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714章 赵帅篇37被戏虐
    看着赵明诚的神情,赵越闭上眼睛道,“那丫头简直是将我吃的死死的,她担心我骗了她而将你杀了,威胁我说,要是她听到二少帅被杀的消息,那就让我给她收尸~”

    赵越说完后看着窗外发呆,而赵明诚也一直处于浑身紧绷整个人还没从赵越话里缓过来,此时的房间死寂般安静,吓得外头的郭氏小心翼翼看向大帅,“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他俩不会……”

    大帅抬手阻止,示意她安静等待,“不会。”

    房间里,赵明诚先开口,“谢了~”

    赵越,“不必。”

    赵明诚看向赵越,“你知道云曦的家世?”

    赵越摇头,“并不知道。”

    赵明诚愠怒,“那你凭什么告诉她是赵家军抄了她的家?”

    赵越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了眼赵明诚,“自己去想。”语落,他那双总是毫无波澜的眸子敛了敛,狠狠地对赵明诚道,“赵明诚,你要是敢动她,我能放过你一次照样也可以弄死你。”

    赵明诚无声冷哼一声,看你小子有那本事么?某人肺腑了一句后毫不犹豫的拉开房门没搭理他爹和郭淑琴,急匆匆就往外走。

    “站住。”大帅眼看儿子把他当成了空气便大声呵斥了一声,可赵明诚根本跟没听见似的只管走人了。

    大门口,肖志明和几个侍从候着,“少帅。”

    赵明诚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回海城。”

    肖志明提醒道,“少帅,夫人让您今晚回府吃饭的。”

    赵明诚归心似箭,“回到海城了给她汇报下就行了。”

    然而,赵明诚一到海城便直接去了云曦住的那宅子。

    赵明诚也是太心急了看着云曦便说了一句,“你只能嫁给我,这个乱世之秋除了赵明诚没人能够保护得了你。”

    然而,因赵明诚的这句话,还算美好的气氛瞬间便变得低冷、安静,还有尴尬。

    云曦垂敛着眉眼,双手紧紧在桌子底下揪在一起,他这话的意思是在暗示她,让她给他做小妾?或者外室?

    可云曦才十六岁啊!虽然这个年纪结婚生子的女子很正常,可她对未来夫君的唯一要求便是一人到白发。再说了,云曦觉得她对赵明诚最多的都是感激之情,什么喜欢、爱的在她和赵明诚之间是不可能存在的,那次被他强行拖去他的官邸,她也是有私心才想着先答应做他几天女朋友,等赵越安全了或许赵明

    诚也就对她没兴趣了。

    可云曦将赵明诚口中的女朋友三个字想的太简单了,就比如她和赵越在一起的那种朋友关系了,虽然她和赵越之间从没说过卿卿我我的情话,可她理解他的一切,他也尊重她啊!见云曦一直垂眸不语还紧张又恐慌的样子,赵明诚也是恨不得给自己补一刀,其实不能怪他,看着风流倜傥,女人看见都跟苍蝇似的黏在他的身上,传言女伴无数,江南的名媛美人都被赵少帅给收割了的

    的等等,其实不然,赵少帅根本连哄女人都智障行么!

    赵明诚的脑子里全是赵越说的话,如果云曦的家是在她七岁那年前被人抄了,那么那时候的她……

    赵明诚的脑海里是一个小女孩睁着一双无助的眼睛行走在路人面无表情的街巷……

    赵明诚摇了下头,实在不敢往下想。

    忽然,赵明诚“呵~”低笑了一声道,“看把你给吓得,随口说着吓唬你的。”

    云曦这才无声呼了口气,抬眸正好和赵明诚那双深邃的眸子对时候上,大大的水眸里的怒意半点都不掩饰,“少帅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赵明诚难得笑的眉眼舒展而开,故作了个双手抱拳的举动,“行,既然你不喜欢这笑话,以后不说便是。走,去看看你画的画?”

    云曦本能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在画画?”

    赵明诚在云曦头上揉了一把,“你说呢?”

    云曦“……”

    云曦总觉得赵明诚跟前几日又不一样了,这个人总是跟个变色龙似的,见一次就变一种嘴脸,真是搞不懂。

    云曦最想知道的是赵越现在的情况,赵明诚心里当然清楚,毕竟他俩才是青梅竹马,也是生死之交,这些年他们俩人一路走过来,赵明诚静下来想想也是不易。

    不管赵越的话几分真假,终究在他赵明诚哪里都会有结果,他也不管他俩经历了什么,他赵明诚更不会去深究他俩彼此有多么情深意切,反正人必须是他赵明诚的。

    至于赵越,只要他不给他添乱,老爷子随意给他某个差事去做,他不拦着,但这前提必须是他赵越得安分守己才行。

    可他也跟赵越在监牢里头交流过了,赵越是那种容易放手的人么!

    书房被云曦捣鼓的挺有书香气息的,她也是随意画了几张这窗外的风景画,还有的是云曦自己随意画的,虽然,云曦觉得每一幅画都画的不满意,可是她赌赵明诚不懂这些东西,便也没觉得什么。

    而赵明诚倒是看得仔细,认真将每一张画都评价了一番后才看着被惊到的云曦,“古人云,字如其人,在我看来万事相通,画亦适用,一副画反应的是作画人的内心世界。”

    云曦被说的直接来了句,“你怎么什么都懂的样子,还以为你只会打仗来着。”云曦眼底的崇拜也只是一闪而过。

    赵明诚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打趣道,“你应该说,你以为我只会杀人。”云曦差点破功而笑,虽然和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不算熟悉,但是几次相处下来除了他时不时提醒一句要她做他女人外倒也没觉得他对她有什么恶意,可这跟个孩子似的那眼神和口气倒是让云曦真心觉得好

    心又震惊!

    在云曦的意识里,人人敬仰的少帅一定是她看到的那种行走在云端的天之骄子,绝不会有将才这接地气的一面。“真没那么想你,少帅心系江南百姓,我们爱戴您还来不及了,比如,您还给我这‘犯罪嫌疑人’提供了这么好的居住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