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64章 陆帅篇27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陆玉森虽然曾经是个混蛋,经常留恋于花花草草之中,可真的对付起女人来他还真的不是行家,面对星语梨花带雨的脸,他只能用那粗粝的指腹在她光洁如玉的脸上一顿乱擦,又担心弄疼了她。

    陆玉森直接掏出一块四方四正的白色帕子在星语的脸上蹭了起来。

    手绢上是他身上的味道,带着浓浓的烟草味,呛得星语咳了声。

    陆玉森又手忙脚乱的给星语拍打着脊背,“怎么咳嗽?这是冻着了吗?”

    星语真的不舍他如此为她而紧张又患得患失,更加不想因为她而让他再次陷入困境,更不想他的妻子和儿子因为她而妻离子散。

    星语止住抽泣,可眼泪还在不由的往下滴着,她抬手自己摸着眼泪,“没事,没冻着,都是你那手绢上的烟味呛得,你到底是抽了多少烟?”

    这是星语上船后和他说的第一句话,陆玉森当然紧张又兴奋,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也蛮贱的,什么时候对这死丫头上心到这地步了!

    陆玉森拿过手绢自己嗅了嗅,“还好啊,哪里有那么重的烟味了,那现在可以吃饭了吗?都这个点了定是饿着了!”

    星语敛了敛眉眼,无论如何得让杨迪平安离开这船,不然等他俩都被掠去渝北,想逃脱就更加难了,她连自己都不敢赌惹急了陆玉森,他会对她怎么样?更何况杨迪在他眼里算什么。

    星语缓和了情绪看向陆玉森,“你放了杨迪吧!”

    陆玉森也不生气,眼神是那么的光明磊落,言语直接的让人连生气的理由都没有。

    陆玉森看着星语的眼睛,眸底是深邃的笑意,“现在放了他怎行?放也要等我带你回了渝北再说,现在放了那臭小子,他第一件事就去晋城搬救兵。”

    男人语落,捏了捏星语的鼻子,“你当我傻啊!”

    星语看着他也没办法,骂他,对于星语来说向来是骂不出口的,恨她根本是没有理由的,爱他曾经只能偷偷的爱,自从大关山那一场大战后她彻底恨上他了,可安静下来的时候根本就不相信那一场恶战会是他的命令,毕竟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副死皮赖脸又光明磊落的样子,哪里需要为了前程而对自己苦心经营的队伍下死手的。

    唯独在听到他和孙文君成亲的消息时,她彻底绝望了,才下定决心投奔穆一念和东方斯辰的。

    星语看了看陆玉森,良久,其实也只是须臾,“劫船抢人这种事情都可以被你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

    小丫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征求陆玉森的意见,她的声音特别好听的那种柔软,又有平静中的决绝和坚毅,就跟她的眼神似的无论什么时候都让人看了、听了就莫名的心平气和了!

    星语敛下眉眼,纤长的睫毛抖了几下,便道,“你还是放了他吧!我又不跑,现在都在你手上了。”

    陆玉森只需要一眼便可以识破星语所有的心思,男人忽然间就变了脸色,剑眉微挑,“是吗?怕就怕你人在我手上,可这小心思没在我这里。”他的手指故意戳了戳星语的心口,让丫头脸红了个透!

    都这个时候了,陆玉森还有心情调戏小丫头,见她脸红,男人并没打算放过她,眯了眯那沉黑而狭长的眸子,微微颔首故作歪着脑袋看着星语的眼睛道,“脸红啥?又不是没摸过你那里。”

    “你……流氓~”星语气狠狠道。

    “哈哈~”

    陆玉森心情大好,“好了好了,赶紧吃饭了,这么晚了可不敢饿出毛病了!”男人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宠溺于怜惜。

    星语瞥了眼那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你不会没给杨迪饭吃吧?”

    陆玉森直接将星语摁在凳子上,“吃你的便是,他一个大男人家的几顿不吃都饿不死。”

    星语猛地起身,“你到底想怎样?我都跟着你上了贼船了你为什么要折磨杨迪?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陆玉森怒了,那眼底的杀气特别的重,他的大手重重的摁住星语激动的肩膀,咬牙切齿道,“问的好,那我就给你一一说说他杨迪到底做错了什么。”

    刚才在甲板上那一幕,陆玉森便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怕了,从十几岁就开始跟着他爹混军营,上刀山下火海这么多年,第一次,陆玉森感觉到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虽然只是那么一眼,陆玉森从杨迪的眼底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和他对星语的在乎程度不少于他。

    在没见过杨迪前,陆玉森觉得他顶多便是个毛头小子,一个想攀附晋军总司令的穷小子,可这第一面便让他对杨迪的感觉完全和预想的不一样了。

    他看见过星语和黎明伟一起吃饭喝咖啡的场景,因为他得知星语是黎明伟救活的,可他从没觉得那个华佗在世的世家子弟会是他陆玉森的对手,根本没将那人往眼里放,可杨迪,他不得不重视这对手。

    其实在这乱世中,人人都在说少年英雄几个字,在陆玉森的眼里‘少年英雄’四个字无非说的便是杨迪。

    陆玉森迫使星语和自己的眼眸对视着,“杨迪,他错在不该和你订婚,他错在不该带着你去法兰西,他还错在不该刚才在船舱打伤我的两名士兵,还扬言说要取我的性命。”

    星语倒也没怕了陆玉森,“和我订婚,和我一起去法兰西,都是我的意思与他无关,至于打伤了你的人,扬言要对你怎样,这还不都是被你逼的。”

    见星语处处护着杨迪,陆玉森狠了心要让她难过让她对杨迪死了心,男人的手掌狠狠捏住星语消瘦的肩膀,“星星,我很早就说过你是我陆玉森的女人,谁他m的跟我抢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抢你,那行,既然你这么想护着他,那我更加不能善待他。”他甚至不想留着他。

    星语明白陆玉森那亡命之徒的行事风格,杨迪本是蜀军的人,所以,他可以随便给他按个罪名将他弄死。

    想到此,星语打了个寒颤,咬了下唇道,“那你说句痛痛快话,你到底要怎样才可以放过杨迪?”

    陆玉森阴森森的的看着星语,“哼~那要看我的心情而定,星星你是知道的,我陆玉森的心情好不好完全取决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