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醉卧少帅怀 > 第716章 赵帅篇39他是我父帅的儿子
    云曦决定离开海城去国外,赵明诚便松了口气,安排人着手办理云曦出国的事情。而江城那边,郭氏苦口婆心几天几夜说服了儿子,当年是她自己提出要离开赵府的,按理他们那种被卖进东家的丫鬟是要老了才有资格离开的,可当时她人机灵长得也好看被老太太安插给大帅做了通房丫

    头,她自己发现怀孕有没敢告诉任何人,只是向大帅提出家里老人病重需要她,没想到大帅同意了给了她一笔钱让她离开了,如果是老太太不一定放她走的。再者,郭氏说她之所以不告诉儿子的出身,是担心他被人利用,也不想他和豪门里有瓜葛,可没想到在他九岁的时候儿子丢了,郭氏想着儿子又快十岁了又那么聪明丢了一定可以自己回家的,可没想到一

    直没等回来,她始终不敢找督军帮忙,直到孩子十二岁多了突然自己跑回来了,而她才知道儿子丢失的原因是他偷听到了自己的出身后故意离家出走的。

    也就是说赵越在十二岁那年就和督军跟二少帅面见了。

    赵越答应母亲不跟大帅和赵家计较,但是他向大帅提出要当兵。郭氏不同意儿子当兵,其实她是不想儿子跟赵家有任何瓜葛,她十岁就在赵家当丫鬟,对赵家那错综复杂的大宅门里的勾心斗角太了解了,她宁可儿子开个小店面糊口都不要跟那种在外人眼里高不可攀的

    豪门深宅有瓜葛,可是大帅怎么可能满足郭氏这样一个妇道人家的小想法了。大帅觉得愧对这个儿子,什么都答应赵越,郭氏阻拦再三都被大帅最后愤怒的训斥,“郭淑琴,你斗胆带着我儿吃苦受罪多年,如今耽搁了他的教育才导致他走入歧途,进了监狱,你还想阻拦我们父子相认

    ?”

    郭淑琴本就害怕督军,自己身份又那么卑微,哪里还敢和大帅顶嘴,要是儿子不犯如此大罪以至于进了监牢,她死都不会找大帅的,可这已经是无法逃避的事实了。

    苏沫知道大帅的通房丫头和儿子被接回来的消息,气的卧床几天几夜,终究还是得顾全大局,乖乖起床将赵府的一出院子让人打扫收拾出来给郭氏母子住。苏沫儿听说郭氏的儿子要去当兵,虽然大帅说他的儿子从不搞特殊在部队也是要从新兵做起,可苏沫儿还是不愿意,原来赵乾明在军中权高位重她不担心,毕竟赵乾明是她姐姐生的孩子,可这个赵越是个

    丫鬟所生也就不说了,这都二十一岁了才出现,她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对她的儿子有威胁,苏沫儿提出让赵越经商,或者在其他单位给谋个职位。

    起初苏沫儿并不知道赵乾明和赵明诚的暗杀和赵越有关,要是知道打死都不然他进赵家的门。

    督军当然不同意了,吹胡子瞪眼睛,“这等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我都答应了再说让他当兵有什么不好,日后可以帮明诚。”苏沫儿明白,大帅可以宠着她但是绝不能容忍她胡闹腾,那么多年轻姨太太看似她可以将她们收拾的住,那是因为她有督军这个后盾,万一失去了督军的宠爱,不但让那些个年轻妖精不听她的,儿子在军

    中的地位也会有人窥探。

    现在半路回来了个儿子,苏沫儿当然得防着点。督军似乎看穿了苏沫儿的心思,“你也不用担心太多,只要是赵家的子女,你都有照顾他们的权利和义务。赵家军的接班人除了明诚别人没那个能耐,即使老大还在,我还是这么安排的。至于越儿,我已经

    让人做过鉴定了是咱家儿子没错。”

    这赵大帅哪里那么好糊弄,郭氏也不是那种人,可大帅还是让最信得过的军医用西医的方法给他和赵越做了亲自鉴定,的确是他的儿子没错。

    赵明诚得知赵越也去了部队当兵,正好被老头子安排在了赵家军最严厉的一个团长的魔下,某人算是勉强满意,可话又说回来好歹是他爹的儿子他不接受又能怎么样。

    云曦离开前一天终究是没忍住问赵明诚关于赵越的情况。云曦担心的赵明诚会戏虐她或者发飙,而赵明诚却严肃的看了眼云曦,那张冰山脸倒是柔和了那么几分,让云曦觉得舒服了很多,虽然这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对她好的让她心惊肉颤可他似乎很少给她好脸色

    。

    赵明诚在云曦头上拍了拍,那是一个连赵明诚自己都不知道的宠溺举动,沉声道,“他好得不得了,如今当兵了正在新兵连训练。”

    云曦被赵明诚这句话惊得目瞪口呆,张着大大的嘴巴困难症赵明诚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赵越明明背着刺杀少帅的罪名怎么可能去当兵?这不会是赵明诚和督军搞得什么阴谋吧?

    赵明诚被云曦的表情逗得低笑了两声,“用不着这么紧张,你可知道赵越是谁?”

    云曦这才眨了下眼睛,摇头道,“只知道他叫乔志宇,有个母亲,其他的不知道,怎么了?”

    赵明诚嫌弃的睨了眼云曦,“什么都不知道都敢跟着他鬼混?”

    云曦被噎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良久才气鼓鼓道,“哪里有跟他鬼混了,说话真毒。”

    这算是云曦和赵明诚相处一来,她对他的毒素和冷嘲热讽反抗,而某人觉得她如此对他瞪着一双无害的眼睛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实在是让他心情大好。

    赵明诚狠狠地捏住云曦的下巴摇了摇,“臭丫头,还敢跟我横,嗯?”

    云曦翻了个白眼,躲开赵明诚的手,“那你快说他到底是谁吗?”

    赵明诚挑眉,“想知道?”云曦点头,她当然想知道了,总觉得赵越心里有什么秘密,七叔的那些人暗杀少帅是有复仇和复帝想法的,可他什么都不图跟着人家添那血,云曦一直都好奇,可赵越从不提及,他只说杀了赵明诚就倾盆

    洗手,可刺杀失败,他却逃过一劫,但也不敢回家担心连累了母亲。

    “知道他为什么想杀我吗?”赵明诚道。

    云曦有无数个版本的猜想,赵越想杀赵明诚的原因,可她还是摇头,“他从来不说。”赵明诚敛了下眉眼,“他是我父帅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