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61章 陆帅篇24英雄叹,美人笑
    第461章陆帅篇24英雄叹,美人笑

    陆玉森揉着太阳穴,“暂时,还是有点鞭长莫及,如果……”他看向姜一雁没再往下说。

    姜一雁也是微微颔首,“我等着那一天,所以,你尽快把后院处理好了,便开始着手蜀南吧!需要什么尽管说便是,只有蜀南到了你的手上,江城指日可待。”

    陆玉森看了姜一雁良久,他其实是个不喜欢八卦的人,包括听底下人说赵明诚最近忙着和什么电影明星搞绯闻,赵司令的后宅也出了什么问题等等,他也只是听听罢了,可这一刻他还是想问姜一雁那个从不让人触及的问题。

    不过为了不让姜一雁跟他翻脸,毕竟现在需要她帮忙的,所以,陆玉森还是比较高情商的,换了一种方法道,“一雁,你就这么肯定,你我合作就可以拿下这江城?”

    姜一雁点头,“我非常肯定,现在就等着你陆司令一统渝蜀,然后我们就可以一举拿下江城,一口做起,我助你统一所有军阀。”

    陆玉森也严肃了起来,“那么,一雁你助我统一几大军阀的条件呢?”

    姜一雁深呼吸,看了眼窗外,“没条件,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这么简单的道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我先回去了,你也赶紧去布署你的‘擒美’计划吧!我静候陆司令的好消息,最好不要来搬我出兵。”

    其实,陆玉森一直有个疑问,姜一雁待在江南山,隶属赵明诚的地盘上,可她为什么不和赵明诚合作,而是一直示好于他合作?

    陆玉森和姜一雁从认识到现在也有些年头了,虽然开始是误会彼此,后来成了无话不谈的江湖朋友,可陆玉森觉得姜一雁这个女人有太多的秘密和故事,当然他非常肯定姜一雁不是个坏人,她也不会害他,但每次话到一半都会被姜一雁给回避了去。

    为了保护彼此的身份,陆玉森先行离开包厢,他走到门口还是回头问了句,“一雁,其实我有句话一直想问你来着。”

    姜一雁抖动了下睫毛,唇角漾着绽放迷人的笑意,“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如果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现在时间不早了,就此别过吧!”

    陆玉森离开包厢被张子遥和几个随从拥着下楼,几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色中山装黑色礼帽的帽檐压得极低,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

    楼梯上有位年轻的女子也是流苏帽遮住脸,洋装的打扮匆匆上楼,在包厢门口对守着姜一雁的两位男子嘀咕了几句什么后匆匆推门进去。

    “雁姐,不好了,笑笑病了,现在正在教会医院。”女孩子急匆匆道。

    姜一雁蓦地起身,“打听到是什么病了吗?严不严重?”

    那女子道,“听说是感冒,风寒,可都好几天了时好时坏的一直不见好,这才送去了教会医院,现在具体的情况我们还没得到消息。”

    “走,跟我过去看看。”姜一雁说着便戴上帽子准备离开包厢去医院。

    “雁姐,不行啊!赵军里面不知是什么人受了重伤也在教会医院,现在整个教会医院都被赵明诚的军队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就是给你汇报下笑笑的情况,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已经把咱们的人放进去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笑笑身体素质一直很好的,不会有事情的。”

    姜一雁揉了揉眉心,思虑片刻道,“要不是这,你在教会医院附近给我安排个住处,记得一定要隐蔽不能跟赵军的人冲撞了,我暂时在这里等你消息,快去快回。”

    江城的黄昏果然别有一番韵味,特别是这夏末初秋的日落海面上,别有一番韵味!

    此时,东方星语和杨迪所乘坐的船正好在江城上游一个海岛屿靠岸,那一带是江城最安全的地带,听说因为风景秀丽而被赵家军保护的非常好,此时轮船靠岸,游客纷纷到达甲板上拍照赏日落。

    星语和杨迪也不例外,这一路上星语的心情和举动大大超出了杨迪所担心的,她刚上船那两天心情有点闷闷不乐,这几天好多了,杨迪为了让她开心一路上都在想尽法子哄她笑,带她玩儿,发现有好的景区就拉着她拍照。

    虽说此地安全,因为有赵军的庇护,可船上还是严谨游客不许下船,只许在甲板上观景、拍照即可。

    杨迪一身白色西装,酒红色衬衣,星语一袭酒红色长裙外搭了件香色风衣,香色小圆边的帽子半遮半掩的浅色流苏,两人牵着手出了船舱,立刻引起了一阵阵骚动,人群中不停的有人低声赞叹,“简直就是金童玉女哎!”

    “是不是那个电影皇后啊?不然呢……”

    “那男的不要太帅气啊!他对那小美人笑的样子简直要羡慕死小女子我了……”一位同样洋装打扮的美人儿对身边的丫鬟道。

    杨迪旁若无人的拉着星语的手,靠着甲板上的护栏,低声说笑几句,回头看着大海与地平线的日落黄昏的海景。

    此时,平静的海面上飞着几只白色的海鸥,和金灿灿的落日黄昏,金童玉女形成了那战火纷飞的岁月里最美的画面!

    “咔嚓~”有人替他俩拍下了这唯美的一面!

    杨迪情不自禁的将星语圈在自己与护栏之间,星语心下不适但也没推开他,毕竟是她点头和他订婚的,他也为了她放弃了自己这么多年打拼出来的队伍,她也知道这辈子便是要做了他的新娘和他白首到终老的,她必须试着接受和适应他的触碰。

    杨迪沉声问道:“梅梅(他还是喜欢叫她小时候的名字),今晚的晚餐要不要吃我们老家的糍粑?我亲手去厨房给你做,记得小时候你最喜欢吃了。”

    星语弯着嘴角浅笑,微微侧过脸看着杨迪,“你亲手做不好吧!”

    杨迪笑的如那天边最后一缕阳光般温暖,“那有什么不好的,就这么定了……”

    突然,星语的脸色突变,甲板上的宣笑声也不见了。

    “怎么了梅梅?”

    杨迪语落顺着星语呆滞的目光回头,甲板的那头静静地站着一队身着军装的人,那服装一看就是赵军的服装,可为什么带头的人是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