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88章 陆帅篇51不愧是东方家的女儿
    在星语的心里,杨迪就是她的家人,和母亲、哥哥、嫂子他们在她的心中都一样重要,可眼下两人都已经订了婚,眼看着就要成婚了,这真的要出了那种事情,那王家能放过杨迪吗?

    星语一直在走神,忽然滚烫的茶水泼洒在了她白皙的手背上,烫的星语掉了手里的青花瓷茶盅,茶盅落地便发出了‘咔嚓’一声脆响。

    “嘶~”星语被烫的甩手准备用另一手去抓被烫到的手。

    “别动。”杨迪刚才也一直在垂眸思考,这闻声抬眸便看见了星语的手已经被烫的发红了。

    星语这要是放在之前根本就不是个什么事儿,可她在东方家被精致又金贵的仔细养了一年多,本就底子不错的皮肤养的白而细滑,被如此滚烫的茶水一烫瞬间发红。

    杨迪心疼的吹了吹那片红,“别动,我找嫂子过来瞧瞧,千万不敢乱动,估计要起水泡了。”

    穆一念和江薇尔听说星语的手被烫了,这还了得,婆媳俩赶紧赶去星语的闺房,东方斯辰得到消息后打了电话询问小妹的手烫的是否严重。

    穆一念看了看说是不要紧,其实是不想让大家都那么担心,还是很严重的。

    穆一念在星语的手背起泡前就给涂抹了她自己研制的烫伤膏,凉凉的,很快星语就觉得不是那么难受了。

    穆一念支开了婆婆和其他人后,还是告诉星语要注意,可能需要几日才可以恢复。

    星语点头说知道了,尔后她看着穆一念,咬了下唇,“嫂子,杨迪这次去京都……是不是,出事了?”

    这事儿,穆一念和东方斯辰都很头疼也很为难,但是他们都不想委屈了星语。

    所有的事情看似都是陆玉森祸害的几家人都不安生,可他们夫妻俩也有责任。

    东方斯辰保护妹妹心切,可如今看来是他们将陆玉森和星语两人逼上了这样的一种处境,而站在穆一念的角度来看待陆玉森这个人,以及他现在的情况,星语无论如何是嫁不得他的,可陆玉森那混蛋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星语和杨迪的,从此次的事情来看,陆玉森还真是挺让他们头疼的。

    穆一念拍了拍星语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道,“杨迪将才跟你怎么说的?”

    东方星语摇头,“他什么都没说。”语落,星语看着穆一念笃定道,“我前几天就听到军中的几位太太和小姐说了些闲话,虽然当时听到后很难过可当时也只是半信半疑,可将才见到杨迪的时候,我从他的眼底看到了,他有事~”

    穆一念从星语的眼底看到了失望和痛心,她低叹道,“是出了些状况。我和你哥哥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儿还是得告诉你,既然杨迪没跟你说,那我就说了,不过,星星啊!如果我们不是姑嫂的关系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接下来不管嫂子说了什么,你都不要太激动,知道吗?”

    星语点头,“嫂子,您说吧!我没事。”

    穆一念何其聪明了,她只是僻重就轻将此次所有地方军首领和家眷都下榻在京都大饭店,可巧的是那个蜀北的王员外的女儿王绮丽从国外刚回来,在京都小住几日,也在京都大饭店住,就这么和杨迪偶遇了。

    那日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喝酒,都喝多了,杨迪和那个王小姐喝多了,然后就酒后失德……

    穆一念始终没提陆玉森的名字,她实在不想再让星语和陆玉森那祸害有往来了,那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坑人坑的简直是滴水不漏,硬生生让杨迪在他的手里不动吹灰之力就栽了个大跟头,同时也在她和东方斯辰的脸上狠狠扇了两个耳光,他们还没办法向他讨说法。

    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可怕,穆一念想起都浑身汗毛倒立。

    还听说陆玉森那货整天喊叫着他才不爱什么江山社稷,才不关心什么家国天下了,他只关系他的小星星,可那祸害要真下定论决心要这家国天下,穆一念觉得她的丈夫并非是陆玉森那祸害的对手。

    星语听完后一直垂敛着眉眼,那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抖着,良久才道,“王绮丽是蜀北王家的女儿,他岂能不对人家姑娘负责?那关系着一个女孩子的名节,更何况王绮丽是蜀北大亨王员外的掌上明珠。”

    穆一念一直观察着星语的表情,“可是你和杨迪的婚事都已经定下来了,而且杨迪也跟你大哥下跪了,说他和王绮丽只是个意外,他爱的人是你,所以,我觉得还是得让你知道下,再者,我和你哥哥的意思是先让杨迪自己去处理他和王绮丽的事情,你怎么看?”

    星语拧着眉心,良久,才缓缓舒展开眉心,抬眸看向穆一念,“嫂子,以我对杨迪的酒量和酒品的了解他很少喝醉的,更何况,以他的人品即使喝醉了也不可能做出那种失德之事的,而那个王小姐应该有自己的房间,你们大家都在一起喝酒的,他们俩人怎么会在一起?而且还是杨迪被抓在了王小姐的床榻上,这,你和哥哥不觉得有蹊跷吗?”

    穆一念一时间愣住了,她在心底不得不感慨这星星不愧是东方家的女儿,实在是太聪明了。

    可下一瞬,星语又道,“而且,我听说杨迪和王小姐的事情败露后的当天一早,杨迪就跟那个人打了一架,双方随从副官都把枪对峙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星语觉得嫂子在回避什么,可她不想在回避了,如果杨迪的事情真的和陆玉森有关,她不回放过他的,他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非得把杨迪往绝路上逼么?

    穆一念有点懵了,看着星语,“你怎么知道?不是杨迪什么都没告诉你吗?”

    星语深呼吸,有点疲惫的靠着穆一念的肩膀低叹道,“嫂子,我不是故意套你的话,而是,三天前那次,我从那几个太太口中也听到了那个人的名字,还有他和杨迪打架什么的。”

    星语这话再次惊的穆一念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