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89章 陆帅篇52送热水的
    星语将三天前和几位太太、小姐打牌时听到的闲言碎语又跟穆一念细说一遍。

    穆一念这才觉得问题更加严重了,陆玉森实在是太可怕了,她不得不跟东方斯辰说这事儿,看来陆玉森比他们夫妻俩想的还要奸诈狡猾。

    这么一听,无疑就是陆玉森的策略了,难道杨迪自己能够到让人提前来给星语放话么?显然不会,可有一个人,穆一念觉得不得不防着点,那就是王绮丽。

    那天第一次见王绮丽,穆一念就觉得那王小姐对杨迪有意思,可两人被捉奸在床榻一事明显是陆玉森做的啊!

    穆一念想的头疼,决定还是得让东方斯辰知道下此事。

    杨迪是第二天离开晋城的,离开前他还是将那事儿承认了,可他强行握住星语的手,眼眶微红,“星语,那事儿是陆玉森那王八蛋给我和王绮丽的酒里下了药的,是他非要拆散我和你的,星语,你能原谅我吗?”

    星语抽出手,没再叫他杨迪也没叫他哥哥而是看着他疲惫的神态,不心疼才怪,毕竟他们相依为命了一整个年少啊!

    那么难过的日子他们是相依为命的亲人!

    星语看着杨迪鼻尖酸涩的不行,眼底已经布满了氤氲,可她还是看着杨迪的眼睛道,“阿迪,这事儿我不怪你,可是这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也不是骂几句陆玉森就可以解决的事,事情说小根本就不是小事情,中间牵扯着一个王绮丽。王绮丽是什么身份,不用我提醒你,而我很难过,阿迪,我不是嫌弃你,而是失望于你,你和陆玉森交手过很多次,为什么就不防着他呢?”

    听到星语如此说,杨迪恨不得打死自己,无论如何是他背叛了星语的,可她却能如此客观的说出这件事情的厉害关系来,明明是星语在向着他说话的,可杨迪为什么会觉得心被人狠狠撕开了一道口子,再也缝合不上了。

    星语能够如此理智的说出如此向着他的话,说明她根本不爱他只是还一如既往的把他当哥哥看,仅此而已。

    她担心的是他的前程,她担心的是如果他不对王绮丽负责,那么日后他在蜀北将如何立足?

    可杨迪宁可看到星语难过,然而他没看到星语有半点的难过,那是因为根本不爱啊!

    杨迪深深地呼了口气,低叹着将星语拉入怀里,“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但是星语,无论如何,我不希望你嫁给陆玉森。”

    星语这才从杨迪的怀里挣脱出来,摇头,“你放心,我不会嫁给他的。走吧!暂时……就不要见面了,你还是如期娶了那个王小姐吧!”

    星语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朝回走,任凭身后的杨迪怎么呼唤她的名字,她都没有回头,决绝的朝前走着。

    接下来这几日,西北一带都处于大雪天气,晋城的雪似乎比往年来得早,一直都纷纷扬扬的飘着雪花儿。

    辰帅官邸也是安静的出奇,早已经没了前几日忙碌着替星语准备嫁妆的热闹劲儿了。

    星语为了不让各家都为难,她自己提出和杨迪退婚,反正她和杨迪订婚也只是在在晋军和东方家内部进行的并没对外公布什么,退了也对她没太大的影响,反正她已经想好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了。

    这江薇尔得知事情的大概后也是唉声叹气的念叨她的星语命苦,怎么就遇不上个良人了,可也庆幸还没结婚,当然,没人告诉她此事和陆玉森有关。

    星语实在不想给东方家和哥哥、还有杨迪在添乱,她不敢保证陆玉森那疯子哪天又突然出来使什么幺蛾子,所以,她提出自己一个人悄悄离开晋城去国外,她保证一个人可以,那边有东方家和哥哥及其嫂子家的关系,她再不济也能活下去的。

    星语去意已决,江薇尔和老太后点了头,东方斯辰和穆一念尽快给她安排了行程。

    现在大雪封了很多官道和水路,只能辗转到上海直接乘坐飞机去法兰西,如此可以快很多。

    这次,星语提议不让哥哥给她安排人手,这样反而不会引起人的注意,再者,星语到底是练过的,保护自己的能力是没有一点问题的多一个人反而麻烦,再说她从晋城到上海一路都是火车,而且坐的是独立的包厢,安全不是问题,上海那边最近东方文辰陪唐写意回娘家了,接到东方斯辰的电话二话不说全权包揽了,所以都不是问题。

    反正这次无论母亲和哥哥、嫂子老太太说什么星语都不让给她安排护卫,她觉得就是因为哥哥他们太小心了她上次才和杨迪暴露了行程的。

    可东方斯辰还无奈的说了句,“星语,哥知道你在躲避陆玉森的眼线,可是你要知道陆玉森是无孔不入。所以,还是小心为好。”

    星语听到陆玉森三个字就心痛,可她还故作无所谓道,“吃一堑长一智,我怎么会让他发现。”

    不过晋城到上海的火车怎么也走不到渝北地界上去,所以也算是相对安全的一条线路吧!

    为了万无一失,星语此次都没让家人送她,从官邸坐上汽车,就一个便衣的司机和便衣的司令及其司令夫人将她送到了晋城火车站,进站上车都走的是管家通道。

    这一路的确是顺利的很,直到第三日,车窗外面才渐渐看到了房檐屋舍的模样,不像晋城到处都是茫茫的一片白,东方星语看着车窗外面思量着应该是走出西北了吧!

    虽然星语此次出行带了不少书籍,可她一个人除了吃就是睡,然后窝在被窝里看书也挺乏味的,可脑仁儿又不能闲着,一闲下来就会莫名其妙的想那个混蛋!

    他费劲心计害的杨迪和哥哥在京城丢尽了颜面,害的那王小姐稀里糊涂就没了名节,想想就可恨,可她还是不由的会想起那混蛋的好,这几日在火车上梦到的全是和他的点点滴滴。

    星语阖了阖眼,“或许是因为诀别的原因吧!”

    星语真的在窗口站的太久了,火车都走走停停经停了几个小站了,可她还是那样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直到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她才听到有人敲门。

    星语回头,“谁啊?”

    “列车员,送热水。”包厢外面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