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469章 父女翻脸 上
    但其实哈德根本不用担心如何面对查尔斯伯爵的问题,因为更难堪的场景此刻正在达夫曼领的边界处发生。

    带着一帮子战败的士兵和贵族,拖着疲累的身体连夜逃跑的查尔斯伯爵依旧没能顺利离开达夫曼领。清晨的阳光替他们拨开了笼罩在头上的黑暗,同时也使他们暴露在了青天白日下。

    远处迎风飘荡的不期鸟纹章直接映入了查尔斯伯爵的眼中,疲劳过度的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法斯特家族的军队明明应该在他们后,怎么突然又到了正前方?

    可惜不用他仔细的分辨,就有手下的人告诉了他答案。

    “伯爵大人,法斯特家族的军队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他们的人数估计在三千人以上,我们已经被他们发现,请大人赶快做决定。”

    经历了那样惨痛的失败,查尔斯伯爵可以说是威望尽失。情急之下,连小兵都敢催促他了。不过伯爵大人也没功夫处罚这个愣头青,听说法斯特家族有三千以上的军队在前面等着他甚至还在朝他逼近,只有收拢到了五百多残兵败将的他如何来作战?

    逃出来的战士不仅没有任何的战意,跑了一夜后连体力也处于透支状态。这个时候别说说法斯特家族的军队了,就是随便一批暴徒就可以把他们打的七零八落。

    “准备……”

    刚想要让部队撤退,但一边的拜伦却拉住了他。仔细观察了对面法斯特家族的情况后,他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好像是席琳!”

    只有简单几个字,但拜伦的意思却很清楚的传递给了查尔斯伯爵。人困马乏,跑是肯定跑不掉了,打也没有机会能赢。可既然对面的军队是席琳在指挥,何不试试用温情牌呢?

    好歹家族也养了席琳十六年,没有家族,哪里会有现在的席琳?

    话这么说没有错,但和女人讲道理绝对是一件头疼的事情。特别是当这个女人已经铁了心的要斩断一切和家族的联系时,再把家族搬出来,只会激怒对方。

    而且走投无路查尔斯伯爵还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习惯了在女儿面前摆父亲的嘴脸,哪怕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他依旧习惯性的用上了严厉的语气。

    “我是纽特·查尔斯,查尔斯家族的族长。让席琳·查尔斯出来见我,你们没有资格和我说话!”

    带着近两万大军刚来的时候,确实有很多人腆着脸想要向查尔斯家族靠拢。但现在,看着连一千人都不剩的残兵败将,别说是席琳,连亚度他们都可以不把所谓的查尔斯族长放在眼里了。

    两万大军输的这么凄惨,查尔斯家族到底是有多么的草包?庆幸着自己当初没有和这样的草包联手,话最多的亚度开口对席琳说道:“夫人,不如由我来代你去见见伯爵吧。我会给予他一名伯爵应有的待遇,任何人都不会伤害到他。”

    前几分钟前还在心里咒骂着席琳,一见到查尔斯家族的惨状,亚度的方向调转的到也算是快。只是他光想着俘虏一名伯爵能给他带来的声望,却没考虑将来查尔斯家族会不会找他报仇。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需要他去考虑了,因为席琳并没有退缩的打算。既然她父亲想见她,那她就全当尽尽最后的孝心。

    “让士兵们都准备好,如果一会他们有异动的话就发动攻击。除了那些贵族以外,其余的士兵甚至是骑士都可以杀死!”

    美丽的女人说着无情的命令,要知道查尔斯家族的骑士,有很多都是她认识的人。就算大家没什么感情,同为查尔斯家族的一员,也不应该做出这般极端的做法。

    亚度他们虽然知道席琳已经和自己的家族闹翻,但他们没想到出身自查尔斯家族的女人居然会对它赶尽杀绝。

    心里惊叹着席琳确实不愧为一个敢和自己继子不伦的疯狂女人,亚度刚想在请一次缨,席琳却已经越过他直视着她的父亲。

    “父亲,你找我有事吗?”

    多少年了,席琳都快忘了父亲两个字应该怎么来发音。这也大概是她最后一次这么叫纽特·查尔斯了,将来要是还有机会见面的话,客气一点,她会称呼一声查尔斯伯爵。

    可要是查尔斯伯爵不识相,那就只能连名带姓的喊他了。而瞧伯爵大人的表情,很显然,他还没分清形势。

    或者说一名父亲不会轻易向自己的女儿低头,就算他此刻衣裳不整没有丝毫贵族的模样,但在席琳面前他依旧挺直着腰板。

    “你还是不是查尔斯家族的女儿,我难道就是这样教育你的吗?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怎么对得起家族对你的培养!”

    越说越来劲,可一边的拜伦听到查尔斯伯爵有大骂席琳的趋势赶紧制止了他。他可是很清楚席琳如今的态度,靠骂不仅无法令她悬崖勒马还可能会使他们之间本就出现裂缝的亲情纽带彻底破裂。

    还想靠着最后的血亲之情让席琳留一点火种给查尔斯家族,拜伦拉住了查尔斯伯爵后只得自己出马。

    “席琳丫头,我们已经战败了。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大家本都是至亲血脉,放我这个堂叔一条生路吧。”

    说着说着,拜伦发觉自己好像中了自家伯爵的圈套。如今的形势,纽特不可能不清楚,但他依旧这样做只能是说明不愿意去求席琳。

    现在可好,这个脸他帮着丢了。只是堂叔的份量显然还不够,席琳根本不在乎查尔斯家族放将来更没把拜伦这个堂叔放在眼里。

    “拜伦先生。”从称呼上就让拜伦心里凉了半截,后面的话不用听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消息。果然,席琳后续的话连查尔斯伯爵都坐不住了。

    “我什么时候赶尽杀绝了,只是你们既然来了,当然要去我法斯特家族坐一下客。你不也说了吗,我们是至亲血脉,哪有至亲血脉来了却不招待的?

    这要是传出去,那我岂不是真白受了诸位这么多年来的教育了吗?”