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460章 陆帅篇23秘见姜一雁
    江城的斯鲁尔西餐厅,最隐蔽的包房内,陆玉森一身西装随着侍从敲门后进了房间,姜一雁正慵懒的坐在是靠窗的沙发上放着腿上的杂志,黑色流苏下的容颜若隐若现。

    “一雁,好久不见。”陆玉森站在门内沉声道。

    姜一雁放下手里的杂志,缓缓起身,将帽子摘掉,抚了抚发丝,唇角漾开一抹淡淡的笑,颔首,“是好久不见了,陆司令这一年多来又一次创造了这乱世中的传奇哦!”

    陆玉森替姜一雁拉开凳子,“姜大美人请坐,传什么奇了,不都是为了生存二字,您就别寒碜我了。”

    对,这妩媚中带着端庄的女子就是传说中江南山上的魔女王,她的名字叫姜一雁。

    两盘西餐上来,陆玉森替姜一雁要了几种甜点,两人喝了几杯红酒,便开始了正题。

    姜一雁道,“不知道陆司令这次又要做什么出格的举动,竟然需要我帮忙?”

    陆玉森的意思非常明确,他就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住东方星语和杨迪乘坐的轮船,将人直接带走,如果顺利姜一雁不用动手,如果出现突发事件希望姜一雁出手帮忙,他的结果是要东方星语平安,不能惊动赵明诚的部队,至于晋军嘛,不好意思了,他们已经离太远了,远水解不了近渴,估计东方斯辰知道他妹妹被他陆玉森劫持走估计也要几个月后才会知道的吧!

    姜一雁笑着摇头,“陆司令,你这招有点损,而且太欠缺考虑了,你就不怕辰帅知道后对你的渝北或者水磨盘开战?”

    陆玉森笃定道,“他不会。”

    “为什么啊?听说辰帅可是心疼他这个四妹的很呢!”姜一雁不解道。

    陆玉森懒洋洋的靠着凳子靠背道,“因为他太在乎心疼他的这个四妹了呀!你傻啊,人在我手上,他巴结我还来不及了怎么敢对我开战,果真是女流之辈。姜一雁,你这智商有待提高啊!”陆玉森最后一句话轻狂的指了指姜一雁。

    姜一雁摇头,啧啧道,“太可怕了你这人,果然是奸雄。陆司令,来,我提前敬你,预祝你顺利挟持美人归,最后别让我动一兵一卒,我可不想得罪辰帅。”

    陆玉森瞪了眼姜一雁还是将她敬的酒喝了,“一点朋友的诚意都没有,绝情的很啊!”

    “哈哈~”

    姜一雁爽朗大笑了两声道,“开个玩笑而已,如果陆司令真的遇到了突发事件我当然定力相助了,只是,我可提醒你啊陆司令,那丫头到底年纪小,我先不说你们之间的感情有多深重多不容易,但是有一点你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孙文君是你的结发妻子,而这个东方家的四小姐……”

    姜一雁自顾自的喝了口酒,悠悠而道,“就当你顺利把人掠回去,你打算把她怎么安置?妾室?当然不可能,那么只能是平妻,可是,您觉得平妻……行得通吗?”

    陆玉森怎么可能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在娶孙文君的时候就已经在想这个问题了,可那时候想的很简单啊!等他有了自己真正的独立的城池了,将大关山一统一,星星自然就是他的女人,至于她和孙文君俩人,不分妻妾,都是妻便是,可鬼知道怎么就成这个结果了。

    如今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先把人抢回去再说。

    陆玉森点了支烟吞云吐雾道,“人先留住,至于怎么个安置回头再说,雁子,你是知道的如果她这一走就是很多年,而我没了那死丫头也没啥拼劲了,什么他娘的家国天下的对我陆玉森来说可有可无,但是星星必须有。”

    姜一雁笑的苦涩,端着一杯红酒慢慢品着,眼底是没有任何光泽的那种无助,“这个,我理解,好吧!我答应帮你了,不过你可真的不要太莽撞了,也不要太感情用事,为了美人而休了孙文君,虽说孙文君也是新式女子,可到底也是个女人,又生逢在这乱世之中,她在你最落魄的时候嫁了你,跟随你颠沛流离生儿子,你看看我就知道她一旦被你休了的日子有多难了。”

    陆玉森缓缓阖了下眼,吐了口烟圈,“其实,没想过和孙文君离,孙文君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本就是个意外的环节,那个时候根本没想着要娶妻都是老太太一手安排的,我那时候在蜀军和陆家可谓是举步维艰,老太太的心意我懂,孙文君各方面都不差,那时候她本就知道我和星星的事情,当年我陆玉森带着人劫囚车的事情多轰动,我瞒不住她的,所以……哎!”

    姜一雁笑,“所以,你又后宫佳丽三千人了,孙文君也只能接受对吧?”

    陆玉森瞪了眼姜一雁,“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姜一雁耸耸肩,“不是我消息灵通而是您陆大司令的花边新闻实在是多,不想知道都不行。”

    说起那些女人,陆玉森更加头疼,“别提那些个女人了,头疼,反正我可是一个都没碰过,名字和人都对不上号的……”

    “啊?不是吧!哈哈~不像你陆大少爷的风格啊!”姜一雁是既惊讶又好笑道。

    最后,陆玉森还是问了句姜一雁,“你真的就打算在那山洞里呆一辈子?”

    姜一雁歪着头想了想,“不然了?难不成合并到你陆司令的魔下?”

    陆玉森笑的奸诈,“就怕你眼高于顶看不上我这渝北军。”

    姜一雁又恢复了那抹落寞,敛下眉眼道,“你也不用激我,我们在百姓眼里也就是个穷人的自卫军,可在你们正规军中也不过是穷寇罢了,而官府呢巴不得把我们给剿灭便好。”

    姜一雁语落,抬眸看向陆玉森,一本正经道,“说实在的,我真的想把队伍都给你,可你在渝北我在江城,我们中间隔着千山万水啊!”

    陆玉森看姜一雁的眼神怪怪的,挑眉,“那你的意思,我要是占领了江城你就可以归我魔下?”

    姜一雁点头,“那是必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