语就是不收枪,继续用枪口抵着陆玉森的身体,“你,你滚开了~”

    陆玉森学着她继,“我,我,为什么要滚开?”

    那火车上的包厢隔音本就不怎么好,星语担心被左邻右舍听到这里面的动静,她虽然被脸上气的不行,但还是压低了声线厉声道,“陆玉森,你个混账,信不信我真的会开枪?”

    陆玉森也没精虫烧脑到无法控制的地步,他的女孩儿无论如何都不会在火车上委屈了她,他只是真的想她想到发疯了的地步,也是想好好吓唬吓唬这小东西的,他可舍不得在火车上委屈了她。

    陆玉森就喜欢星星炸毛的样子,原来在陆家的督军府后院里,星语被囚禁在哪里给他爹做什么狗屁阴配九姨太,陆玉森那个时候也是见鬼总是偷偷爬墙去那小后院里招惹她,那个时候的小家伙对于他的撩拨敢怒不敢言,但是好像也不是那么真的怕他做出什么来。

    后来在大关山上两人整天无忧无虑跟一对神仙眷侣似的逍遥时,陆玉森问星语,他在后院欺负她的时候,她是怎么想的。

    星语毫不犹豫的怒瞪着他说,‘反正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是督军府里唯一对我好的人,你才不会真的把我怎么了的。’

    那时候虽然落草为寇了但是真的很开心,不用顾虑任何世俗的眼光,可陆玉森也没把她真的怎么着了。

    记得有次下午,阳光温暖,草地绵软,陆玉森本是给星语教飞镖的,教着教着怎么就把小丫头压在了草地上一顿狂亲,尔后还问人家丫头,‘星星,你说本少爷现在会不会吃了你?’

    那时候的星语到底还小,捂着脸骂他道,‘你无耻、下流……’

    可她竟然骂的某人笑抽了筋儿,陆玉森是被星语那时候的可爱给逗得躺在那草地上打着滚的笑了好久。

    想到那美好而快乐的时光,当然回想起那么多和他俩一起并肩过的兄弟姐妹,可他们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竟然听到的是陆玉森要灭了他们,一瞬间,陆玉森的所有好心情都冷了下去,可他还是没让星语觉察出什么,低头咬了咬她秀巧的耳垂道,“好了,你下不了手的。”

    陆玉森语落,隐忍压下身体与内心的双重折磨,翻身坐在了床边,顺手就把星语捞起来放在自己腿上,手指梳理着她的发丝,额前的几绺发丝别在她的尔后,看着她的眼睛,故意道,“一个人坐火车,准备去哪里?嗯?”

    星语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他都穿着工作人员的服装混进她的包厢了,还能不知道她的去向才怪,可她却见鬼的一出口却带着给他撒娇的口气道,“才不要告诉你个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