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66章 陆帅篇29是我
    陆玉森一把拉开门迈着步子出门顺手将门带上,便有随从上前压着声线道,“司令,那小子跑了。”

    “一群废物,一群人看不住一个人,还不快给我追。”陆玉森在门外咆哮。

    门内,星语已经将拉开的门又轻轻关上,脸上和眉眼都露出了笑意,她就知道他们关不住他的,杨迪从小的机灵劲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

    杨迪和小船上那十几个便衣打成了一片,称兄道弟的和他们套近乎,起初那些个渝北军根本不上他的道,不搭理杨迪也就算了还各种警告让他老实呆着,不然就将他碎尸万段,各种警告。

    杨迪的手脚都被绑着,那小子会水,所以必须绑结实了才行。

    可这没安省几分钟,杨迪嚎啕大叫说是自己肚子疼需要上茅房,起初几个士兵还在哈哈大笑让杨迪就地解决即可,反正他呆的地方又没人近身,无所谓了。

    可杨迪就是那种划破天际于大海的尖叫声在那里嚎啕大叫陆玉森和张子遥的名字,嘴里不停地叫骂着渝北军要杀人灭口等等言语,这肯定不行啊!

    那队长要疯了,这狼哭鬼嚎的声音万一传到赵军海上巡逻队的耳朵里,今天两船人都完蛋了,那必定要给姜一雁女魔头发信号了,可定要打起来的。

    队长没法子亲自上前和杨迪说话,“我说杨大爷,我叫你爷爷了行不?你就说你要干嘛?”

    杨迪说他肚子疼需要茅房解手,这队长没办法,名人将杨迪的嘴堵上,然后将他押着去了船舱尾部的茅房。

    可这茅房上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等队长带人冲进茅房时惊呆了,他们的两个士兵被嘟着嘴巴且捆绑成了粽子,而杨迪早已没了踪影。

    此时,他们的两条船都要和远处的赵军巡逻队向对面了,可这杨迪却在这个时候逃跑了,陆玉森听完汇报气的额头青筋暴跳,要知道如此刚才就该一不做二不休把那小子给弄死得了,他宁可星星恨上他一辈子都不要跟那小子在一起。

    此时外面乌漆墨黑的怎么找,杨迪改名杨振宇在蜀军北部担任营长职位时的名气陆玉森倒是听过,只是那个时候不知道他就是星星养父母的儿子杨迪。

    杨振宇以水性和速跑而在蜀军中小有名气,所以,他能够凭借自己的能耐在蜀军那么复杂的队伍中当上一个营长实属不易,但是他也的确是当之无愧!

    现在还能这么办,陆玉森下令,让那条小船掩护后面的大船先避过赵军的检查,等出了赵军地界,安全了在想法子,他就是再水性好现在也是秋季了,夜里的海水冷得很,他怎么也是一时半会儿通知不到辰帅,等他真的通知到了,或许他已经带着星星安全到达渝北了。

    而星语拔掉点滴针头,手背出血等一系列动作,陆玉森当时并没看见,等他安排部署好再次这返回星语的包厢时,星语所在的包厢门已经反锁。

    陆玉森蹙眉,敲了两声门板,“星星,开门。”

    星语稳住神态,故意生气道,“陆玉森,你先告诉我,是不是杨迪出事了?”

    陆玉森在外面解释了一大通杨迪没事,还是担心星语身体哄着她开门。

    星语又道,“我没事了,刚才你不都看见了吗?真没事了,但是,我想提醒你的是,杨迪的水性不是一般的好,既然跑了,那你也就别费那功夫折腾大家了,免得你的随从们出事,毕竟这大半夜的,水有那么冷。好了,我歇下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外面,陆玉森靠在星语包厢的门口抽了支烟,听着里面的动静,他是真的不放心星语的身体。

    两人门里门外纠缠良久,陆玉森只好妥协,对随从们交代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星语刚一回头便一个大大的‘啊……’的口型被男人死死捂住了嘴巴,薄凉的唇和浑身滴着水的衣服紧紧贴合着星语的身体,“梅梅别出声,是我,杨迪。”

    星语半晌都回不过神来,这,这到底怎么回事?随着星语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杨迪才转过她的脸,两人四目相对,眉眼间都溢出了笑意,杨迪这才对着星语点了点头,覆着她的耳垂道,“别出声~”

    星语点头,示意她不出声!

    此时,包厢里面此时的情况非常诡异而紧张,杨迪浑身湿透,一身西装那么滴着水,可他来不及估计自己看向星语,长长的舒了口气,眼底是失而复得的笑意!

    只要她没事便好!

    星语稳住心神,眼神在询问杨迪,‘你是怎么进来的?’

    不得不说陆玉森的人也不是吃干饭的,里面的两人虽然没有任何动静的小心,可外面守门的人还是突然吆喝了声,“四小姐,您没事吧?”

    星语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浑身紧绷,看向了杨迪。

    杨迪好笑的看向星语,低头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告诉他们,你没事,别让她们来打扰你休息。”

    星语这才稳了稳心神,道,“我能有什么事儿?你们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吵死了~”

    杨迪笑着对星语竖了竖大拇指!

    果然,外面再没了声音和动静。

    此时,星语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生怕惊动了他们,而受罪的是杨迪。

    杨迪,毕竟是专业军人训练出来的,他安慰的轻拍了拍星语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指了指那床榻示意她去床上躺着,而星语跟使了魔法似的顺着杨迪的指示,去了床边坐着。

    杨迪趴在门板上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良久,给了星语一个手势,示意没事儿了,但还是的小心谨慎。

    现在杨迪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星语担心他感冒或者万一打个喷嚏怎么办?

    可这包厢里面也没男士衣服啊,就是女士的衣服,她也就一套啊!

    忽然,星语想到了什么,将杨迪推到门后示意他不要动,她扒在门板上喊道,“外面有人吗?把我的行李箱送过来。”

    她了解陆玉森的,他肯定让人将她和杨迪的行李也从那艘法兰西轮渡上拿了下来,他只是故意不给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