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70陆帅篇33送别
    陆玉森得到的消息当然和杨迪通电全国的消息有所不同。

    杨迪在蜀北哗变并协议收编了周边好多个自卫军和子弟军,势力并不比他陆玉森小,关键是他通过自己的心腹何鹏凯去了解了,星语被人劫持后车子掉下了悬崖,车毁人亡,这让陆玉森彻底瘫在了病榻上。

    张子遥接到自己被陆玉森逐出渝北军的命令后倒也没跟他据理以争,他知道这件事,陆玉森一定会知道的,他也知道陆玉森知道后一定不会饶了他,但是张子遥觉得自己没有做错,眼下的形式在他陆玉森面前摆着,可他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陆玉森了,他没有折腾的任何资本了,不能把他这点最后的基业被他自己给这么糟了。

    在张子遥的心里,他明白没人比他更了解陆玉森,他十几岁就跟着他混大的,陆玉森一直给人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痞子,其实他的内心比谁都脆弱,而他又见不得陆家人的狠,特别是张静瑶当家后开始将娘家的势力渗透到了军队这边,后来又开始弹压老督军那些姨太太们生的子女。

    女孩子还好点,男孩子几乎都被张静瑶和娘家的人给‘培养’成了废人,不是整天无所事事逛窑子、抽大烟的就是到处欺压良家妇女的,总之没有一个成才的,因张静瑶弹压不住陆玉森使得她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培养’他,所以张静瑶想尽一切可以折断陆玉森胳膊腿的法子弄死他,免得他挡着她儿子的前程。

    可自从老督军去世时,陆玉森没见到他最后一面开始,他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外面胡成精,整天都是恶名远扬,自己倒是提前占领了那么大一个少帅府,养了一院子女人可没有半个孩子,反正那时候的陆玉森就是个臭名远扬的恶棍,兵痞子,这倒反而让张静瑶和张启山对他放心了很多,再也不盯着他了。

    可是后来,他还是因为一个杨梅而什么都没有了。

    张子遥一回到渝北就被陆玉森下令给关在了监牢里头,这得到被逐出渝北军的命令后,他还是决定要见一见何鹏凯他们几个,再者,他想见孙文君和渝儿。

    何鹏凯、冯毅、高桐都来为张子遥送行。

    几个人都是眼眶赤红,可军令如山谁也没有办法让陆玉森收回成名。

    张子遥倒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嘴角含着笑意,坦荡道,“我们也没必要如此沉重,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但是在我离开前有几句话留给你们三个。”

    那几位点头,可也只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他们曾经跟着陆玉森玩命的在沙场上拼过命的,曾经也是他们在大关山上跪地磕头拜过把子的兄弟,当时,跪着拜把子的还有杨梅,如今想想谁的心头能够好受!

    张子遥一身粗布衣裳,草鞋扎着裤脚,一个破破烂烂的包袱跨在肩膀上,即使如此也遮掩不住男人经久沙场历练出的一身硬朗的英气。

    张子遥在他们每个人的肩膀上重重落下一掌,道:“无论如何,你们几个要辅佐少帅稳固住这渝北和渝北军,如今天下大乱,国破山河碎,东北已经频频被外寇侵犯,我们这内战还要打到何时何日?”

    张子遥沉默良久便道,“如今各方势力都在保存自己的势力,随时抵抗外敌,而我们的司令还一心在儿女长情上,四小姐曾经是我们的小妹,如今依然还是,如果你们不想我们的小妹为难,不想再看百姓生灵涂炭,那就让司令好起来走出来,看清形势。你们几个比我更加清楚,当时你们在渝北和水磨盘两地一夜哗变并非那么容易,全都因为有夫人的缘故,所以,你们的脑袋都清醒着点。”

    那几位除了频频点头也没什么可说的,张子遥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可他们也都了解陆玉森的性子,这左右都是为难,左右都要去权衡一个最有利的方法也的确是为难了他们。

    张子遥和他们阔别,让高桐传了孙文君和渝儿。

    这几天,陆玉森卧床不起,静养在渝北军司令府的主楼,所以张子遥也就不去楼上和他辞行了,他知道陆玉森现在还在气头上,他去了只能让他更加生气。

    见到孙文君抱着渝儿出来,张子遥颔首,“嫂子!”

    孙文君其实都没有张子遥他们年纪大,但是出生在那种大家族的女孩子都是很早就懂得了人情世故和生存不易的道理,为人处世要比平常人家的闺女圆滑的多,但无论如何,孙文君也只是个女儿身罢了,有些事情她还真的无能为力,比如,她无论做的多好,陆玉森不喜欢她的这个事实。

    孙文君看着张子遥微微颔首,将儿子递给张子遥,“渝儿,让子遥叔叔抱抱。”

    小家伙虎头虎脑的在张子遥的怀里咿咿呀呀个不停,那眼神怎么看都是陆玉森的缩小版,那体质抱在张子遥的怀里挺有重量的。

    张子遥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亲,“臭小子虎头虎脑的,将来肯定比你爹还要厉害了去。”

    小家伙吮着手指流着哈喇子‘咯咯’的笑着,把玩张子遥的脸。

    张子遥抱着渝儿玩了会儿,孙文君知道他这是有话跟她说,便笑着抱过儿子道,“渝儿,和奶娘去玩儿,娘和叔叔说几句话。”

    奶娘抱走了渝儿,孙文君看向张子遥,“子遥,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见到,就让我代司令送送你吧!”

    张子遥转身时目光瞄了眼主楼二楼的某个位置,他相信陆玉森一定站在窗前看着他的。

    孙文君开口问张子遥的第一句话便是,“子遥,我知道你是跟随司令最早也是最久的人,我不相信你们的情分到此结束,听说你也是见识过你家大少爷耍混玩命的人,那你今天就给嫂子说句实话。”

    张子遥心里咯噔了下,但他还是微微颔首,“嫂子您问便是。”

    孙文君看着张子遥的眼睛,“东方星语还活着对不对?”

    孙文君见他不说话,又道,“我要的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